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歌] 加里克.奧利凡德的憂鬱

看板C_Chat作者 (counter65)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7(707)
留言14則, 7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加里克.奧利凡德的憂鬱 家族經營魔杖的製作與販售,已有三百餘年。 加里克對於家族的這門手藝與生意,保持著無比的榮耀。 不只是因為家族的傳承,也因為加里克是真心喜歡著魔杖。 「魔杖對巫師來說,猶如指引的火炬。 縱使我們能有火焰,卻得要有火把,才能領著火焰,照耀周遭。 當每個人都期盼火焰的時候,我們就是傳播火焰與希望的信使。 我們是,魔杖製造師。」 三百多年下來,並不是每個奧利凡德家族的人都喜歡製作魔杖,也有許多曾經的繼承者,其實也做過許多其他的行業,更有不少非繼承者之人,最終選擇了其他的事業。 但每個人,都不會去否定魔杖的重要性。 而每個人,都會以製作魔杖的手藝為榮。 且不知是血脈還是遺傳,奧利凡德家族的人,再怎麼不懂得製作,卻也都對魔杖抱持著一定的喜愛。 也許是,製作魔杖這件事情,天賦其實沒那麼重要,後天的努力才更影響的緣故。 不,不是說天賦沒意義,但因為魔杖的材質繁雜。 就如同再怎麼樣的魔杖都有匹配的主人那樣,製作魔杖的差異,最後大多是在風格上面,而非功能性。 同時,家族也算是開明,雖然要繼承者熟練魔杖的製作要領,但沒有特別拘束一定要照本宣科的方式。 因為魔杖是有靈魂的。 若是用強迫與痛苦的心情去製作魔杖,那根魔杖就跟失敗品沒有兩樣了。 加里克,以奧利凡德與魔杖為榮。 「喔?這不是阿不思嗎?平日出現還真是難得呢~」 「您好,加里克,百忙之中打擾了。」 今日,稀客造訪。 平時就算有相關事宜,也會事先通知的傳奇人物,阿不思.鄧不利多,今日卻是有些突然的來到了店內。 而更讓加里克在意的,是鄧不利多身旁的人物。 一個,全身黑色裝扮,老態龍鍾的女人。 黑色的洋裝沒有什麼裝飾,僅僅做出一些層次設計,不致於那麼單調。 黑色的手套和裙擺略略有些花邊蕾絲,但也是顯得低調不強調。 臉上更是有張,遮了半個臉的黑色面紗。 彷彿是準備去參加喪禮一般。 不過,頭頂上倒是帶著有些浮誇、不少花邊的大帽子。 減少了壓抑,增添了滑稽。 「…………阿不思,有誰辭世了嗎?」 加里克謹慎又小聲的詢問。 「嚴格來說,並沒有………不過,靈魂就不知道了呢。」 鄧不利多卻沒有正面回答,還是老樣子,神神祕祕的。 加里克雖然納悶,但識相的沒有多問。 也可能只是懶得問。 「所以,今天是來看魔杖的嗎?」 「是的,而且是幫這位女士購買新的魔杖。」 「購買……嗎?」 加里克聽了,又再次泛起好奇。 一般來說,年長的巫師或女巫,都早已有自己的魔杖,來店內通常都是保養或維修,不太常購買新品。 雖說如果損壞的話另幫別論,但是…… 呼!呼!……呼呼……! 那名老女巫,在奮力的揮動著一根魔杖。 像是在揮舞什麼武器一樣。 「哼……你確定她要的是魔杖,不是治療師?」 「齁齁齁……我們已經找過了呢~」 聽到鄧不利多的回應,加里克更為困惑了。 但每次和鄧不利多扯上關係,最好的應對就是不要多問。 所幸今天沒其他要緊事的加里克,也隨即著手進行準備。 * 「原來您是……呃…安娜貝爾.隆巴頓女士……您的魔杖是出自前店主,也就是加柏德.奧利凡德之手,難怪我不認識了……」 加里克簡單調查了一下黑色喪服的老女人,也就是安娜貝爾的資料。 在發現她不僅是前代店主的客人之外,更是知名的隆巴頓世家,便是畢恭畢敬了起來。 雖然,對於名字那邊,那有點像是微妙塗改的痕跡有點納悶(照理說這本魔法筆記本是不會有塗改的痕跡殘留才對),但並沒有很在意。 「不過,您確定要換一支魔杖嗎? 失禮了,身為一個魔杖製造者,我們由衷希望為每根魔杖找到他們喜愛的主人,所以非常不建議您在損壞之外的情況更換魔杖…… 您有什麼非得更換魔杖的理由嗎?」 檢查過安娜貝爾的魔杖之後,加里克有些納悶的皺眉,同時語重心長的訴說著。 身為喜愛魔杖的一族,他能感受到,這跟魔杖有被細心的對待,而且保養狀況也很不錯。 為什麼,會突然想換魔杖呢? 加里克思索著,同時看向安娜貝爾。 卻看到這位老女人,卻是一臉極度的不悅,甚至能明確的感受到一股不爽氣息迎面而來。似乎,還夾雜著不少怨懟? 「………這根魔杖的主人,不是我。」 一會兒,安娜貝爾語氣有些不耐的說道。 聽到這話,加里克兩眼眨了眨,有些錯愕。 這時,鄧不利多靠了過來。 「安娜貝爾女士,就請妳示範一下吧。」 「………」 「也當作是對於這魔杖的道別。」 「……………哼……」 安娜貝爾依然神情不爽,但還是伸手過去,把原本在加里克手上的魔杖搶了過來。 接著,直接對著旁邊,揮動了魔杖。 砰! 整個櫃子的魔杖瞬間爆散出去 雖說是不適反應,但相比一般的不合,這個狀況卻是強烈很多 彷彿這跟魔杖正打從心裡違抗安娜貝爾一樣。 加里克楞楞地看著這一切,然後轉過頭,和一副臭臉的安娜貝爾四目相交。 「………好的,我會幫您尋找新的魔杖。」 加里克果斷的答應,決定不再詢問多餘的問題。 「別麻煩了,我來。」 「…欸?欸等等…!」 但安娜貝爾卻是把魔杖放在櫃檯之後,逕自的翻過櫃檯,走進大量存放魔杖的牆面。 加里克直接傻眼,想阻止安娜貝爾…… 「你們通通給我聽著! 我有要幹掉的白痴和怪物,而且是一堆白痴和怪物! 我不管你們誰跟我有適應性或多少,我也不在乎,但是我要開條件! 夠聽話! 夠硬、夠堅固! 魔法加成夠強! 我會盡情的使用你,用到爛掉、斷掉、碎掉,直到我殺光那群人之前,我都不會停下來!你可能會在我手上一輩子,也可能過幾天就不見了,我也不會惋惜,直接換一支! 你只有一個目的! 成為我的武器,殺掉我眼前的敵人! 宣洩我的怒火!」 ………… ………… …………………………………………喀啦………喀咚! * 就在加里克回神,要把安娜貝爾趕出去的瞬間,突然一個魔杖盒子自己掉落了下來。 加里克非常的珍惜這些魔杖(雖然會用來測試不良反應),但魔杖自己掉下來還是頭一遭。 他納悶的看著那個盒子,然後看向安娜貝爾。 就看到這位黑色老女人,無所畏懼的踏步過去,拿起並打開盒子,拿出了裡面的魔杖。 那是根做工很粗糙,又很有年代感的魔杖。 只簡單的做出了握把和前端的結構,而且似乎沒有好好的打磨過。 整根魔杖似乎是很努力的刨削出來的,能看到不少粗製的削切面,甚至連魔杖都有點歪七扭八的。 顏色方面,和安娜貝爾的服裝一樣,是沒什麼反光的霧面黑色,不仔細看可能還會以為是哪來的木炭。 而就是這麼一根魔杖,在安娜貝爾的手中,卻是有著莫名的適合感。 「喂,老闆!」 「……………蛤?」 喀啷。 不知何時,已經翻回櫃檯另一邊的安納貝爾,將魔杖放在了還在傻眼的加里克面前。 加里克楞楞地看著這跟魔杖,並努力的回憶這跟魔杖到底是什麼做的…… 「把這魔杖弄成刀。」 「………………………………………………………蛤?」 「我說,把這魔杖弄成一把刀。」 「…………………………」 「……喔對,我詳細說一下……我要做成一把,外表是拐杖,但是可以抽出來的刀。」 「……………………………………我可以問一下嗎?」 過了一會兒,加里克才終於開口詢問。 安娜貝爾沒有說話,但是一臉「你是我哪裡沒說清楚嗎?」表情。 加里克已經懶得去追究剛剛安娜貝爾的瘋狂舉動,以及旁邊一臉欠揍笑容的鄧不利多。 他看了看魔杖,然後看向安娜貝爾。 「………妳說妳要用來殺人?」 「嗯。」 「可以問問是誰嗎?」 「佛地魔和他的一票欠幹婊子。」 安娜貝爾的口氣,要有多隨意,就有多不屑。 加里克聽了,不禁睜大了雙眼。 他不是意外這個答案,隆巴頓的慘劇他也有所耳聞,但他有些訝異,安娜貝爾敢直接念出佛地魔的名諱。 確實,念出名字其實並沒有什麼,但通常都謠傳著,如果直接念出佛地魔,就有可能被佛地魔知道位置。 也許,這只是種迷信。 但在魔法界,迷信卻是一種玄學。 加里克訝異之後,便是轉過頭來,看向鄧不利多。 而鄧不利多對著加里克挑了挑眉毛,微微點頭。 「………………原來如此,所以你才帶她過來嗎?『梅林』。」 「齁齁齁齁………我相信你一定會樂意接受這項工作的,『帽匠』。」 兩人相互用著不同平時的稱呼,並對此都沒有疑問。 相較於加里克釋懷卻無奈的嘆息,鄧不利多則是一臉燦爛的老頑童微笑。 搖了搖頭之後,加里克幽幽地拿起黑色魔杖。 「………杖刀,沒錯吧?」 「喔?你知道那種刀?」 「我沒想過我要做那種東西,更別提把魔杖做成刀了。」 「我聽鄧不利多說你能做到。」 「…………」 面對加里克哀怨的眼神,鄧不利多只是一貫的笑容。 加里克,可謂愛魔杖成痴,所以對於安娜貝爾的更換魔杖,甚至改造魔杖,實在是難以釋懷。 但這隻黑色魔杖的毛遂自薦,卻又是讓他不得不尊重。 而這一切,一定都被這隻老狐狸看透了。 「你什麼時候能做好?」 「………可以的話,我希望至少兩個月。」 「……………好吧,給你三個月。」 「那錢…」 「他出,做越好就越多。」 「………我知道了。」 被安娜貝爾瞬間指著,還同時附加條件,讓鄧不利多神情僵硬了一下。 這倒是讓加里克爽快了些。 * 談妥條件之後,安娜貝爾便是直接離去,門外似乎有其他人接應,所以鄧不利多沒有跟著過去。 剩下彼此之後,加里克便是開始吐苦水。 「梅林,你到底帶了什麼東西過來啊?」 加里克一邊說著,一邊整理散落的魔杖和盒子。 「新的成員,而且還很優秀呢~」 鄧不利多微笑,同時揮手,讓魔杖們迅速飄起,回到盒子中,幫忙加里克收拾。 「先不論實力如何,這女士也太我行我素了。」 「放心,她基本上獨自行動,不需要我們跟著。」 「我不是說這個部分………唉…………刀啊………」 加里克有些煩惱的看著黑色魔杖,決定等等去找一下資料,確認這到底是什麼材質,以及怎麼改造。 接著,他斜眼看向鄧不利多。 「………報酬,你是知道的吧?」 「嗯~………老方法可以嗎?」 「當然。」 短暫協議之後,鄧不利多便是從懷中拿出…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不管看幾次都不會膩呢~~~~ 這個構造~~ 這個凸起~~ 這個可愛的圓滾滾~~ 喔喔喔喔喔喔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喔喔喔喔~~~~~………… 今天加里克叔叔會好好疼你的喔~~~ 我們會有三個月的時間喔~~~ 呵呵呵呵…………嘻嘻嘻嘻………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就看到加里克像是瘋狗一般的,迅速奪取鄧不利多手上的接骨木魔杖,接著就像是吸到嗨翻的毒蟲一樣,瘋狂的撫摸、磨蹭接骨木魔杖。 睜大到可怕的雙眼,時不時的閃爍著詭異而危險的光輝。 不停誇讚,笑容不斷,大到像是要張裂的大嘴,正逐漸的溢出口水。 「加里克,注意,不能弄髒喔。」 「當然不會!」 雖說看起來陷入了瘋癲狀態,但加里克倒是真的沒讓接骨木魔杖受到任何髒污。 對於加里克來說,光是能摸到夢寐以求的接骨木就已經是天大的福氣了,說什麼也不能讓接骨木受到任何的玷污或損壞。 這也是鄧不利多願意借給加里克的原因。 即便這個狀態的加里克,連鄧不利多也會退避三舍。 但只要把接骨木借給加里克,任何給加里克的任務,他都不會收取任何費用。 (就請你忍耐一下吧?我也不會讓蓋瑞看到你這副慘狀的。) 抱持著微妙的心情,鄧不利多在內心對著接骨木表示歉意。 「…………話說回來,隆巴頓女士有代號嗎?我得記錄在其他的帳上。」 加里克略略回神,稍微冷靜了些。 「當然,而且我認為非常適合她呢。」 「那是…?」 面對加里克的詢問,鄧不利多則是自信滿滿的微笑。 「異種部隊,甲級戰鬥人員,『報喪女妖』。」 加里克終於找到了黑色魔杖的資料。 而這魔杖的材質讓他非常訝異,而且憂鬱,因為實在有些特殊。 魔杖的木材,其實是一種特殊的槲寄生。 魔杖的杖芯,居然是自己嫌棄的水怪鬃毛。 槲寄生,一種會阻礙魔法的特殊植物。 做成魔杖之後,別說魔法威力了,能不能放魔法都是個問題。 水怪鬃毛更是廉價又劣質的素材,爛到甚至被愛杖成痴的加里克認為是侮辱魔杖的素材。 而這下精采了,兩個堪稱史詩級垃圾的素材,竟是被參雜在了一塊。 這魔杖就是一個垃圾。 不,這根本就只是根樹枝! 讓加里克哭笑不得的是,這跟魔杖製作人完全不知道是誰。 似乎是在奧利凡德創店初期,有人急需用錢,典當給當時的店主的。 價值也就兩個納特。 加里克煩惱了很久,最後還是把狀況告訴了安娜貝爾,並說願意重新挑選一個魔杖給她…… 「不准換!那根魔杖自己選了要跟我的!那在他壞掉之前,他就是我的魔杖! 給我把它變成杖刀!這就是你的工作!」 安娜貝爾直接寄了一風咆哮信過來。 加里克沒辦法,只好去找更多的槲寄生,以及水怪的素材。 而平時幫忙奧利凡德進貨的原物料廠商,還一度以為是誰冒用加里克的名義詐騙。 當知道真的是加里克要求的時候,又開始懷疑加里克是不是被誰喬裝的,最後還一直問加里克要不要去給聖蒙果醫院看看。 就連加里克自己都在想要不要真的過去一趟。 訂製的商品如約完成了。 或許是破罐子破摔,或許是責任心態,又或許單純職人精神,加里克真的是盡全力製作出了這把杖刀。 之所以全力製作,也是因為這跟魔杖的材質,深深提起了加里克的興趣。 一般的槲寄生,是會寄生在其他的植物上,吸收著宿主的生命力,從而存活。 而這個特別的黑色槲寄生,卻是寄生在了意想不到的植物上…… 黑色槲寄生,寄生在一種叫做黑葉西洋接骨木的植物上面。 會呈現黑色,不知道是吸收了黑色葉子的顏色,還是中途有什麼變異。 加里克的廠商,在某個中盤商的倉庫,發現了幾捆這種黑色槲寄生。 不知道是賣不出去,還是被遺忘,保存狀況也不是很好,但終於是挖出了足夠的木材部分。 也許,這些木材就是這個魔杖曾經的製作者留下的也說不定? 當然,那或許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而製造出刀柄和刀鞘的當下,加里克對此打量了許久,甚至一度把借來的接骨木拋諸腦後。 刀身的部分。 加里克一不做二不休,也是運用了自身所學的各種知識。 能製作出刀劍,是因為加里克曾經有想過要製作金屬為材質的新品種魔杖,所以才學習了不少金屬相關的鍛造技術,以及不少煉金技術。 也因為曾拜訪日本陰陽術協會,從而接觸了些許日本刀的鍛造技術。 此外,因為黑色槲寄生,加里克的狂人氣質完全被激發了出來。 加里克直接搞來了一個水怪的屍體,並按照中國某個用人體來鍛造武器的傳說為參考,進行了製作。 而金屬的部份,竟是砸了1000加隆,去黑市收購了一個妖精銀器的短刀。 最終,製造出了顏色有些偏藍的,美麗的銀色刀刃。 隱約,能看到像是水流波動的能量殘影,在刀身上游走著。 當加里克把加裝完成的杖刀,收納在刀鞘之後,終於是冷靜下來。 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有些失神。 畢竟,這把武器不論從哪邊來看,都是空前絕後的作品。 同時,加里克回憶起,當下看到這個魔杖的事情,以及安娜貝爾的那番話語。 ※ 「我會盡情的使用你,用到爛掉、斷掉、碎掉,直到我殺光那群人之前,我都不會停下來! 你可能會在我手上一輩子,也可能過幾天就不見了,我也不會惋惜,直接換一支! 你只有一個目的! 成為我的武器,殺掉我眼前的敵人! 宣洩我的怒火!」 也許,這根魔杖一直懷才不遇。 也許,這根魔杖一直滿腹怨念。 也許,這根魔杖,對於被視為垃圾的遭遇,充斥著無比的怒火。 而安娜貝爾,正是他等待久的伯樂。 寧願,就此毀在安娜貝爾的手上,也不願被當做廢物,腐朽成灰。 「……請原諒我之前的目光短淺,並希望你能滿意現在的自己。」 加里克完成杖刀之後,便是對仗刀,深深的行禮,展現無比的誠意,與遲來的歉意。 * 「你看起來並沒有很不捨呢?」 「…………嗯?」 「之前要你把接骨木送還的時候,你都還會做最後的道別呢。」 「啊………說來話長了呢。」 面對鄧不利多的調侃,加里克含糊其詞。 因為他現在更為在意的並不是接骨木,而是眼前的安娜貝爾。 準確來說,是安娜貝爾準備測試的那把杖刀。 就看到櫃檯,安娜貝爾一直盯著放在盒中的杖刀。 許久,伸手拿起,抽刀查看。 呼呼……! 「………………………………………………非常漂亮。」 安娜貝爾真心的讚美。 加里克如釋重負的微笑。 雖然看到安娜貝爾開始用肉眼跟不上的速度揮刀,讓他有些在意,但並不影響他的好心情。 一會兒,安娜貝爾要求試刀,讓沒有想到這點的加里克有些慌亂。 幸好鄧不利多說可以借用霍格華茲禁忌森林附近的空地,解除了場地的問題。 同時,鄧不利多也自願擔任,安娜貝爾的試刀對象。 * 「……真是驚人啊……」 加里克回憶了一下,或許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驚訝神情的鄧不利多。 但想到剛剛的比試,這種情緒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就連剛剛在旁觀戰的自己,到現在都依然興奮無比。 就在方才,安娜貝爾和鄧不利多進行了新武器的測試。 說是測試,但力道卻很是充足。 鄧不利多直接施展無聲咒,發出大量的元素魔法進行攻擊。 而安娜貝爾卻是用抽出的杖刀,施展出了華麗且神速的斬擊。 杖刀的斬擊,將鄧不利多所有放出的魔法,都漂亮的一分而二。 甚至還有幾發魔法,是被刀鞘的部份直接打散,灰飛煙滅。 槲寄生的抗魔法屬性,很好的繼承在了武器和刀鞘上。 配合安娜貝爾那猶如怪物的身體能力,鄧不利多那壯觀的魔法攻擊,也無法造成任何傷害。 接著,換安娜貝爾進行攻擊。 當鄧不利多施展防禦魔法的時候,安娜貝爾卻是直接再遠處揮刀。 揮刀的同時,注入自身的法力。 水怪與妖精銀器製作的刀身,將魔法化為了斬擊,如同傳說中的劍氣一般,兇猛而迅速的朝目標切去。 鄧不利多一察覺,便是迅速移動位置,而被留下的防禦魔法,就如同紙片一般的,被斬擊硬生生切開。 此時,安娜貝爾卻還沒結束攻擊,再次朝鄧不利多揮刀。 而這次,注入法力的結果,竟是讓刀身大幅的延長、變軟,變成了如同鞭刃這樣的武器,抽了過去。 鄧不利多反應迅速的放出各種魔法,但刀身卻像是有靈性一般,靈活又刁鑽的鑽過空隙,刺向目標。 鄧不利多立刻對自己放出水牢術,外圈則是一小層暴風牆。 卻看到鞭刃先是輕鬆貫穿暴風,直直沒入水球之中……… 可能是因為暴風和水流的干擾,鞭刃失去了些許準頭。 也可能是本來就打算點到為止,鞭刃前端在鄧不利多左前方30公分的位置停下,沒有繼續深入。 就這樣,試刀結束了。 「哎呀~真的是非常厲害的武器呢~當然,隆巴頓女士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呢。」 鄧不利多嬉皮笑臉的誇讚著。 「哼……你的話,就算直接刀插在你臉上,應該也能活吧?」 安娜貝爾則是察覺到鄧不利多還是有放水,感到不是滋味。 「……報喪女妖……嗎?」 加里克看著將杖刀收回刀鞘的安娜貝爾,喃喃自語著。 這一刻,加里克感到無比驕傲,也滿是憂愁。 對於能將魔杖改造成如此神兵利器而感到自豪。 對於安娜貝爾這位新進的優秀戰力而感到安心。 對於這對天作之合的女巫與魔杖,是以怒火與仇恨為原動力,感到難以言語的惆悵。 或許,這就是世間的無常吧? 悲劇造就英雄。 仇恨引發覺悟。 倘若不是這般因果,安娜貝爾永遠不會成為報喪女妖。 倘若不是這段相遇,黑色魔杖最終只會污名之中消逝。 兩把怒火,交織而成的傳說。 點燃了,黑暗之中的希望。 報喪女妖,成了食死人陣營的夢魘。 而將食死人的屍體砍得皮開肉綻的虐殺,更是讓其獲得了食人花的名諱。 但對加里克而言,這些傳說與威名,卻是建立在罪惡與傲慢之上。 他不齒佛地魔和食死人,虐殺隆巴頓一家的行為。 但卻慶幸著安娜貝爾成為了黑色魔杖的持有者。 哪怕在之後見證了安娜貝爾的豐功偉業,加里克將永遠惦記著安娜貝爾的悲劇與黑色魔杖的教訓。 加里克.奧利凡德,將永遠惦記著,這份矛盾所帶來的憂鬱。 「對了,隆巴頓女士,能請妳為他起個名嗎?」 「………你說這刀?」 「是的,如果妳對這刀滿意的話,希望妳能賜予他一個名字,認同他是你的魔杖……你的搭檔。」 「………哼……………………………… 麻煩死了,就叫啾啾丸吧!」 「等等!求妳了!可以取個認真一點的名字嗎!?」 而加里克的憂鬱在遇到奈威.隆巴頓之後加深加重,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80.218.0.24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6196467.A.98E.html

06/26 11:22, 1月前 , 1F
一個狂人已經夠糟了 結果又來了個瘋子 加里克你的胃還撐得
06/26 11:22, 1F

06/26 11:22, 1月前 , 2F
住嗎?
06/26 11:22, 2F
聖檬果最近胃藥供不應求 原因不明

06/26 12:42, 1月前 , 3F
前轉推推
06/26 12:42, 3F

06/26 13:02, 1月前 , 4F
從製杖師的角度切入故事很有趣耶,然後要魔杖自己投誠
06/26 13:02, 4F

06/26 13:02, 1月前 , 5F
的奈威奶奶太帥了啦...
06/26 13:02, 5F

06/26 13:03, 1月前 , 6F
安娜貝爾:「我這有份血汗工作,沒有勞健保,退休金」
06/26 13:03, 6F

06/26 13:04, 1月前 , 7F
還要24hr oncall,有哪個瘋子想接
06/26 13:04, 7F

06/26 13:04, 1月前 , 8F
最後還玩美好世界梗XDD
06/26 13:04, 8F
我認為魔杖是種神奇的存在 他或許只是根樹枝 卻又有接近自我的選擇意識 很是有趣 也因此 很有故事性

06/26 13:05, 1月前 , 9F
瘋子遇到瘋魔杖,會先逼瘋奧利凡德還是黑巫師們呢?XD
06/26 13:05, 9F
一邊是被殺死 一邊是生不如死

06/26 21:24, 1月前 , 10F
推推 欸你是不是跑錯劇場了 這裡不是無雙世界欸XDD
06/26 21:24, 10F

06/26 22:32, 1月前 , 11F
戰神前傳!
06/26 22:32, 11F

06/27 22:01, 1月前 , 12F
“悲劇造就英雄,仇恨引發覺悟,兩把怒火,交織而成的傳
06/27 22:01, 12F

06/27 22:01, 1月前 , 13F
說,點燃了黑暗之中的希望。”
06/27 22:01, 13F

06/27 22:01, 1月前 , 14F
很有力量的故事。
06/27 22:01, 14F
個人認為 渲染力與代入感 源自於人物的體悟與呈現 而遭受迫害的苦痛與憤怒 就猶如烈酒一般 容易激發、創造最純粹的情緒 雖然也很不穩定就是了 ※ 編輯: counter65 (223.140.197.116 臺灣), 06/29/2022 00:55:57
文章代碼(AID): #1YjurpcE (C_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