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 良蘭同人 PART 9(完)

看板FTV作者 (亦雲)時間8月前 (), 7月前編輯推噓5(501)
留言6則, 5人參與, 8月前最新討論串1/1
若蘭覺得這幾天就像夢境一樣不真實,只要坐在客廳,就忍不住一直盯著良才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一天,兩人相對坐著吃飯的時候,若蘭夾菜到良才碗裡,而後拿開放在一旁的啤酒。「爸,以後別抽菸喝酒了好不好?」 良才看了眼被拿開的酒,放下碗,拿出口袋裡的菸,放到啤酒旁邊。「好。」 若蘭準備一肚子要勸說的話,沒想到卻用不上。「爸……?」 良才也夾菜到若蘭碗裡,說道:「爸爸知道你關心我,所以我會戒菸戒酒,以後也會多運動,好陪你久一點。」 若蘭拿起碗,埋頭吃飯,不想讓良才看到她眼裡泛出的淚,只是……遞到眼前的面紙讓她知道,就算想遮掩,爸爸卻早已了然於心。 「若蘭,你也答應爸爸一件事,好不好?」 她抬起頭,接過面紙擦掉淚,疑惑地看著良才。 「去看醫生……面對黑若蘭,好嗎?」 「爸!我……」若蘭下意識地想拒絕。 「若蘭,爸爸什麼事都能聽你的,但這件事,聽爸爸的話。」良才語氣溫和,卻斬釘截鐵地不容反駁。「別怕,爸爸會一直陪著你,所以,你不要怕。」 「……你真的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嗎?」若蘭知道不能把這件事放著不管,但她一個人真的承受不住……。 「我會。」 「……好,明天我先去李家整理我的東西,然後去找媽說這件事。」若蘭看著良才,只覺心裡無比安心。 良才頷首,讓若蘭繼續吃飯;心裡暗自思量,正好去李家找李承淵和李志開聽聽他們的解釋,而孫如貞、李志前、王天儀欺負女兒這筆帳,他也會討回來。 隔天一早,李家。 若蘭去房間整理行李,良才冷著臉坐著,對面坐著滿臉羞慚的李承淵,李志開去了廚房泡茶。 「在若蘭收拾行李的這段時間,你們把事情好好說一說。」看著放到眼前熱氣蒸騰的茶,良才冷淡地說道。 「……事情就是這樣,江先生,對不起,是我的錯。」李志開深深鞠躬,他想解決事情,似乎卻讓若蘭的病情更糟糕……他簡單地把事情說了一遍,然後等待良才的指責。 良才看著一臉苦澀的李志開,感覺很複雜,「不要把不是你的錯攬在身上,李志開,你沒那麼偉大,也不需要那麼偉大,別人的錯是他們自己要承擔的,你先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李志開連忙反駁,「我沒那樣想……」 「但你卻這樣做了,你知道伍家明為什麼不反省自己嗎?因為他哥哥就像你這樣“體貼",凡事想著幫忙解決,這行為就像是告訴他凡事有人幫他善後,不需要反省自己。」良才截斷他未完的話,然後把寫著地址的名片遞給他。「若蘭準備開始接受治療,你想要“贖罪”,接到訊息就排除萬難來接送我們!」 李志開接過名片,點頭答應。 李承淵看著兩人談話,這幾天他也和孫如貞、李志前、王天儀三人談過,卻只感到無力挽回……「良才,能不能讓志開搬到你那邊住一段時間?」 良才拿起杯子喝茶,看向李承淵,當年意氣風發、躊躇滿志的人,如今被生活磨得滿是風霜和疲憊,聽出他話中的懇求,良才叫志開上樓去替若蘭搬行李,然後坐到李承淵面前。 「我可以答應你,但是李承淵,你也要像志開一樣,替他們善後嗎?」良才努力不要把話說得很不客氣,但忍不住諷刺。 「他們是我應該承擔的,不是志開……」李承淵拿掉眼鏡,抹了把臉,卻抹不掉那無力又疲憊的沉重情緒。 「也不該是你!李承淵,你要當聖人到什麼時候?」良才不客氣地打斷李承淵想解釋的話,「我就是討厭你們這樣!李承淵,你無法管的,讓法律去管,不要去當那種岌岌可危的後盾,你們做的已經夠多了,還要犧牲自己到什麼時候?」 良才等著李承淵反駁,卻看到他感動地看過來,「你看什麼?」 「良才,你果然還是把我當作兄弟……」 「我沒有!」良才忿忿地站起身,他說這麼多他們都沒聽出重點是不是?「你們活成這樣不累嗎!他們都是成年人,不聽勸,就讓他們自己負責就好了,你們要把別人的人生扛在肩上到什麼時候?」 若蘭拉住李志開,躲在樓梯轉角處聽著二個爸爸的對話。 「良才,我懂你的意思,只是我放不下……」李承淵起身將良才拉回沙發上,又倒了杯茶給他,很有要促膝長談的樣子。 「放不下?」良才拿過杯子一口喝光,「有什麼好放不下的?人生到了盡頭什麼都要放下!你放不下他們,他們何曾擔心過你?李承淵,每個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這樣是在剝奪他們成長的機會。」 「良才……」李承淵看著良才憤怒的樣子,像是看到當年生氣地給了說要去跑船的自己一拳的兄弟。 「你閉嘴!我不是在擔心你,我是怕若蘭會擔心,才跟你說幾句。」 「我知道,我會叫志開暫時搬去你那邊住,我……」李承淵想了想,清靜的地方……「我暫時搬去廟裡住。」 良才錯愕地看向李承淵,還沒說什麼就聽到樓梯傳來腳步聲。 「爸,你為什麼要去廟裡?」志開急急忙忙地跑下來,身後跟著一臉著急的若蘭。 「承淵爸爸,你該不會……」 李承淵站起身,拍撫二個孩子的肩膀。「沒有,爸爸沒有要出家,只是去阿妙那裡住一陣子。」 「妙叔?」若蘭和李志開面面相覷,她沒想到只是收拾行李的時間,良才爸爸就說動了承淵爸爸和志開搬走…… 「嗯,爸爸累了,你們良才爸爸說得對,爸爸不能扛他們的人生一輩子……」李承淵嘆了口氣,這麼多年,費盡唇舌說的話他們始終聽不進去,他是真的累了。「若蘭啊,爸爸聽你良才爸爸說你要開始治療了,若是有什麼需要,你可以打電話給我。」 「不需要,我會陪她。」良才瞪了李承淵一眼,就知道和我搶女兒。 「承淵爸爸,謝謝你。」若蘭輕輕扯了下良才的袖子,讓他別生氣。 「爸,那我為什麼也要搬走?」李志開將若蘭的行李拿了過來,困惑地問道。 「你跟天儀的問題,需要好好冷靜一下,再看接下來要怎麼做。」李承淵沉聲解釋:「而且,爸爸也想讓你跟你良才爸爸好好相處一段時間,爸爸相信這樣你就會知道,你良才爸爸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 李志開點頭,「爸,我聽你的。」 「李志開,把我剛剛給你的名片拿出來。」良才拿過名片,丟給李承淵。「好好保管,不要讓除你之外的人看到。」 李承淵連忙收好名片,他知道這是良才同意讓他去找他們的意思,轉頭吩咐志開趕緊去拿幾件衣服,跟著良才他們離開。 至於他,離開前,總有幾句話要跟家人交代……。 傍晚時分,伍家。 讓李志開開車把他們送到伍家,良才讓他去買自己要用的東西,之後再繞回來接他們,而後和若蘭一起走進伍家。 「阿蘭啊,你說有事情要跟媽媽說,是什麼事情?」楊幸美拉著若蘭的手,語帶關心。 若蘭偏頭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良才,然後一點一點,把黑若蘭是怎麼出現、她怎麼發現的事情說了一遍。 楊幸美把若蘭抱進懷裡,忍著眼淚說道:「阿蘭,聽媽媽說,那不是你的錯,你也不骯髒,你是媽媽寶貝的女兒,是讓媽媽驕傲的女兒……」 「媽,我知道……」若蘭抽了幾張面紙,擦掉楊幸美不停流下的眼淚。「我會好好面對,把完好的賀若蘭帶回來見你。」 楊幸美看著一臉堅定的若蘭,再看向良才,「良才,若蘭就拜託你了。」 「她也是我的女兒。」良才淡淡地說道。 楊幸美點頭,讓若蘭去廚房盛綠豆湯喝完再走,然後再次向良才低聲道謝:「謝謝你,良才。」 「謝我什麼?」 「謝謝你回來,讓若蘭不再有遺憾……」謝謝你回來,讓阿蘭成長了、心也穩了,像是漂泊的人終於有了可以停靠的港灣,那是我沒能給阿蘭的……所以,謝謝你。 良才只是笑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旁白口吻<欸你) 時光飛逝,療程結束。 期間李志開和王天儀離婚;伍家明和李志前賣假藥被判刑,李志前和游素素結婚又離婚,李志前入獄前開車撞傷孫煥然,導致後者失明;孫如貞幡然醒悟,不再對楊幸美針鋒相對;孫如觀和郭玉華離婚,想讓廖秋月回頭和他在一起,但廖秋月嚴詞拒絕,已和蔡來旺同居;李承淵租了楊家老宅,開始種田人生;伍家媚因孫煥然詐死離開心如死灰,再次出國唸書,直到近日回台…… 良才覺得療程結束後,若蘭開始有意無意地避開他。 因為伍妹回國,若蘭說要回去伍家住二天陪陪她,和志開說好去接機,一早已經離開。 他煩惱地抓了抓頭髮,怎麼也想不明白問題出在哪…… 「姊~我回來了!志開,謝謝你來接我。」伍家媚撲向若蘭,後者趕緊抱住她。 「歡迎你回來。」李志開接過行李,俐落地搬上車。 「伍妹,歡迎你回來。」若蘭鬆開手,看著容光煥發的妹妹,原來那個堅強上進的伍家媚,回來了。 回到伍家,除了還在獄中服刑的伍家明,一家人又熱鬧地坐在一起吃飯,飯後分完禮物,伍家媚回到房間,看到若蘭若有所思地坐在床上。 「姊~你不是住在你良才爸爸那邊,怎麼突然回來了?」伍家媚坐到若蘭旁邊,偏頭問道:「你說等我回來有事要跟我商量,是什麼事?」 「伍妹……」若蘭不自在地放下手機,小聲地說:「其實,我有喜歡的人了……」 「你說什麼?」伍家媚嚇到跳了起來,躡手躡腳地關上房門,然後坐回若蘭身邊。「這是好事啊!姊~你怎麼愁容滿面?」 「因為……我喜歡的人,是良才爸爸……」若蘭低下頭,不敢看伍家媚的表情。 沉默半晌,伍家媚突然笑得很燦爛,甚至忍不住笑出聲。 若蘭錯愕地抬起頭,「伍妹?」 「沒有,我只是想到,要是你跟賀良才在一起,他要叫媽還有你承淵爸爸岳父、岳母……哈哈哈哈~」 「伍妹!」若蘭無奈地看著滿床打滾的伍家媚,伸手捏住她的臉頰。「我是認真要跟你商量的!」 「我知道啊哈哈哈,等我笑完再說。」伍家媚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擦掉笑出來的眼淚,伍家媚靠在若蘭肩頭,輕聲地問:「姊~你怎麼會覺得自己喜歡上賀良才了?」 「……我聽到春桃姨和媽商量要給爸相親,才發現的,我不能接受他身邊站著其他人。」若蘭偏頭輕輕靠在伍妹頭上,慢慢說出自己的掙扎與沉淪。「良才爸爸,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聲音很輕,卻很堅定。 「姊~我會支持你的。」伍家媚握住若蘭的手。「你治療的時候我不在、被李家欺負的時候我不在,好多好多你需要我的時候我都不在……現在,我在。」 「伍妹,謝謝你。」若蘭握緊了伍家媚的手。「我知道你是出國療傷,你不在的時候,我也變得堅強了喔!因為我是伍家媚的姊姊。」 「三八!說什麼謝謝……」伍家媚伸手抱住若蘭,「你接下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現在開始,我會陪你一起走,因為我是賀若蘭的妹妹。」 房門突然被打開,兩人嚇了一跳,游素素很有氣勢地走進來,然後擠開伍家媚,「若蘭姊,對不起,我都聽到了……」 「素素……?」若蘭又驚又慌。 「游素素,你偷聽的毛病怎麼還沒改過來!」伍家媚捏住游素素的耳朵,笑罵了一句。 「唉唷放開啦!不偷聽怎麼聽得到秘密!」游素素甩開伍家媚的手,抱住若蘭。「若蘭姊,我挺你。」 「素素……」若蘭眼泛淚光,卻鬆了一口氣,其實,她好怕被反對後的自己會退縮。 「年齡不是問題,勇敢追求愛情有什麼不對!更何況,法律上你們沒有任何關係,就勇敢追吧!」游素素雙手握拳,為若蘭加油打氣。 「是啊!姊,我也挺你。」伍家媚坐到另一邊,把頭靠上若蘭的肩膀。「只是在追求之前,你要先說服媽媽、還有你承淵爸爸,我會陪你。」 若蘭抱著兩個妹妹,感動得說不出話。 「今天我們一起睡吧!」游素素飛快地踢掉鞋,爬上床躺平。「我有好多好多話想要說,你們快點上來!」 若蘭和伍家媚不禁相視莞爾,有些人,真的永遠不會變。 翌日,楊幸美和李承淵面面相覷,不夠相信聽到的話。 「阿蘭啊,你會不會是搞錯了?他是你的良才爸爸啊!」李承淵推了推下滑的眼睛,下意識想找理由推翻若蘭的堅定。 「對啊,阿蘭,這會不會是……你的錯覺?」楊幸美看著這個從小到大幾乎都不用她操心的孩子,在愛情這條路上,反而讓她更擔心。 若蘭握緊坐在身旁伍家媚的手,堅定地搖頭。「媽、爸,我沒有搞錯,我想得很清楚了,我愛他,我想和他餘生相伴、為他生兒育女、要他一輩子都和我一起。」 驚訝大過於憤怒,反而讓他們不知道要怎麼表達……楊幸美推了下李承淵,讓他說話。 「良才知道嗎?」李承淵一口氣喝乾面前的茶,努力找回冷靜。 伍家媚拍拍若蘭的手,沒有直接就生氣反對,事情有很大的斡旋空間。「當然是不知道,姊想先得到你們的同意,至少是不反對,再開始追求賀良才……啊不對,他現在叫江文杰,在法律上和姊沒有任何關係,可以結婚。」 「……阿蘭啊,爸爸不是反對……」李承淵拿出手帕擦掉汗,太過衝擊性的話語迎面砸過來,他真的需要時間好好想想。 「我知道,只要你們不反對就好。」若蘭笑得很開心,只要這樣,她就能全力衝刺。 伍家媚一忍再忍,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邊笑邊向楊幸美說以後賀良才叫她岳母、她要怎麼辦? 楊幸美緊皺的眉頭鬆開,一臉哭笑不得。「你這個孩子!」 李承淵聽到,更加糾結,這樣良才是不是要叫他岳父啊……可是他又是志開的爸爸,志開也叫我爸爸,這輩分……? 若蘭看著眼前和樂融融的景象,想著,要是良才也在,就好了。 過了幾天,良才覺得家裡處處都不對勁,若有所失地坐在客廳,才發現,原來他已經習慣若蘭住在這裡,家裡每個地方,都有她的痕跡。 良才嘆了口氣,若蘭說要在伍家多住幾天,他也不忍心叫她回來。坐了半晌,怎麼都待不住、坐立難安,良才起身,決定去找李承淵。 李承淵看著風塵僕僕、一臉失落的良才,腦裡不受控制得想起前幾天伍妹的話,聽見良才說感覺寂寞,他忍不住旁敲側擊:「良才啊,若蘭總是要結婚的,她不可能……一輩子都住在你那裡。」 才說完,就看見伍家媚在遠方比手畫腳,然後把若蘭、楊幸美、游素素拉到一邊躲好。 「我當然知道。」良才瞪了他一眼,「孩子大了總會有自己的家,我只是希望這段時間可以久一點……你不要提醒我面對現實。」 「若是……阿蘭已經有喜歡的人,也準備要去追求他了,你怎麼想?」李承淵看著遠方的暗示,瞄了瞄一無所覺的良才,決定幫若蘭一把。 「……是若蘭跟你說了什麼嗎?」良才愣了一下,想起若蘭這陣子奇怪的舉動,覺得更失落了……「為什麼她不跟我說?我一定會支持她的啊!」 李承淵坐近,擋住良才的視線,音量刻意放大。「可能是因為,她喜歡的人年齡跟你差不多?」 良才面孔扭曲一瞬,跟他差不多?到底是誰拐走他家小孩!他握緊拳頭,努力讓聲音聽起來不那麼殺氣騰騰。「……只要若蘭喜歡,我會接受。」 「……是真的嗎?就算她喜歡的人是你,你也能接受?」楊幸美泰然自若地走出來,直接逼問重點。 良才看向突然出現、氣勢洶洶的楊幸美,像是看到一座快要爆發的火山,「就算是我也……等一下!」他猛然起身,抓起看左看右就是不看他的李承淵,「你也知道若蘭喜歡我?若蘭喜歡的……是我?」 良才踉蹌了下,楊幸美那句話彷彿這時才進到他腦海裡,他看向等待他答案的二人,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 楊幸美翻了翻白眼,把二個男人按回椅子上,雙手叉腰,「對!你的回答呢?」 良才腦袋一片空白,他先是因為若蘭先跟李承淵說、沒跟他說有點彆扭,緊接著楊幸美一個直球丟過來……他手足無措地坐著,一臉茫然。 李承淵倒了杯茶給楊幸美,讓她冷靜點,然後拍了拍良才的肩。「你別怪若蘭先跟我們說,因為她想先爭取我們的認同,然後……」 「你們……認同?」良才艱難地把目光轉向李承淵和楊幸美,「你們不反對?接受若蘭去追求一個年紀可以當他父親的男人?甚至那個年紀和你們相差無幾的男人還會叫你們……」他噤聲,還不想把那個男人等同自己的等號畫上。 「你剛剛不是說,只要若蘭喜歡,你會接受?」李承淵看著臉色不斷變化的良才,突然感到心理平衡了些。 「還是說,你會拒絕若蘭?」楊幸美把那幾個蠢蠢欲動的女孩瞪回去,示意她們別輕舉妄動。 「……不,我不可能拒絕得了若蘭的要求。」這個問題顯然簡單多了,良才沉聲回答。 沉默籠罩,他們知道良才需要時間想一想,也不逼他。 伍家媚從藏匿的地方冒出頭來,對楊幸美晃晃手中的手機,然後和二個姊妹手牽手悄悄離去。 楊幸美拿出手機,看到才剛傳來的訊息,有點同情地看了良才一眼。 “媽~我們回去開作戰會議,你們別把我未來姊夫嚇跑了啊!” 夜半,良才看著擺滿桌子的照片,內心掙扎不已。 說是父女,他們以親子關係相處的時間其實很短;說是親人,他現在的身分跟她其實沒有任何關係;可以確定的是,對方是這個世界上,他最重要的人。 良才看著這陣子和若蘭一起去過的地方,想起剛開始住在一起時的尷尬,到之後舉杯談笑的自然,生活上這樣親近的人…… 除去那個親緣的稱呼,她和他……原本不會是有交集的人。 他原以為,總有一天他會對上一個拐走女兒的混蛋,卻沒想到那個混蛋居然有可能是自己…… 良才深深嘆息,但要他拒絕若蘭,他說不出、也做不到,那一個柔弱卻堅韌如蘭的女孩,是他放在心上的執念、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的牽掛。 若蘭隱在門後,靜靜看著良才的背影。 良才爸爸……對不起,讓你這麼為難。但聽到你不會拒絕,我心裡有滿溢而出的喜悅。 每一次牽手,都感到安心;每一次靠在你的肩膀,都覺得甜蜜;我不後悔改變我們的關係,是你讓我覺得被愛、是你讓我變得勇敢、是你讓我成為現在的賀若蘭,是你讓我……覺得幸福是真的會降臨。 所以,這一次,我一定會好好把握,我會跨越所有困難,如果相愛是一種奇蹟,那麼你……便是我等待已久的注定。 若蘭看向手機,是伍妹臨時加的小群組,有她、伍妹和素素,一則則訊息是不斷修正的追求計畫。 她看向他,眼裡滿是堅定。 一年後。 良才狼狽地拿掉滿頭的彩帶,看這一屋子的人,每個都滿臉笑意、興奮期待,以及跪在地上、眼神堅毅、不知不覺變得很勇敢的……他的女孩。 他嘆息著,牽起若蘭,把手穩穩地握在自己掌心,聲音顫抖卻篤定地道出:「我願意。」 願意成為你遮風避雨的港灣,願意和你互相照顧,未來攜手共度,願意和你、組成一個家。 ──《完》 ~小番外~ 李志開站在角落,一臉複雜地看著相擁的二人,一個他應該叫爸爸,一個他應該喊姊姊……這輩分亂的,是要他怎麼喊啦! 伍家媚戳了戳李志開,把酒杯塞進他手中,「放心啦!我姊不會讓你喊她媽媽的。」 「……真的嗎?」李志開斜眼睨她,一點都不懂人家的心情。 「真的,你跟著我喊姊夫就可以啦!」伍家媚哈哈笑著,輕碰了下杯子。「乾杯~」 李志開攬住她的腰,無奈地笑了,他要是像她一樣看得這麼開就好了。「乾杯。」 只要他們幸福就好了。 ※ 生日前夕終於趕完了!(涕泗縱橫)我可以無遺憾地奔三了……(淚目 ※ 可能寫得較簡略,但要詳細會很長……我一開始真的只是想寫個短篇,如今結束,很※ 因為時隔太久,請搜尋我的ID就可以找到前幾篇再一口氣看完! ※ 感謝看到此的你!也感謝能寫完的自己~(欸你 -- 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 http://blog.xuite.net/evil5317alen/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8.188.24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FTV/M.1579167620.A.8B5.html
8月前
想念良才
01/16 20:00, 1F
我希望能好好安排劇情的角色(尤其是良才)編劇不給,只好自己來了
8月前
良蘭相愛在一起了(‧E)♡
01/16 21:49, 2F

8月前
希望GiNo跟楚宣可以配對演一檔戲
01/16 21:50, 3F
不是主角,主要的配角群我也可以,只求溫馨甜蜜的劇情
8月前
好看,有安慰到我
01/16 21:54, 4F
謝謝你看完了~
8月前
遠在天國的良才終於在平行世界有個好結局了QQ
01/16 22:26, 5F
終於Q∀Q
8月前
推好有心
01/17 10:36, 6F
謝謝~ ※ 編輯: alenever (114.41.211.215 臺灣), 01/29/2020 22:12:58
文章代碼(AID): #1U82-4Yr (FTV)
短網址: https://pttweb.cc/s/FTV/1U82-4Y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