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盛岡追櫻:津輕海峽渡輪.石割櫻.盛岡城

看板Japan_Travel作者 (啦啦啦)時間2月前 (), 編輯推噓1(102)
留言3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盛岡追櫻:道南漁火鐵道.津輕海峽渡輪.石割櫻.盛岡城 造訪日期:2019年4月 因為疫情沒能去日本,就開始整理先前去函館/盛岡/仙台賞櫻+田代島的行程 圖文版 https://laxic.blogspot.com/2022/04/blog-post.html =================================================================== 函館一天的行程結束,櫻花撲空了,沒有如願看到紅粉綻放。一大清早,便往南方移動,離開北海道,接下來的追櫻行程就都在本島東北,看看緯度南邊一點,櫻花會不會盛開一些。 我們捨棄從新函館北斗駅或木古内町駅轉乘較快的北海道新幹線,反倒選了搭乘渡輪,用比較慢的方式離開北海道。一方面想要看海,另一方面想要悠閒一些,在渡輪上稍微補眠一下。 到渡輪碼頭的交通方式有點麻煩,直接開進碼頭的巴士,不是站牌太遠,就是發車時間太晚。離我們膠囊旅館較近的巴士,下車地點卻在北海道大學水產學院附近,要步行一段距離。既然如此,還是來搭道南漁火鐵道(道南いさりび鉄道),雖然也是要走一小段距離,但時間比較好抓。 在北海道新幹線開通之前,函館駅是通往旭川的函館本線起點站,也是電車從本州穿過世界最長海底隧道 - 青函隧道的海峽線北端終點站。 海峽線是當時三條路線部分區段的共同暱稱,包含輕津線的蟹田到中小國、江差線的木古內到五稜郭、函館本線的五稜郭到函館,也稱為輕津海峽線。在北海道新幹線開業後,青函隧道僅供新幹線及貨運列車通行,津輕海峽線的稱呼就走入歷史。 函館駅的月台有4面8線,3號線停著道南漁火鐵道的キハ40形1700番台國鐵柴聯車,5號線是JR北海道733系電車,在7號線露出一點點的是キハ261系1000番台柴聯車的特急北斗。 道南漁火鐵道的列車相當有意思,每一節車廂的塗裝都不同顏色,車身上印有道南漁火鐵道的Logo,圖案象徵藍色大海與捕捉烏賊的漁火,還有一條橫過全車的線條,簡單俐落地勾勒出函館山的外型。 我們從列車後方一路往前走,挑選要坐在哪一個顏色的車廂,走到第一節車廂才發現,原來這是道南漁火鐵道的觀光列車「ながまれ海峽號」。「ながまれ」取自北海道南部方言,有慢慢來、悠閒自在之意。 第一節車廂的塗裝更加凸顯道南漁火鐵道的元素,在深藍暗夜中的閃爍星空,以及海上的點點漁火。雖然沒有看過此處漁火的景象,但腦中浮現出某次夜登七星山,在山頂遠望金山漁民捕捉青鱗魚的磺港漁火,我想大概就是那樣的畫面吧。 雖然名為海峽號,這輛觀光列車有一半的車次僅在函館與上磯之間往返,但是上磯之前的路線是幾乎看不到海。若想望見遼闊的海景,就要選擇開往木古內的班次。 「ようこそ! 道南へ 今宵の月のよろしく すばらしい思い出す。」 可惜在函館沒有看到月色,是個多雲的夜晚。但回憶是美好的,希望接下來行程的天氣愈來愈好。列車上貼了許多這類貼紙,是當地居民歡迎遊客到來的詞句,只是我們看到時,已是離開函館之時。 側線上停了許多キハ281系柴聯車,上面印著顯著的FURICO 281,與キハ261一同擔當特急北斗的要角。北斗這班特急列車是JR北海道連接道南與道央的重要經濟命脈,最初使用的車輛是キハ183系柴聯車,於昭和40年(1965年)首次往返函館與札幌。 但是面對道央自動車道逐漸往南延伸,公路運輸威脅日益遽增,將特急列車北斗提速,成了JR北海道當下的挑戰。在這樣的背景下,傾斜式的キハ281系柴聯車被開發出來,往返函館與札幌需要將近3小時半的路程,縮短成3小時以內。 為了區別キハ183系運行的北斗,キハ281系則以超級北斗(スーパー北斗)來稱呼,キハ 261之後也加入超級北斗的行列。後來キハ183系退役,失去區別的必要性,統一稱為北斗。 整輛列車沒有其他乘客,今早由我們包場了。即使看不到海,還是挑了靠海側的座位,靠海側的窗戶下緣,貼了小貼紙,提醒乘客天氣好時,可以看見函館山哦。 列車一駛出月台,函館山果然就出現在車窗上,山頂大大的觀景台,要忽視不見都很難。 側線上還停著國鐵時代的DE10型柴油機車1737,這型柴油機車目前在函館運輸所配置了3輛。函館運輸所的位置就在函館駅的旁邊,是JR北海道函館支社的車輛基地。 我們體驗道南漁火鐵道只有短短的2站,中間經過五稜郭駅,JR貨物在此設有五稜郭機關區,作為車輛基地,月台正停著一輛暱稱ECO-POWER RED BEAR的DF200型柴油機車。 五稜郭駅其實才是道南漁火鐵道線的起點站,而道南漁火鐵道線的前身是JR北海道的江差線。江差線從五稜郭駅到江差駅,最初是為了運送上磯村峨朗的石灰石到函館,於大正2年(1913年)以上磯輕便線開業,之後改名為上磯線。最後在昭和11年(1936年)開通到檜山郡江差町,貨運部分也多了當地出產的木材及海產。 隨著昭和63年(1988年)青函隧道啟用,木古內到五稜郭之間啟用電氣化,並於平成28年 (2016年)北海道新幹線開通後,移轉給第三部門鐵道的道南漁火鐵道來經營。而木古內到江差因貨運停辦,再加上搭乘人次遽降,於平成26年(2014年)廢線。 9分鐘後,我們來到七重濱駅。這是一座無人車站,在改名為上磯線後,七重濱駅於大正 15年(1926年)以純客運業務開業,多年後開辦貨運,但又再50年後停辦。 七重濱(ななえはま)取自北海道方言阿伊努語的「ヌアンナイ」,意為豐饒的河川,然後再加上「濱」字,與不遠的七飯(ななえ)町作區隔。站內擁有一座島式月台,2面2線,在北側留有一條科斯莫石油公司(COSMO / コスモ)函館物流基地的專用線。 站房在跨線天橋上,沒有站務員與其他乘客。屋內暖氣不停放送,窗外還看見函館山,真想賴在這裡睡一下。 七重濱駅距離渡輪碼頭1.5km,離開船還有70分鐘的時間,看似綽綽有餘,實際卻只有30分鐘,因為規定要在開船40分鐘前在櫃臺完成登記手續,不得不加緊腳步趕路。 寒冷的早晨,走的氣喘呼呼,身體也暖呼呼,一不小心走過頭,走到車輛專用入口,這才看到步行者通道在身後另一個入口。 從入口到函館渡輪航站(函館ターミナル)還有350m,離時間的最後前限只剩5分鐘,於是一手向後扶妥背包,拔腿向前狂奔。心中想著,只要我們其中一人衝進去,那就成功了。 時限內,函館渡輪航站順利達陣。拿出事先在官網預訂好的預約確認書,從櫃台換取航渡輕津海峽的船票,終於鬆一口氣。 我們搭的是津輕海峽渡輪(津軽海峡フェリー),船次是早上7:40的第3個航次,前2個分別是半夜0:30及3:10,再往下一班就要等到中午12點整,對我們而言太晚了。 走出大樓外看海,又是一座戀人聖地的紀念裝置「ハートのモニュメント」,敲響掛在心上的戀人鐘,清脆又響亮的鐘聲在寧靜港埠中迴盪,反倒有點不好意思。 兩側碼頭都已經有渡輪停泊,一會要登船的「藍色美人魚(ブルーマーメイド)」在左側,右側是雙體船設計的「ナッチャン World」,船身有著恐龍及童趣彩繪圖案,與原為「ナッチャン Rera」的麗娜輪為姊妹輪,都是跑往返函館 - 青森的航線。 後來,麗娜輪被台灣華岡集團的東聯航運買走,規劃用來往返花蓮-石垣港,但只往返一次後便不了了之,後來改跑蘇澳-花蓮的航線。大概是生意慘淡,現在拉回台灣西部跑台南安平-澎湖馬公。 啟航時間前15分鐘要登船,差不多該前往3樓移動囉。 順著手扶梯來到3樓,有點像是在逛沒有櫃位的百貨公司,不論面海或面陸地都有大片的落地窗景,而且每層樓都有需許多座位,今天都空蕩蕩的,想坐哪就坐哪。 聽說,位在函館渡輪航站的步行者通道與車道之間,是Mister Donut的甜甜圈生產工廠。 除了函館 - 青森之外,津輕海峽渡輪的航線還有函館 - 大間,開往青森縣的下北半島,只是到了以黑鮪魚聞名的大間後,交通就要傷腦筋了,要想辦法移動到海上自衛隊軍港的大湊,才有電車可以搭。 青函渡輪(青函フェリー)也有在經營函館 - 青森這條航線,登船碼頭在函館港的北埠頭,航程要4小時,船班也稍微晚了一些,這回就沒有納入考量。 拿著剛換來印有海豚浮水印的船票,閘門感應QR Code,通過連接渡輪的搭乘橋,想到馬上就可以補眠了,心情愉悅。 搭乘橋就沒有暖氣了,瞬間變得寒冷,拍幾張函館渡輪航站的三角形建築,以及「ナッチャン World」渡輪,就快步走入船艙內。 登船結束,入口處暫時關閉,一大早的趕路行程結束,時間壓力解除,此刻心情也暫時輕鬆了,還有3小時40分鐘的時間才到達青森,能夠悠閒吃早餐、看海、睡覺。 初進到船艙內,有點判斷不了方向,大略看一下「藍色美人魚(ブルーマーメイド)」的艙內配置圖,總是要知道如何走去自己的座位嘛。 活動的區域在第4層及第5層甲板,上層的後半部屬於個室的套間艙(スイート)及舒適艙(コンフォート),下層前半部是開方式的觀景座(ビューシート)及標準艙(スタンダード)。 中央走廊的兩側便是標準艙(スタンダード),其中又分成有無障礙設施的優先席、一般用、女性專用、親子專用的通鋪。 兩側走道有小桌椅可以看海,走道的盡頭,就是我們訂購的觀景座(ビューシート)。 觀景座是指定席,不能擅自進入,但好像也沒有看到船方的人在管控就是了。 觀景座位在駕駛室的正下方,座椅前方是觀景窗,按船票上的號碼入座。我們的座位在第一排,還好太陽不會曬進來,更重要的是,座椅可以放倒躺平,還附一條毛毯。於是,卸下背包,趕緊出去瀏覽一番,然後再趕快回來睡。 繼續探索下層的後半部,有男女淋浴間、貨車司機專用休息室。司機休息室也要持有專屬票券才能進入,看來我唯一能進入的,就只有遊戲間與男生淋浴間了。 另一側有寵物專用空間及個室,都有附設專屬陽台,可以讓寵物放風。 下層中央便是通往上層的樓梯與電梯,上層全部都是個室的套間艙(スイート)及舒適艙(コンフォート)。 筆直穿過個室走廊,來到戶外甲板。除了風有點大之外,天氣真是不錯,港灣景色清晰,升溫的陽光很宜人。 渡輪反推轉向離開碼頭,慢慢地遠離海岸線,屋舍愈來愈小,相較之下,函館渡輪航站與「ナッチャン World」真是個龐然大物。 松前半島上的雲層壓的好低,後排一些山頂還有積雪未融,山勢平緩,看似很容易爬的樣子,不知怎麼突然想起2年前殘念的利尻馬拉松,希望未來有機會去完成它。 渡輪緩緩駛出堤防,漸漸離開函館灣,該回到艙內吹暖氣囉。 下層中央的大廳空間,有紀念品販售區。買了些零食,再到一旁的餐飲販賣機,買冷凍加熱食品。 販賣機內最吸引目光的商品,就是萬長部かにめし本舗的螃蟹便當(かにめし弁当),二話不說,塞張紙鈔進販賣機。 便當加熱後,空氣中飄著淡淡螃蟹香氣,白飯上鋪滿蟹肉絲,嚐起來有點像魚鬆,愈嚼愈香,但口感有點乾,大概微波加熱有所影響吧。 飯後再來枝冰棒,看一下螢幕上的航行資訊,才剛要開過函館山後方,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補眠。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著海放空,突然有海豚從船艏左前方躍出海面,有海豚伴行也太幸運了。趕緊抓起相機,拍了幾張,但等我換上長焦鏡頭後,就再也等不到海豚躍出海面。 等我們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渡輪已駛入陸奧灣,青森港灣已在眼前。青森縣觀光物產館ASPAM的三角形建築與魚津埋沒林博物館好像,斜張橋橫跨越過青森駅的月台,月台尾端的東側碼頭,依稀可見青函聯絡船八甲田丸的紀念博物館。 Sii Line(シィライン)高速船碼頭也在月台尾端,可以橫渡陸奧灣,觀賞海上絕景佛浦,沿著下北半島西海岸線到佐井港。只是好像很難從佐井走陸路接回來青森,算了,等下次有規劃青森的行程再來傷腦筋就好。 渡輪慢慢滑進港灣,靠向青森渡輪航站(青森フェリーターミナル),船內廣播響起,要開車登船的乘客回到車上準備,我們則是到盥洗室洗把臉,然後回到座位看大船入港。 青函渡輪(青函フェリー)的はやぶさ停在碼頭的另一側,啟航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等我們進港後就會出航了。 踏上青森,從搭乘橋到航站大廳,掛滿金魚ねぶた,據說金魚燈籠是召喚幸福的象徵。或許是早年金魚非常昂貴,平民無法飼養,只好製作燈籠為樂。 當然還有迷你版的睡魔燈籠山車,讓我們更想來參加睡魔祭,接下來一路上,便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討論起仙台七夕祭、秋田竿燈祭,想一次跑完東北三大祭典。 在青森沒有任何行程,僅是轉換交通工具,接下來改搭新幹線繼續南下。從青森渡輪航站到新青森駅要3.2km,走路也不是走不到,只是走過去又要花1個小時。還好兩地之間有青森觀光巴士(青森観光バス)可搭,時間上有配合渡輪靠港。 從下船至巴士到來約有10至20分鐘的緩衝時間,等車的時候,偏偏肚子開始痛起來。該不會是螃蟹在肚子裡作祟!?又偏偏時刻到了,巴士連個影都沒有.... 好想先到航站內的廁所尋求解脫,但錯過這班車,又要看海發呆半小時才有下一班巴士,就要推延改搭下一班的新幹線。就在天人交戰時,睡魔號(ねぶたん号)現身了,遲了8分鐘,時間不長,但很煎熬。 9分鐘的車程到新青森駅東口,一路上冷汗與雞皮疙瘩直冒,完全不想聊天,一下車只想往車站大門衝,尋找救贖的廁所。 急歸急,還是順手拍了幾張睡魔號的照片,有綠白相間與紅色兩種塗裝,主要是往返繩文時代的三內丸山遺跡,以及棟方志功紀念館之間的景點,串聯新青森駅東口、青森渡輪航站、青森駅,對遊客來說很便利,就連平常日都很人搭乘,差一點我們就是站票了。 昨天換的JR東北.南北海道鐵道路周遊券終於派上用場了,拿著JR Pass換取前往盛岡的車票。因為在廁所多耽擱了些時間,結果只能搭乘比預期晚一班的新幹線,強忍著肚子痛來到新青森駅,沒有改變不同的結局 。 至少等車的時間變多了,可以好好物色車上吃的便當。看著「青天の霹靂 米日記」的便當,名字與包裝都感覺很厲害,但該不會打開真的只有白米飯。仔細看了一會,側標有配菜的食材圖示,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 新青森駅的票閘在2樓,南側是奧羽本線的在來線,貫穿古稱陸奧國的福島、宮城、青森,以及出羽國的秋田、山形,是東北中央的主要鐵道。 奧羽本線的其中兩個路段進行了高速化升級,將原本的窄軌增設第三軌,成為標準軌,使新幹線能夠行駛,稱為迷你新幹線(ミニ新幹線),分別是福島至新庄的山形新幹線、盛岡至秋田的秋田新幹線。 這次的行程完全沾不上奧羽本線的邊,希望下回能來體驗某一段,再加碼五能線的Resort白神,倚著車窗看海看個夠。 站房北側是新幹線的區域,這次僅能體驗北海道新幹線及東北新幹線的主力擔當 - E5系電車,也很滿足了。 梯廳內各種迷你版的睡魔燈籠山車及版畫,還有逗趣的蘋果達摩,利用短暫的時間欣賞一番,讓這次路過青森的記憶,再多一些畫面。 新幹線月台在車站3樓,2座島式月台,2面4線。往北海道方向有一望無際的藍天,希望到盛岡也會如此。由於從新函館北斗發出的車次真的很少,一天僅12班,沒有辦法看到列車駛入的畫面。 我們搭乘的車次是從新青森發車的隼號(はやぶさ),已經在月台等候,塗裝上綠下白。至於這個綠與白的顏色,官方說是「常盤綠(常盤グリーン)」與「飛雲白(飛雲ホワイト)」,充滿想像的用詞,總之有點像蔥綠,最接近初音未來的髮色,遠看時會帶些藍,姑且就稱為北海道新幹線綠吧。 第一節及第十節車廂繪有象徵遊隼(ハヤブサ)的意象Logo,車身中央是以「疾風粉紅はやてピンク」的色帶貫穿全車。後繼的H5系電車,色帶改成「彩香紫(さいかパープル)」,象徵北海道特色的薰衣草,Logo換成海東青(シロハヤブサ)。 除了我們,還有另外兩位乘客,差一點要包了這節車廂。找到座位後,就趕快拿出便當,這班車次在新青森與盛岡之間是站站停,車程仍只要1小時又5分鐘。可惜,意料外的肚子痛,將行程耽擱,等盛岡結束後,再看看有無機會前去原本計畫中的一關市釣山公園。 一進到盛岡駅,看到車站內廣告看板上6月的「チャグチャグ馬コ」及8月的「盛岡さんさ踊り」,讓人也想在夏天來此參加祭典。 走出盛岡駅,到處都是碗子兄弟(わんこきょうだい)。他們是岩手縣的吉祥物,以岩手縣日本產量第一的塗漆作為代表,將碗狀漆器擬人化。因為今年2019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就在日本舉行,名為Ren-G的連獅子也很常見,紅白毛髮是以日本歌舞伎連獅子為型,白髮的 Ren代表父母,紅髮的G是孩子。 碗子兄弟有各自所代表之物,老大蕎麥碗弟(そばっち)代表整個岩手縣,是一口蕎麥麵的代言人;五穀碗弟(こくっち)代表日本穀物產量第一的二戶、久慈、縣北區域;豆腐碗弟(とふっち)代表豆腐使用量非常高的盛岡、八幡平、縣央區域。至於為什麼這些地方豆腐用量大,就不清楚了。 年糕碗弟(おもっち)代表自古就種米農家多的平泉、花卷、遠野、縣南區域;海膽碗弟(うにっち)代表非常多海膽、鮑魚等海鮮的宮古、釜石、大船渡、沿岸南部區域。 跨過北上川的「開運橋」,與盛岡駅在同一年誕生。北上川源自盛岡市東北的岩手町的弓弭の泉,由北往南流,沿途流經花巻、北上,為盛岡藩統治之地。下游的奧州、一關、登米、石卷,則為仙台藩之統治。在開運橋往南幾百公尺處,有中津川及雫石川匯入,自古以來舟運發達,讓盛岡在江戶時代成了重要的物流據點。 開運橋旁的十字路口,岩手山的雪白倩影出現在路的盡頭。可惜這一側的角度不好,回程再找找其他角度,看看能不能一見岩手山完整的身影,也希望清澈的藍天能等等我。 盛岡駅在明治23年(1890年)開業後,為了連結車站與市區,當時的岩手縣知事石井省一郎自掏腰包興建了開運橋,隔年才由市來收購。初代為木橋結構,受到北上川水患影響,大正6年(1917年)改建為鋼骨結構的桁架橋,現在所見為昭和28年(1953年)建造的三代目開運橋。 開運橋有個「二度泣き橋」的別名,據說源自那些工作經常被調動的轉勤族,當他們被調動到盛岡,初次跨過開運橋時,因為來到比東北第一大城仙台還要遙遠的北邊而哭泣;轉勤調動結束後,在前往盛岡駅的路上,最後一次跨過開運橋,仰望著岩手山,又不捨地潸然淚下。 第一站是「石割櫻(石割桜)」,位置在岩手縣廳旁的盛岡地方裁判所,沿著盛岡駅東口的岩手縣道2號盛岡停車場線往前走,接上大通り,再切到隔壁條的中央通り就行了。 遠遠看,盛岡地方裁判所外圍已經聚集了一群人,他們一定不是來地方法院出庭的,而是為了這棵已經列為國家天然紀念物的石割櫻。 盛岡地方裁判所的前身是仙台裁判所盛岡支廳,廢藩置縣之前,是從盛岡南部藩分主的北家宅邸,。這顆花岡岩巨石在宅邸的庭園中,直徑約1.35m,根據北家的家臣記載,寶永5年(1708年)的一道落雷將巨石劈裂,恰巧有顆江戶彼岸櫻的種子掉入裂縫中,300餘年後的今天,在我們面前盛開綻放。 繞了一圈都沒有看見石割櫻的根部,或許它藏在縫內,不停生長,默默地將巨石裂縫撐開。露在石頭上的部分,約有11m高,幹粗枝細,向外伸展,就像要把花瓣遞到我們眼前欣賞一般。 裁判所的前庭內,也有其他盛開的櫻花樹,只是與石割櫻的奇特相比,相形失色,被眾人冷落一旁。 岩手縣廳對面有三座鳥居,路的盡頭,便是櫻山神社。這個位在盛岡城北側凸出來的區域,過去是盛岡城內曲輪一部份,鳥居處是北側城門 - 綱門,右(西)有亀ケ池、左(東)有鶴ケ池,將中津川的水引入,作為盛岡城的内堀。 現今,大通り將這個北側凸出來的區域截斷,成了餐飲店家密集的市街地。本來打算在裡面的白龍麵店品嘗炸醬麵,後來想了想,這是台灣也很普遍的麵食,還是換一間吧。 一旁的「岩手縣公會堂」,昭和2年(1927年)所建,是大正12年(1923年)為了紀念昭和天皇成婚(當時仍是裕仁皇太子)所提出的興建構想,而婚禮因為關東大地震延後至隔年舉辦。 公會堂主建築為2層樓高,中央塔樓為6層樓。以當時而言,是棟高樓建築,據說可以俯瞰整個盛岡市街。竣工的隔年,舉辦了陸軍特別大演習,一場以盛岡為中心的大型軍演,昭和天皇以大元帥的身分,搭乘御召列車來到盛岡,公會堂成了天皇坐鎮的軍演指揮部及下塌處。 跨過中津川的上ノ橋,另一頭是「紺屋町番屋」,白身紅頂、木造洋風,充滿懷舊感的建築,是明治24年(1891年)所建,作為盛岡的消防局使用,名為「盛岡消防よ組番屋」。2層樓的主體,再加上挑高的六角型瞭望塔,居高觀察市區動態,在當時也是地標性的建築。大正2年(1913年)進行重建,至今仍是消防隊的基地及倉庫,據說近期要將其活化及改造,增添咖啡館等讓市民交流的設施。 轉個彎,是一棟2層樓高、長度24m的店鋪,名為「茣蓙九(ござ九)」。商家自嘉慶21年 (1816年)創業,從江戶時代後期到明治時代販售著蠟燭及稻草製品,直到現在都還在販售竹簍、竹掃帚等日常用品。 建築本身相當低調,看不見招牌,也沒有一眼就能辨識的商家標誌,直到走至中央入口處,才會見著手工藝的竹製商品。或許因為如此,傳統商家的典型樣貌被保留了下來,時光未央,歲月靜好。 上班日的閑靜街道,一派悠閒地逛著。再拐了個彎,一棟帶有亮眼的建築現身,這棟「盛岡信用金庫」的前身為舊盛岡儲蓄銀行本店。正面看上去的廊柱,帶有希臘古典神廟的風格,是昭和2年(1927年)由盛岡市當地出生的建築師 - 葛西萬司所設計,大家對他最熟悉的作品,就是作為進出東京都玄關的東京駅。 鑽入信用金庫旁的小巷,某民宅前庭的小箱型車中,發現貓咪的蹤影。看來這戶主人將他的車改造成貓咪食堂,雖然內裝有點雜亂,但三花喵吃的津津有味,那就足夠了。 原來車底也有用餐空間,還有一隻白底虎斑,正啃著貌似熱狗類的食物,低頭專注,完全不在意我們的目光。 我們的食堂就在巷底,以椀麵出名的「そば処 東家 本店」。椀麵的吃法是用小木碗重複添裝蕎麥麵,與炸醬麵及冷麵並稱盛岡三大麵,後兩者則從中國及朝鮮半島傳入日本,再改良成當地的獨特吃法。 一入座,店員就將菜單翻到椀麵挑戰的那一頁,用流利的中文向我們介紹椀麵。我腦海瞬間浮出的畫面,就是漫畫《中華一番!》,阿昴為了延遲官差上法場所準備的一口麵。 若是選擇挑戰椀麵,就會被帶到2樓包廂,凡是外國人挑戰就會有證明書,再贈送木製手形一枚。日本人挑戰就比較嚴苛,超過100碗以上才有手形,而目前的最高紀錄是男生500碗、女生570碗。 雖然同行的另外兩位一直鼓吹我去挑戰,但我實在不想一個人被帶到小房間。最後我們自認能力不足,還是各自點了普通的一人份手打蕎麥麵,省一省荷包。 飽餐一頓離去,店外幾座貓咪石頭擺飾,令人莞爾。 在中津川中ノ橋旁的「岩手銀行赤煉瓦館(岩手銀行赤レンガ館)」,華麗現身,也是出自於葛西萬司之手,於明治44年(1911年)竣工,盛岡銀行本店於此開業。之後由岩手殖産銀行收購,接著改名為岩手銀行,再由總行改為中ノ橋支店。平成6年(1994年)夾帶銀行的身分,列入國家重要文化財,直到平成24年(2012年)銀行支店退場,進行復原,4年後作為盛岡市的公共設施對外開放。 葛西萬司這一代的建築師,活耀於明治及大正初期,是日本第一代海外深造、接受大量西方薰陶的種子,回國後將西方濃厚的巴洛克、維多利亞風格加以發揮,再打破傳統,創造出既自由又古典的建築風格。這類的建築在台灣並不少見,日治時代正在建設發展的台灣,正好提供他們盡情揮毫的空白畫布。 中津川上有上ノ橋、中ノ橋、下ノ橋,本來想沿著潺潺溪水走到下ノ橋,但發現時間不太夠,就直接從中ノ橋轉向前往盛岡城,連同「もりおか 啄木・賢治青春館」一併放棄。啄木與賢治分別是石川啄木與宮澤賢治,這兩位國民詩人都是出身於盛岡中學校的學長學弟(現今的岩手縣立盛岡第一高等學校),下回時間充裕再來好好認識一番。 再來是今天最重要的百名城戳章,盛岡城的戳章擺放在兩個位置,一處在「プラザおでって」內的「盛岡市観光文化交流センター」的2樓,另一處在盛岡歷史文化館(もりおか歴史文化館)的1樓。這兩個地點分別在中ノ橋的兩端,只是發懶不想爬上2樓,就來去盛岡歷史文化館吧。 又遇見碗子兄弟大集合,咦!?下排中間的老大蕎麥碗弟,頭頂著鹿的面具,該不會是隔壁秋田縣男鹿的生剝鬼!?還來才知道,原來是花巻市的春日流八幡鹿踊,八成是玩《桃太郎電鐵》太常被生剝鬼追著整個東北跑,一看與鹿有關,就聯想過去了。 盛岡歷史文化館樓上展示盛岡城與南部氏的相關事物,下層介紹盛岡的祭典與山車,還有案內所及紀念品區。我們很俗氣地走去案內所,蓋完章,就開始物色紀念品了。 紀念品中,有許多與老虎相關的商品,這老虎名為「コトラコ」。在盛岡城開始築城後,城下町漸漸成形,築城期間,豐臣秀吉病逝、關原之戰及大坂之役爆發,盛岡藩的初代藩主南部利直很幸運都選對邊,站在德川家康這一方。在大坂夏之陣結束後,在返回途中到駿府領賞,德川家康賜與一對來自柬埔寨的老虎,以答謝南部利直大老遠從東北出陣。雄虎「乱菊丸」、雌虎「牡丹丸」就被飼養在盛岡城南面的虎屋敷內。 剛剛經過的盛岡地方裁判所、岩手縣公會堂、盛岡歷史文化館,都屬於盛岡城的外曲輪,古時是南部氏一族與盛岡藩重臣屋敷的所在地。盛岡歷史文化館的區域是櫻庭氏屋敷,與緊鄰御城的鶴ヶ池,是南部氏的譜代家臣,自平安時代就跟隨著南部氏的始祖 - 南部光行,與藩內的三上氏、安芸氏、福士氏合稱為為南部四天王。 曾為內堀的鶴ヶ池,變成了公園,池水映著深邃的墨綠,伴著枯枝與新芽,頗有意境。 昔日內曲輪北側的下曲輪,如今成了「櫻山神社」。神社創建於江戶時代中期,最初的位 置在本丸東側的淡路丸。寛延2年(1749年)正值南部氏第26代當主- 南部信直逝世150年,當時盛岡藩第7代藩主(南部氏第33代)的南部利視,為了緬懷祖先遺德,建起神殿,供奉神靈,稱其為淡路丸大明神。之後,第10代藩主南部利敬將其改名為櫻山大明神,也將南部氏的始祖 - 南部光行供奉合祀。 到了明治時期,新政府接收了盛岡城,櫻山大明神從淡路丸遷座到城外的妙泉寺山,等到聖壽禪寺的新社殿建好,再次遷座,社格升為縣社。 櫻山大明神遷出後,盛岡城在廢藩置縣的政策下,建築與石垣漸漸毀壞,經過十餘年,在某個契機下,舊當主的南部一家將其買下,並在明治32年(1899年)的這個位置建起本殿、拝殿、神門,將櫻山大明神迎回,改稱「櫻山神社」。傳聞櫻山神社的神門,是用綱門的 木材製作。 到了大正時期,供奉了盛岡藩初代藩主南部利直,以及第10代藩主南部利敬,這四柱先靈各自代表永續神、開拓神、安泰神、學問神,作為南部一族的神靈,永遠守護地方鄉土。 介紹御祭神的解說牌上,標示盛岡藩主第幾代的數字之所以與資料不一樣,大概是把南部信直視為初代藩主,至於南部氏的第幾代標示,就沒有數字不同了。 正要走上前參拜時,拜殿前的賽錢箱被移開了,原來神職人員正在整理,還以為有人大膽地在偷錢呢。 總覺得要來看一看櫻山神社的例大祭,5月25日這天,南部氏當主會以武者的身分,騎馬率領隊伍,與御神輿一同繞行市區。但又與6月第2個星期六舉辦的「チャグチャグ馬コ」日期相當接近,約莫100匹馬的隊伍,披著華麗飾品,從鬼越蒼前神社走到八幡宮,光想像畫面就很震撼,很難排在一起,兩難。 神社後方的烏帽子岩,也稱為兜岩。在櫻山神社尚未遷座來此之前,這裡有八幡宮,旁有一塊三角形的岩石,當時正值盛岡城興建之際,南部氏當主 - 南部利直下令將石頭挖出。 挖了許久,終於挖到底部,高度6.6m,眾人不禁驚嘆。南部利直認為這棵巨岩的出現,象徵此為城內祖神神域的徵兆,便視為南部藩盛岡的守護岩來供奉。 其實盛岡市內散佈許多巨岩的景點,稍早的「石割櫻」就是,還有一個在「三石神社(三ツ石神社)」的「鬼の手形」,也相當具有代表性。 接著我們通過鳩門、瓦門,進入盛岡城的三之丸,尋找櫻花的身影。 盛岡城的歷史與其他城郭相比,不算太長。在戰國時代後期,南部氏第26代當主 - 南部信直命令兒子南部利直,以不來方為據點,著手整地,開始規劃築城工事,這大概是剛才解說牌將南部信直視為盛岡初代藩主的原因。 三之丸內沒有看見櫻花,繼續往上走,穿過昔日二之丸的車門,繼續尋找紅粉蹤跡。 盛岡城的歷史雖然不太長,但南部氏的歷史就源遠流長了,一直追溯到平安時代後期的甲斐源氏,也就是源氏血脈的一族。甲斐源氏的第3代當主 - 源清光,當時沒有參與保元之及平治之亂的鬥爭,在甲斐國擴張勢力。在源氏戰敗之後,政敵平氏幾乎剿滅了源氏,可能為了避免受到牽連,其後裔皆以所居的甲府盆地地名作為姓氏。 加賀美遠光為源清光之弟,後來收為養子,領地在甲斐國巨麻郡加賀美鄉。加賀美遠光的三男名為光行,因為移居同郡的南部鄉,改姓為南部光行,這便是南部氏的起始。 之後,流放到伊豆的源賴朝,揭開復仇的舞台,展開一連串對抗平氏的源平合戰。南部光行先是在討伐大庭景親的石橋山之戰獲得戰功,授予甲斐國南部牧一職;接著在奧州合戰攻打藏匿源義經的奧州藤原氏,授予陸奧國糠部郡、岩手郡、閇伊郡、鹿角郡、津經郡等五郡。建久3年(1192年)在現在的三戶城附近,建了奧州南部氏最初的城郭 - 平良ヶ崎城,但是南部光行沒有住定居在平良ヶ崎城,而是離開奧州,跟著源賴朝上洛,居住於鐮倉。 南部光行有6個兒子,長子由側室所生,由正室所生的次男南部實光繼承當主,以三戶為根據地,成為宗家三戶南部氏,其他兄弟後來發展成一戶氏、四戶氏、七戶氏、八戶氏、九戶氏等支族,各據一方,時而合作,時而對抗。 到了南北朝時代至室町時代中期,第13代當主 - 南部守行接到足利義滿的密令,勸降根城南部氏,三戶南部氏一族崛起,成為陸奧北部的霸主。 盛岡城是一座連郭式的平山城,內曲輪呈階梯狀配置,由北到南主要是下曲輪、三之丸、二之丸、本丸、腰曲輪,東側有淡路丸,西側是榊山曲輪。貫穿二之丸的路徑兩側,枯樹高聳參天,過去是大書院,盡頭以名為渡雲橋的廊下橋,將大書院與本丸的中奧及大奧連結。 盛岡城的築城,與四柱之一的南部信直有關,然而他本身也頗具爭議,在他之前的三戶南部氏較難考證,因為在他父親南部晴政繼承家督之前,家臣赤沼備中背叛,三戶城燒毀,南部氏許多記錄文書付之一炬,許多記錄在後世無從考證。在家族內部紛亂不已的情況下,天文10年(1541年)南部晴政繼承第24任當主之後,擊敗了叛亂的工藤氏,重建三戶城。 南部晴政一直膝下無子,於是招贅堂兄的兒子石川信直,但是5年過後老來得子,石川信直遭廢嫡,由親生骨肉南部晴繼繼承家督,成為第25代當主。但是南部晴繼相當短命,父親過世的同一年,13歲的南部晴繼得到天花病死。傳聞他們都是遭到石川信直的謀害,也有一說,家臣九戶政實才是幕後密謀者。 石川信直繼承第26代當主,成為南部信直,在小田原之戰加入豐臣秀吉的勢力。當時九戶城的九戶政實為了爭奪繼承而叛亂,引發宗族之間的內鬥。最後南部信直求助豐臣秀吉,獲得成為南部一族總領的認可,也獲得蒲生氏鄉與淺野長政的奧州仕置軍協助,平定叛亂。 九戶政實之亂之後,豐臣秀吉命令蒲生氏鄉修築九戶城,南部信直也從三戶城移到九戶城,且將九戶城改名為福岡城。淺野長政及蒲生氏鄉也提出建議,原本作為居城的三戶城太北邊了,在獲得豐臣政權的許可後,南部信直於文祿元年(1592年)開始整備不來方這地方,準備另築新的居城。 不來方是盛岡的古名,慶長3年(1598年)獲得築城許可,同一年,豐臣秀吉過世。隔年,慶長4年(1599年),盛岡城才動工第2年,南部信直就病逝於福岡城,這大概是一般沒有把南部信直視為盛岡藩初代藩主的原因。 前面提到這裡有北上川、中津川、雫石川匯集,有著河川的天然防線,但由於洪水頻繁,多為沼澤地,到了慶長20年(1615年)才完成城牆石垣的部分,此時南部利直以「盛り上がり栄える岡」祈願,改名為「盛岡」。 盛岡城直到寛永10年(1633年),交棒給下一任當主 - 南部重直才竣工,耗費40年。然而,南部利直已搬入江戶藩邸的櫻田屋敷,於前一年死去。在南部一族遷至盛岡城後,福岡城又再改名回九戶城。 一片槭樹枯枝之間,只剩下孤零零的台座,立在本丸中央。台座上本該是南部氏第42代當主,南部利祥的銅像。當時的盛岡藩已經廢止,最後的藩主是第15代南部利恭,之後封為伯爵。南部利恭的長子南部利祥,加入帝國陸軍,於明治38年(1905年)日俄戰爭的滿州井口嶺戰役中彈身亡,年僅23歲。 為了紀念南部利祥中尉,明治41年(1908年)在本丸中央建了座南部利祥中尉騎馬的銅像,卻在昭和19年(1944年)金屬吃緊的二戰中,將銅像、台座銘板、玉垣鎖鏈等金屬捐出,然後一直到了今日,仍未修復原貌。 本丸上也沒有櫻花樹,有股萬念俱灰欲放棄的念頭。步上涼亭,這才發現櫻花樹都在腰曲輪上,難怪本丸沒甚麼人煙,大家都在腰曲輪賞花。雖然看上去還有很多花苞未開,不過聊勝於無,看到一整片還是很開心。 本丸東南隅的凌虛亭是昔日的天守閣,遽聞天守是座三階櫓,規模不大,畢竟盛岡城是座藩政時代竣工的城郭。築城期間,僅在慶長5年(1600年)爆發關原之戰,之後便進入江戶幕府的太平盛世。關原之戰期間,東北大名與北陸出羽諸氏紛紛站在東軍一方,南部利直成為最上義明的後援,在慶長出羽合戰中討伐西軍的上杉景勝。 由於上杉景勝將白石城歸還給同為東軍的伊達政宗,兩方達成和睦。伊達政宗藉機煽動那些因為奧州仕置而不滿的岩崎一揆眾,岩崎一揆試圖奪回舊領地,與南部利直爆發衝突,最後遭到南部利直鎮壓擊退。在關原之戰結束後,伊達政宗因此事件,原本德川家康給予百萬石大名的承諾,遭到收回。 東側的御末門是本丸的主要出入口,下方台所屋敷已成了廣場。轉入淡路丸與腰曲輪,便走進櫻花樹下。 本丸東側與淡路丸相隔的石垣,是盛岡城最古老的石垣。慶長20年(1615年)完成城牆石垣後,南部利直便從福岡城遷入盛岡城。然而,北上川的洪水氾濫,不斷導致石垣崩落,南部利直又移轉到高水寺城,對盛岡城進行另一階段的城牆修築。 淡路丸之所以取名淡路,早在南部氏修築盛岡城之前,這個地方是由福士氏支配。福士氏為南部氏的譜代家臣,於室町時代受南部氏之令,於此建立據點,北邊為慶善館,南邊為淡路館,兩者中間為日戶館。明徳2年(1391年),足利義滿將軍賜與不來方的名號,這三館成了沒有城牆的不來方城,福士政長成為初代城主。 腰曲輪的石垣上,留有類似齒輪的刻痕,當年工匠先在堅硬的花崗岩刻出矢穴,再將楔子塞入孔中,作為割石的基準線,利用敲擊將巨石分割。 東北地區擁有得天獨厚的石材資源,盛岡城大量使用當地盛產的花崗岩,是東北地區少見有石垣的城郭,與福島縣白河市的小峰城、福島縣會津若松市的若松城,並列為東北三名城。即便是東北三名城,但若是放到東海、中部那些宏偉的城郭相比,這裡的石垣還是低矮許多,缺了少氣勢恢宏的壯闊感。 盛岡城築城期間,填埋了北上川與中津川之間的濕地,同步展開城下町的建設,上ノ橋、中ノ橋、下ノ橋在此時期架起,農業進步,五穀豐產。藩內財政也藉由開發白根金山與西道金山獲得穩定,在初代藩主 - 南部利直的帶領下,盛岡藩奠定良好的基礎,因此後世將南部利直供奉為四柱之一。 從昔日的吹上門離開,走下吹上坂,從菜園通り,走回開運橋。在吹上坂坡道上,能夠看見一座從二之丸突出來的三角形曲輪,名為榊山曲輪。 其實榊山曲輪是一座不為幕府所知的隱藏曲輪,在上繳給幕府的城郭修理願繪圖中,僅將二之丸西側石垣畫成微微突起的弧線。如此設計是因為,北上川河道修改整治之後,二之丸西側雖然免於水患之災,但也少了天然的防禦,即使這面石垣最高處有14m,是盛岡城內最高的一面,但南部氏自知此處為盛岡城的弱點所在。 於是,在一次石垣普請之時,修築了榊山曲輪,三角的構造讓鐵砲手能對來犯敵人落入交織的射擊火網之中。為了避免東窗事發,榊山曲輪上建了榊山正一位稻荷社,架設百足橋供民眾參拜,要是幕府發現追究起來,也能以"和平利用"作為藉口來解釋。 如今,榊山正一位稻荷社已往北遷座到北山,名為榊山稻荷神社。榊山曲輪下方這顆巨大的櫸樹,從根部中段一分為三,然後再不斷開岔而出,好想看它枝繁葉茂的模樣。 斜陽下,岩手山淡淡的身影,好像要融入背景天色之中,有些許不真實感。世代更迭,人事遞嬗,四柱的最後一位是盛岡藩第10代藩主南部利敬。 天明4年(1784年)前任藩主南部利正過世時,南部利敬年僅2歲,因為害怕被幕府改易或減俸,於是謊報官年為安永8年(1779年)出生,又受限於幕府的法制,17歲前無法為政,所以南部利正待在江戶,直到寬政7年(1795年)才初次回到盛岡藩內,正式成為盛岡藩藩主。 此時正值天明大饑荒,寒害及火山噴發,導致東北農作物產量銳減,饑荒導致糧價飛漲,治安急遽惡化。超過10數年沒有藩主的盛岡藩,財政拮据、領地管理困難,人民感到非常不滿。 藩內除了內憂之外,江戶幕府鎖國時期也有外患之擾。文化4年(1807年)一艘俄羅斯帝國軍艦入侵擇捉島內保灣,盛岡藩與弘前藩奉幕府之命前去迎戰。於是盛岡藩在箱館奉行的指揮下,設立警備蝦夷地的據點,也就是昨日搭乘函館山纜車(函館山ロープウェイ)前,在山麓駅旁看見的南部陣屋遺址,這也是坡道命名為南部坂的原因。 附帶一題,盛岡藩另一個據點則是在北海道室蘭,戒備在有噴火灣之稱的内浦灣東端。從箱館到室蘭的幌別,都是盛岡藩的守備範圍。 雖然盛岡藩的軍役負擔增加,南部利敬在大名的地位也稍稍上升,從10萬石增加到20萬石。另外,南部利敬設立了稽古場的藩校,訂定民事裁判的文化律,規畫城下町的消防組織,清除藩官的腐敗,重建了藩內財政。 南部利敬是盛岡藩在位最久的藩主,享年39歲,扣除年幼不在藩內,畢生都致力在恢復藩內安定地位,讓盛岡藩未來能存續下去。 幕末時期,第14代藩主南部利剛面臨選邊站的困境,藩內對於要加入舊幕府或維新政府出現對立的意見,最終在家老楢山佐渡的主導下,在戊辰戰爭中加入奧羽越列藩同盟,但在秋田戰爭中被打了回來,盛岡藩向維新政府投降,楢山佐渡切腹自盡。 新政府軍進入盛岡城後,命令南部利剛隱居,其長子南部利恭接任第15任藩主,卻也是盛岡藩最後的藩主。盛岡藩領20萬石作為明治政府直轄地沒收,南部利恭遭到轉封白石,減封為13萬石。 明治4年(1871年)廢藩置縣,盛岡藩先是改名為盛岡縣,隔年改為岩手縣。盛岡城在廢城令下作為存城處分,城郭建物歸陸軍省管轄及使用,之後許多建物老朽失修,政府無力維護,全數拆毀,之後由舊當主南部一家買回。 回到盛岡駅,再次拿出JR Pass到櫃臺訂票。看了看到時間,到一關市也天黑了,就直接換了前往仙台的車票。也因為不停靠一之關駅,有了搭到秋田新幹線列車的機會,便請櫃臺票務將座位從隼號(はやぶさ)換到後方的小町號(こまち)。 新幹線月台在車站3樓,2座島式月台,2面4線,1樓是在來線,4座島式月台,4面8線。東北新幹線通車後,與新幹線平行的在來線路段,轉由岩手及青森的第三部門鐵路業者經營。於是,JR東日本的東北本線終點改為盛岡駅,盛岡駅到青森駅之間,以目時駅為界,分成IGR岩手銀河鐵道(IGRいわて銀河鉄道)及青森鐵道(青い森鉄道)。 IGR岩手銀河鐵道的名字相當夢幻,來自宮澤賢治的小說《銀河鐵道之夜(銀河鉄道の夜)》,因為是原本的在來線,月台也在1樓,1座島式月台,1面2線。 14號線上停著的紅色倩影,就是專跑秋田新幹線的E6系列車,小町號(こまち),有美人之意,源自安平時代的美女「小野小町」。 隔壁是沒有連結小町號的山彥號(やまびこ),幾乎站站停,等我們的隼+小町離開後,才會發車。 不一會,我們要搭的隼號駛入,慢慢滑行到月台前端停妥,開啟車頭最前端的連接器,接著上演只有在盛岡駅才能看到畫面。 從秋田來的小町號緊跟在後,緩緩駛入同側月台,在人員的引導下,與隼號對接。接下來兩輛新幹線嘴對嘴,併節運轉,一起開向東京。 E6系電車猩紅色搭配雲白色的車身圖裝,加上交界處的銀灰色線條,更顯紅的豔麗。 普通車廂的座椅以黃褐色為主,內外的對比很很強烈。這時段的乘客也多了,拍照太受注目,趕緊入座,利用將近一小時的車程,小歇一會。 天色在移動中漸暗,盛岡城的花況雖然不如預期,但有石割櫻與白雪皚皚的岩手山,半日的盛岡行程已心滿意足,下一站直達仙台,希望可以看到更佳的花況! 2019.04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2.157.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Japan_Travel/M.1651133889.A.DE0.html

04/30 00:52, 1月前 , 1F
文長,非常詳細,不簡單,好文,不過螃蟹便當處應該是長萬
04/30 00:52, 1F

04/30 00:52, 1月前 , 2F
04/30 00:52, 2F

04/30 13:56, 1月前 , 3F
謝謝提醒!不小心打成萬長部了~
04/30 13:56, 3F
文章代碼(AID): #1YQat1tW (Japan_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