[翻譯] Nosleep-我曾經是個夜魔

看板marvel作者 (想飛的寂寞)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47(4706)
留言53則, 45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原文網址:https://reurl.cc/ObWrRv 原文標題:I was a boogeyman for 12 years. Yesterday the kid I was supposed to haunt finally saved me ------------------------------------------------------------------------------ 跟大家拜個超早年,接下來要備戰考試了,這應該是近期的最後一篇,看看過年有沒有被氣到又怒翻一篇這樣XDD 等考完再來翻一些系列文,有些還蠻有趣的,但因為沒那麼多時間讓我定時更新,所以考完再說吧! 祝我有研究所可以唸啊(淚 ------------------------------------------------------------------------------ 夜魔(Boogeymen)*是由那些被邪惡入侵心靈的人轉變而成的。 *譯註:Boogeymen在中文沒有一個很統一的專有名詞,在英文裡是一種專門嚇小孩的怪物,就是電影影集中小孩子說床下或衣櫥裡有怪物的那種,就是類似怪獸電力公司裡毛怪他們那樣,所以在翻譯這篇時為了不要讓名稱太冗長,又要稍微有點鑑別性,就以他們在晚上出來的特性,加上文章後面會提到他是一個類似影子的存在,我就用夜魔來稱呼。 一切都是從一些看似無傷大雅的惡念開始的。有人溜狗時在你家前院留下狗屎沒清理,你心中會半開玩笑地希望他被公車撞。 剛出生的兒子在半夜時哭鬧,雖然你很愛他,但還是有那麼一點希望他從未出生。 你因為遲到和睡眠不足被老闆罵,於是在心中想像用手慢慢的掐住他的脖子,直到他無法呼吸。 有時會有種斷片的感覺,好像對某些時間的流逝全然沒有記憶,或者有人跟你聊天,但你卻沒有任何印象,但通常你只會歸咎於壓力過大或睡眠品質不佳,畢竟這週的工作不太順利。 鄰居不再跟你打招呼了,就算是那些過於友善的鄰居,也只是向你揮揮手,而且也是一臉冷漠的表情。 你生氣的時候說了些自以為無害的話,但聽到的人都用一種看著瘋子的表情盯著你看。 食物跟水的味道變得很奇怪,還一直有股硫磺味縈繞在鼻腔中,久久不散,然而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聞得到,好像你的靈魂已經開始腐敗了一樣。為此你去求助醫生,但醫生卻用顫抖的聲音請你離開,從此別再回來。 他沒跟你說你得了什麼病,甚至也沒向你收費,於是你開始懷疑這股味道是從你內散發出來的,因此洗再多的澡,抹再多的乳液都於事無補。 你進而前往教堂、寺廟、猶太會堂及清真寺等等這類地方求助,但都沒有人幫的了你,沒人知道哪裡有問題,因為在這之中,沒有惡魔,也沒有怨靈的存在,你自己本身就是問題的根源。 從此,你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它”以你為食之前,開始餵養“它。 深夜裡,你突然發現自己站在客廳,衣著完整、滿身大汗,手裡拿著一把屠刀,上面或許曾沾染鮮血,但現在卻滴血未沾。 隔天,你特別注意當地的新聞,祈禱自己不要是那些暴力事件的主角。 跟許多逐漸陷入瘋狂的人一樣,你開始寫日記,記錄自己墮入深淵的過程。 但要動筆的時候,卻發現控制不了自己的手,你只能依“它”的意志書寫,而非寫出自身想法,你知道“它”對暴力的渴求,那些難以言說的可怕行為讓你極度不適,於是你決定將自己反鎖起來。 你知道自己是個危險人物,沒有你對大家都好,但“它”控制著你的一舉一動,每晚都會將鎖頭再次打開。 而這也是你死不了的原因,你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就像自己的意志被關在身體外一樣,“它”已經將控制權奪走了。 此時你已經失去了自我,朋友都離你而去,家人看不起你,你的眼睛脹痛且畏光,手指麻木,事實上身週的一切對你而言都是麻木的,因為這個軀體已經不屬於你了。 或許人性最大的恐懼是被遺忘、被誤會、還有無力感,而你卻同時飽嚐這些滋味。 過去的你,也就是真實的你,已經從其他人的記憶中抹去,你心愛的人們,把與你共度的美好時光,用現在懾人的恐怖模樣取而代之。你已經徹底轉化成邪惡的“它”,也因此,被遺忘也是無可避免的。 或許你曾經試圖想要解釋,現在這個“它”並非真正的你,但身體已經不再遵從你的指令了。最後,你被趕出自己的家門,變成一個沒有實體的影子,寄居在孩子們的床舖底下。 ------------------------------------------------------------------------------ 我不確定自己是如何淪落至此的, 一切都好似籠罩在一層迷霧裡,一片虛無。現在的我只是一個影子,只能在陰影間移動,也因此,我寄住在床下或衣櫃裡的時間頗長,撇開失去一切的痛苦不談,至少在這裡,我感受到久未擁有的安寧。 我也不知道隱藏了多久才被注意到,我試著從小男孩上床睡覺的次數來記錄時間,但卻一直失憶。我也試著要記住其他的任何一點訊息,但影子是沒有記憶的,因此所有嘗試都只是徒勞。 『誰在那裡?』小男孩問,我不確定在那天前是否見過他,他是胖是瘦,髮色為何,我只記得他的聲音聽起來,應該不滿8歲。 他意識到我的存在了。 儘管驚訝於自身的存在被發現,我還是試著要跟他說話,告訴他身為陰影是多麽孤單、多麽骯髒、又多麽令人惱怒,只比虛無好一點而已,就像一個心靈的虛幻肢體,而且雖然理論上我感覺不到疼痛,但這一切確實令我隱隱作痛。 我極度渴望向人傾訴這一切。 想當然,我沒有可以發出聲音的器官,天殺的,我根本沒有軀體或完整的心靈,那些傳出去的聲音都只是一陣陣滲人的低嚎,而那個男孩當然也聽到了這些聲音。 男孩大聲尖叫,叫媽媽趕快過來。當她進房間時我立刻躲到陰影最深處,她順手打開電燈,看起來滿臉睡意。 『我聽到床下有聲音。』他小聲地說。 她朝床下的陰影查看了一下,而雖然我沒有眼睛,但卻能用殘缺的心靈看到她,她看起來略顯蒼老,大約40歲中旬,整個人顯得疲倦而非惱怒。 『親愛的,床下沒有任何東西,要不要來跟我一起睡?媽媽今天很累了。』 小男孩點頭同意。 我嫉妒他,我多希望能有個溫暖的臂彎可以休憩。 ------------------------------------------------------------------------------ 關於這個男孩,其實沒有太多的事可以訴說,至少就我記得的部分而言是如此。他很容易受到驚嚇,因此儘管我很想找個人溝通交流,還是克制自己不要嚇到他,或許我只是不擅長任何事情,包括當一個夜魔。 我曾在這個屋子裡聽到一些交談的聲音,但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一直都只是小男孩和他媽媽的對話。我很少離開房間,因為擔心外頭沒有足夠的陰影能讓我趕在日出前回到房間,很確定若我踏入(廣義上的)陽光中,我一定會消失。 儘管一切都很糟,但我仍想存在這世上,因此關於這點,我特別的戒慎恐懼。 兩個人住這間屋子其實有點太大,我得知這個媽媽還有另一位大女兒,目前在上大學,而她也是最常造訪這間屋子的人,是個開朗的年輕女性,因此我很喜歡她來訪的時刻。 我多希望她可以在年輕一點,這樣他就可以聽到我的聲音了,她看起來可以忍受我可怕的哭嚎,就算她只是個小孩也不會懼怕。 在跟這個男孩生活期間的最高峰,是當我發現只要夠專注就能移動物品的時刻,當時這個男孩約11或12歲,正打算搬到他姐之前住的大房間裡,我聽到他在房間裡四處踱步,尋找某個東西。 我其實不太了解那是什麼東西,應該是某個他爸留下的紀念品,對他而言非常重要。 此時我看到(一樣是廣義上的)在我附近的床下有個閃亮的東西,那是個項鍊形式的聖物箱(reliquary)*。 *譯註:Reliquary是宗教中存放聖人遺物或骸骨的箱子,在現代有各種形式,可能是在裡面存放一點親人的骨灰、遺物等等,大小不一,大的可能就像箱子一樣,小的就有點像項鍊吊墜,可以隨身攜帶,啊對,有看哈利波特的話,就像薩拉札.史萊哲林的小金匣那樣 我當時非常想將聖物箱交給他,非常非常想。 然後,事情就這樣發生了,聖物箱緩慢的移動,男孩聽到了動靜,看到了聖物箱,鬆了口氣,然後感到非常開心,我也為他感到開心。 在夜魔的生涯裡,我第一次有成就感。 ------------------------------------------------------------------------------ 接下來幾年,我只模糊的記得一直在小心翼翼的等待潛伏著,夜魔只能在陰影間移動,但卻不能從窗戶或門板下方的縫隙穿過,精確一點來說,我們只能算是陰影形成的一團軟泥。 這也是為什麼,儘管我有想過要去其他的房子,跟其他的小孩談話,至今仍很難實現,只能跟一個青少年及中年婦人困守在這個大房子裡。 之後男孩也上了大學,有好一陣子,整棟屋子裡只有我和媽媽一起待著,大女兒也沒再回來過,日子變得非常寂寞孤單。 在努力回想後,我終於想起大女兒和媽媽有過一場爭執,內容是有關她男友的事,但發生的時間我怎麼也回想不起來。 當我幾乎要下定決心另覓他處時,媽媽開始翻新我所待的房間,上方的床鋪被漆成白色,鋪上粉紅色的床單,看來是有新的人要入住了。 大女兒回家那天是哭著進門的,她啜泣著向媽媽道歉,而媽媽則安撫著說什麼也不用擔心,看得出來,另一件事情讓她非常開心。 她有個孫女了。 ------------------------------------------------------------------------------ 而我也差點藏不住興奮,孫女名叫莉絲貝斯(下稱莉絲),是個可愛的小女孩,他們回家的那時應該是4歲左右,而新房間也讓她非常開心。 當晚,她媽媽跟祖母一起哄她睡覺,她要求睡覺時要把所有燈關上,跟大女孩一樣勇敢,他們笑著同意了,在黑暗中將門帶上,然後離開,我猜想,他們應該分開了有數年的時間,當然有很多話要說。 『嘿,小怪物!我知道你在那裡,但我一點都不怕你喔!』她鄭重聲明。如果可以的話,我現在肯定在微笑,但我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我不確定她是真的發現了我的存在,還是單純假設黑暗中一定會有怪物。 這個好機會得來不易,不能輕易毀掉,我可不想再第一天就把她嚇跑,導致以後沒有她的陪伴。 『好啦,小怪物!如果你在的話就敲一下啦!』 我隨便發出了個聲音,逗得她樂不可支。 從此以後,我們訂定了一個溝通的方法,我會敲一下代表「對」,敲兩下代表「不對」。 莉絲問我的問題可多了,大多都是些愚蠢的小事,例如她的小世界中的問題,像是娃娃漂不漂亮、今天要不要改穿藍色的襪子等等,還有家裡的一些問題,像是認不認識之前住在這個房間裡的叔叔、她媽媽漂不漂亮、或者我能不能去她爸爸家嚇嚇他之類的,而我來者不拒,都一一回答,被需要的感覺令我很開心。 『你有大大的、可怕的眼睛嗎?』 「沒有」(Knock Knock) 『那你的眼睛很美嗎? 「不是」(Knock Knock) 『你沒有眼睛嗎?』 「沒錯」(Knock) 『噢,聽起來有點可怕,但我不怕啦,不用擔心啦,波基(poggy)』 「好喔」(Knock),然而我還是不知道為何她要暱稱我為波基(poggy)。 『你有手嗎?』 「沒有」(Knock Knock) 『感覺很辛苦呢,波基,那你有爪子嗎?』 「沒有」(Knock Knock) 『好難想像你的樣子喔,拜託讓我看看你的樣子啦,我保證我不會跟媽媽或奶奶說的!』 「不行」(Knock Knock) 『噢,是因為覺得很羞恥嗎?』 「不是」(Knock Knock) 她沉思了好一段時間。 『喔喔喔!!所以你是隱形的?』 「沒錯」(Knock) 『好酷喔!』 然後她又陷入了一片沈默,我以為她睡著了。 『那你可以移動東西嗎??』 ------------------------------------------------------------------------------ 在知道我可以移動東西之後,莉絲又想到了更多溝通的方法。她把很多小東西(例如求、芭比的鞋子等等)放在床下,然後根據我移動的東西來判斷我的答案是“可能”、“我不知道”等等的,讓溝通方便很多。 我們每天都可以聊上好幾個小時,雖然她年紀還很小,但卻非常聰明,她問出了一系列的問題後,得知我曾經也是個人類。 這件事好像有點嚇到她了,之後她問我,她的媽媽或奶奶有可能變成夜魔嗎? 「不太可能。」我用移動一台跑車模型的方式回答。 而當她不知道該問什麼的時候,他就跑去問她的媽媽跟奶奶說,『如果想再多認識一個人,要問他什麼問題啊?』 幸運的是,她們只覺得這很可愛,她們認為我只是莉絲想像中的朋友(imaginary friend)*,其實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啦,我也從來沒想過要傷害她或嚇她。 *譯註:imaginary friend在國外的小孩身上其實不算少見,很多小孩小時候都會有想像中的朋友,大人們也見怪不怪,不過到了一定年紀,小孩子其實就會自己知道這個朋友只是想像的,只有到了長大後還有想像中的朋友父母才會開使擔心。 『可以問問看他是做什麼工作的,還是說他有沒有小孩。』她媽媽這樣回答他,莉絲開心地回到房間,接下來的好長一段時間,她都在猜我的工作是什麼。 消防員?警察?老師?科學家?太空人?醫生?律師?護士?演員?在購物中心裡給你快樂餐的人?園丁?清潔小姐?午餐廚娘? 以上這些我都回答不是(Knock Knock),然而她一點都沒有失望的感覺,反而加大火力的問,其實我只是個辦公室員工,而這份工作不算光鮮亮麗,離小孩也太遠,自然很難猜到。 『媽媽,跟我講一個職業!』『呃,老師。』『不是啦,這我剛剛已經問過波基了!』 當莉絲問出”秘書“時,我終於回答”沒錯“(Knock),算很接近了。 『那你有小孩嗎?』 「有」(Knock) 『他們跟你一樣嗎?』 「不是」(Knock Knock) 『你愛他們嗎?』 「愛」(Knock) 『他們愛你嗎?』 「我不知道」 『波基,我很抱歉,但你是我的朋友,我很愛你。』 ------------------------------------------------------------------------------ 約有一年的時間我都和莉絲在一起,他治癒了我的不存在靈魂,沒有人對我這麼好過。 我知道讓“它”進來腐化我的內心是我的錯,但總覺得,如果以前有人對我麼好,或許這一切都不可能會發生。 對於房子裡的人來說,日子還是繼續過,莉絲的媽媽開始跟其他男人約會,某個奶奶很喜歡的人,也因此他常常來家裡拜訪,整間屋子生氣勃勃,我甚至有種這是一個歡樂大家庭的感覺。 我其實是不睡覺的,但我每天都會進入一段類似休眠的時期。 某人進房間的聲音將我驚醒,聲音是從窗戶傳來的,一個高高的形體猛力地將莉絲從床上抱走,她開始在夢中啜泣。它將莉絲抱在懷裡,在沒開燈的情況下走到另一個房間。 我感到傷痛欲絕,於是立刻尾隨過去,我們進到第三個房間,然後我立刻躲到床下。 『你這個賤婊子!』那個人大聲咆哮,並將燈打開,莉絲的媽媽跟他男朋友同時被驚醒。 『路克!老天爺啊,你在幹什麼?』 『爸爸!』 這兩個聲音中都帶著濃濃的恐懼。 莉絲跟我說了很多她爸爸的事,她的童言童語也掩飾不了那個痛苦又令人恐懼的世界,莉絲的媽媽忍受了很多言語跟肢體上的暴力,羞於承認這場婚姻是個天大的錯誤。 “我很常聽到爸爸對著媽媽吼叫,然後摔碎東西,但他對我很好,他跟我說因為媽媽調皮搗蛋,所以要被禁足。一開始我相信他,但媽媽一點都不調皮啊,她表現很好,在他傷害我的那天,媽媽把我帶來這,也告訴我說,爸爸從來不讓她跟奶奶說話。” 莉絲的媽媽輕聲啜泣,路克拿槍抵著自己女兒的頭。 『妳怎麼敢跟其他男人上床,去你媽的蕩婦!妳是我老婆!我從來沒放棄過你!』他大喊,『現在跟我回家!』 莉絲的媽媽羞愧地順著他的話走向她,她男友打算要制止,但路克再次開口。 『快點啊,你這個淫蕩的婊子,你要嘛就聽你老公的話,然後因為不忠接受懲罰,要嘛就是讓妳的女兒因妳而死,從此活在地獄裡。』 『爸爸,不要這樣,很痛啦!』莉絲懇求著,金屬槍管緊緊抵著她小小的額頭。 我的心一陣絞痛,大家都很害怕,而且房間裡充滿光線。 在那種情況下,不管是誰我或許都會試著幫他,不管任何人。 但這個小女孩?她不是任何人啊!她讓我再次覺得像個人一樣,她治癒了我,她給了我希望和存在的理由。我願意付出一切來拯救她,包括我僅存的、未消散的自我。 我全心全意地希望能移動那把槍,然後,我這團陰影組成的軟泥,就這樣跳進了光線裡。 光線穿過我不存在的毛孔,讓我感覺自己像個篩子,很痛,但同時也感到自由,就像我的罪衍終於被赦免,被釋放,犧牲我僅有的一切,來拯救我在乎的事物讓我感到開心。 我的速度快到像在光線中的一抹黑閃電,然後讓手槍離開他的手掌,旋轉著撞上他的頭。 在消失前,就像慢動作一樣,我看到他失去意識倒了下來,然後我聽到莉絲興奮的聲音,『波基救了我們!』 ------------------------------------------------------------------------------ 我在我自己的身體裡驚醒,就好像在夢裡墜落後那樣驚醒。 “它”離開了,至少我再也聽不到“它”充滿惡意的想法。 我試著移動手指,慢慢的,一根一根的動,全部都可以活動。 我開心的笑了,不敢相信自己運氣麼好,還以為自己永遠的逝去了。 睜開眼睛,看到我老公就在我旁邊,我開心的微笑著,張開雙臂擁抱他,但他卻看起來很驚嚇,快速地退到床的另一邊。 『我非常、非常抱歉,我又打呼了嗎?我本來要睡在客房的,但妳堅持...』 「寶貝,別擔心,是我啊!」我試著用我最柔和的聲音解釋,但他的眼神裡還是滿佈驚慌,他看起來非常疲倦、臉色蒼白、瘦骨嶙峋、然後兩個眼睛都很浮腫,好像他大半的人生都在哭泣一樣。 或許他真的如此吧,聽聽“它”說它做過的事就知道了。 而且他看起來老了好多,非常、非常的多,我一度猜想這是不是什麼藥物引發的夢境,但立刻就將這種想法去除,很明顯的,已經好幾年過去了,從莉絲她叔叔的年紀就可以知道,肯定至少10年以上了。我立刻看向房間的角落,我們剛出生的孩子搖籃就放在那裡。但那裡空空如也,房間裡的擺設也不甚相同。 「孩子們呢?」我開口問,他帶著我到他們房間,看起來還是很驚恐。 『拜託不要這麼生氣,瑞秋,他們不是故意要說你廚藝不好的。』他懇求我。 我剛出生的孩子現在已經是12歲的小男生了,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哭著擁抱了他。 當夜魔的經歷真的很可怕,但再可怕也比不過回來後,收拾“它”所留下的殘局,也比不過發現重拾信任與愛是多們困難的事。但我還是心存感激,對於“它”在我幾乎迷失在黑暗中時,透過我的軀體做出的事,我要用餘生來彌補。 ------------------------------------------------------------------------------ 小女孩對夜魔說的話太甜,差點哭出來 大家要記得心存善念啊,祝大家鼠年行大運~ 補充:剛剛在原文留言區看到一個有意思的留言 有網友在說,那莉絲怎麼辦,小時候的朋友就這樣走了 另一個網友提出一個看法,是說也許莉絲就是女主小時候的原型,在家暴的惡夢中掙扎,因此行為乖誕,最後成功對抗了心魔,脫離了小時候的夢魘,恢復正常 個人很喜歡這個看法,可能邏輯上還有許多要推敲的地方,但算是給現今社會裡,被幼年不幸的經驗困擾的人一個很好的結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3.141.136.15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79094228.A.6B7.html
1月前
推翻譯 之前看原文看到跳出來保護小
01/15 21:22, 1F

1月前
不住QQ了
01/15 21:22, 2F

1月前
*保護小女孩那段就忍不住QQ了
01/15 21:23, 3F

1月前
QQ
01/15 21:38, 4F

1月前
01/15 21:39, 5F

1月前
01/15 21:44, 6F

1月前
我也想當夜魔
01/15 21:51, 7F

1月前
01/15 21:53, 8F

1月前
考試順利
01/15 22:02, 9F

1月前
考試會順利的啦
01/15 22:06, 10F

1月前
菸酒生涯很難熬喔QQ
01/15 22:34, 11F

1月前
祝考試順利!
01/15 23:16, 12F

1月前
推QQ
01/15 23:19, 13F

1月前
好看,推
01/15 23:23, 14F

1月前
考試順利
01/15 23:55, 15F

1月前
01/16 00:06, 16F

1月前
小金匣不是赫夫帕夫啦##
01/16 00:12, 17F
對吼 赫夫帕夫是金盃 小金匣是史萊哲林的 我還自稱哈利鐵粉 對不起我切腹
1月前
好看qq
01/16 00:14, 18F

1月前
祝順利考上你要的研究所(0v0)/
01/16 00:23, 19F

1月前
推 希望我們都可以考上理想的學校
01/16 00:25, 20F

1月前
01/16 00:32, 21F
※ 編輯: lonelywinter (223.141.136.153 臺灣), 01/16/2020 00:51:16
1月前
太好了!
01/16 00:48, 22F
※ 編輯: lonelywinter (223.141.136.153 臺灣), 01/16/2020 01:03:21
1月前
推 一起加油吧QQ
01/16 01:41, 23F

1月前
男孩應該是莉絲的舅舅吧
01/16 07:08, 24F

1月前
好看
01/16 08:07, 25F

1月前
這故事好溫暖
01/16 08:22, 26F

1月前
潘尼歪思聽說也是這種東西
01/16 09:15, 27F

1月前
推翻譯 祝原po順利考上研究所
01/16 10:59, 28F

1月前
01/16 12:45, 29F

1月前
推推
01/16 12:58, 30F

1月前
01/16 15:15, 31F

1月前
01/16 17:32, 32F

1月前
孩子的保護神
01/16 19:55, 33F

1月前
裡混 *靈魂?
01/16 20:07, 34F

1月前
祝考試順利
01/16 21:06, 35F

1月前
有一些錯字和缺字,多到影響閱讀……希望
01/16 22:15, 36F

1月前
可以再校稿一次ˊˋ
01/16 22:15, 37F

1月前
再推一次,祝原po考上研究所
01/16 22:25, 38F

1月前
推!
01/16 22:36, 39F

1月前
最後一段突然提到莉絲的uncle的年紀,
01/16 23:16, 40F

1月前
主角最後會不會是跟長大後的男孩結婚?
01/16 23:16, 41F

1月前
ODO
01/16 23:16, 42F

1月前
01/17 08:57, 43F

1月前
好像你的裡混(靈魂?)已經開始腐敗了一樣
01/17 10:17, 44F

1月前
推!
01/17 12:28, 45F

1月前
01/17 19:22, 46F

1月前
好看QQ
01/18 15:58, 47F

1月前
好看,想到的是我們每天都要去面對的人生`
01/19 10:35, 48F

1月前
嗚嗚
01/20 02:19, 49F

1月前
01/20 04:10, 50F
※ 編輯: lonelywinter (111.82.211.24 臺灣), 01/21/2020 23:40:38
1月前
我多希望她可以「再」年輕一點,這樣她就能聽到我
01/29 19:04, 51F

1月前
的聲音了
01/29 19:04, 52F

1月前
推,很好看
01/29 19:10, 53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