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歌] 平行暴帚(完)因為我們是—

看板C_Chat作者 (see the star)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7(704)
留言11則, 6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當哈利在賽道上就位時,他深深吸了口氣。 接下來的比賽將會前所未有的激烈,從其他人的眼中,他不只看到了對勝利的渴望,還有決心,這將是一場毫不保留的比賽。 (這就是暴帚的魅力嘛…) 比賽開始,在眾人的喝采加油聲中,二十八道身影拔空而起。 原本以為會像上一場比賽一樣,率先搶到快浮,但是激烈的碰撞讓葛來分多的三位女生在力量上落入下風,『自爆快浮』被蛇、獾兩院拔得頭籌。 為了集中火力,獅院找上了蛇院,鷹院找上了獾院,這似乎是不成文的慣例了。 第一圈是完全屬於追蹤手的賽道,對於其他球員來說是激戰的前奏,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一道俏麗的身影從獾院追蹤手的死角中竄出,空中一個漂亮的迴旋,用掃帚截斷了快浮的傳球路線,改變軌跡的快浮被埋伏在一旁的鷹院追蹤手納入懷中,截擊的那人從頭到尾,身體都沒有接觸到快浮。 「張秋!?」哈利驚訝的說。 規則上只有追蹤手可以觸碰快浮,但如果只有掃帚碰到快浮是不會被視為違規的。 即便如此,能在賽場上用出這種技巧也是非常厲害的一件情,難怪雷文克勞的追蹤手實力毫無爭議地位列第一,因為他們有『3.5位追蹤手』在場上。 「比賽現在才開始。」身為獾院的隊長,西追並不會因為一點小失利而氣餒。 今天一樣擔任『守門手』的他沉穩地指揮著自己的隊伍,赫夫帕夫很快從失利中重整旗鼓,小心的護著重生的快浮前進。 與此同時的另外一邊,獅院的追蹤手實力是高於蛇院的,很快就逮住了蛇院追蹤手的傳球失誤,奪走了快浮的控制權。 不過在持球的莉娜即將通過獅院光環時,球門的印記卻突然變成了獾院。 莉娜回頭瞪了西追一眼,後者回了一個有風度的歉意笑容,但是眼中卻毫無抱歉之意。 葛來分多過去總是傾向發動代表獅院的特效,在速度上建立優勢,因為他們之前一直沒有適合的搜捕手,所以不先在前期拉大領先優勢的話,面對西追與張秋根本毫無勝算。 哈利畢竟才剛加入,他們的核心戰術還無法做出調整。 而雷文克勞也獲得了一個鷹院徽章,在搜捕手與追蹤手這兩個位置佔有優勢的他們,握有非常大的主動權,只要自己穩定發揮,再利用魔法障礙去干擾其他隊伍,幾乎可說是勝券在握。 賽局進入了第二圈,『瘋狂搏格』被釋放出來,賽道上也出現了許多原本沒有的障礙物。 從這圈開始,衛斯理雙胞胎就進入一種蠢蠢欲動的狀態,他們的眼中散發出狂熱,目標正是那些剛出現的魔法障礙。 頑劣的他們最喜歡去觸發那些神秘未知的魔法,也因此往往不分敵我的引起大騷動,這導致其他隊伍的成員都不想離他們太近。 而木透似乎也樂得讓他們成為攪局的不安定因素,在哈利成長上來以前,葛來分多的綜合實力是墊底的,混亂的局面更有利於他們。 史萊哲林在這一圈開始改變了戰術,意識到在追蹤手的戰力上比不過葛來分多與雷文克勞的他們,守門手賴里直接『升變』成追蹤手,四名攻擊箭頭讓他們的實力大大提升了不少。 畢竟,搶不到快浮的話,再怎麼操控球門也是毫無用處的。 見狀,木透不悅地咂了咂嘴,也跟著『升變』成追蹤手,加入快浮爭奪戰了。 突然,一個障礙被觸發了,光與熱突兀的出現,接著,火苗變成了烈焰,惡魔火化身為一條長蛇狀的火焰龍,翻滾著身軀朝四周進行無差別的攻擊。 始作俑者不是別人,正是衛斯理雙胞胎,完全不想用打擊棒消除魔法障礙的他們,可以說看到什麼就觸發什麼。 「那個看起來超危險的東西是什麼啊!」哈利在空中吼道。 「真是刺激呢,居然在一開始就出現惡魔火,小心不要被抓到了,會死的喔。」木透遠遠地叮囑了一句後,就再度投入了白熱化的戰場,似乎對於這樣的事情司空見慣。 「唷呼!!」 「呀嘻—!」 雙胞胎似乎很享受被這種危險的東西追逐的刺激感,莉娜等人也只是扶額搖了搖頭,就繼續專注在爭奪快浮了。 看著其他人見慣大風大浪的反應,反倒是哈利覺得自己小題大作了,也許這在暴帚比賽是很正常的事情…… 「呀啊啊啊!獅院的笨蛋們,給我記住!!」 「你們是蠢蛋嘛!居然挑了麻煩的東西釋放!」 「想死不要拖我們下水啊!!」 ……看來不是呢。 純粹是葛來分多的神經都很大條而已。 「你不想點辦法應對嗎?」見今天的比賽從第二圈開始就陷入了混亂,張秋蹙眉看向西追問道。 繼續讓葛萊芬多搗亂,對她們可不是什麼好事,會導致無法順利透過戰術配合拉開差距的,雖然有搜捕手坐鎮的鷹與獾不會怕這種泥濘戰。 但是,如果拖到最後一刻才能分出勝負,事情總歸會有變數。 「妳怕了嗎?」不料西追只是笑咪咪地反問了回來。 「誰怕了!你想任由他們胡來那就這樣吧!」張秋氣鼓鼓的嘟囊著。 看著張秋重新回到隊伍,西追收斂了一些笑容。 「我就是要等到那一刻啊,哈利,你可別讓我失望…」看著緊跟著隊伍的哈利,西追不曉得在盤算著什麼。 接下來的比賽,讓哈利大開了眼界。 各種他想不到的戰術、沒見過的狀況都陸陸續續在他眼前發生,他終於見到『死亡競速』野蠻的一面。 史萊哲林的打擊手不爽幫衛斯理雙胞胎善後,於是,他們也跟著瘋狂觸發魔法障礙,套句他們的說法:要死就一起死。 見場面即將失控,張秋指示了雷文克勞的守門手『升變』成打擊手,鷹院與獾院,一共五名打擊手努力消除著賽道上的障礙。 但是破壞的速度仍比不上創造的速度,局面依然向著不可預知的混亂傾斜,張秋斜睨了西追一眼,似乎他並沒有打算跟著加入「掃除」的行列。 看來,他是打算保留實力,直到最後了。 此時只剩下一個守門手,也就是說西追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所有球門的位置,雖然另外三院持有快浮攻門的次數較多,但是西追讓他們觸發的多半是史萊哲林的特效【魔法護罩】,這也導致了四對之間的距離始終難以拉開。 隨著比賽進行,賽道上殘留的干擾也越來越多,繼最開始的惡魔火之後… 金色迷霧光圈,會讓通過的人短時間內上下方向感顛倒的魔法。(難得看到綴歌發出那種可愛的尖叫。) 爆炸禮物盒,閃爍著七彩絢光的盒狀障礙物,會在被觸發後的五秒引發爆炸。(弗雷觸發後,獾院的阿尼在一臉疑惑中被炸了個灰頭土臉,差點摔下掃帚。) 詭雷,外型詭異的黑色喇叭狀物體,會不斷放出震耳欲聾,而且有實質殺傷力的聲波。(雷文克勞的一名追蹤手身上滿是音刃留下的傷痕,而且耳膜受損,完全聽不到隊友的聲音。) 瞬間黑暗粉,讓其中一段賽道短暫陷入完全的黑暗。(哈利差點在黑暗中被朝他飛來的『瘋狂搏格』擊中。) 惡作劇糖片,碰到的人會隨機陷入一個異常狀態,包括流鼻血、暈眩、嘔吐、高燒。(西亞不幸被蛇院打擊手送來的惡作劇糖片擊中,鼻血流個不停,看起來很嚇人。) 吹舌泡泡,會讓人的舌頭短時間脹大到影響說話與行動的程度。(蛇院的追蹤手憤怒地朝陷害他的喬治,發出各種完全聽不清楚的連串咒罵。) 假掃帚,會讓掃帚隨機變成其他形狀的東西。(哈利看到弗雷觸發後,騎著一隻黃色橡皮鴨飛行,那畫面看起來很詭異。) 快浮戰方面,雷文克勞與史萊哲林不斷觸發【魔法護罩】,他們的隊員因此受到的傷害最少。 葛來分多觸發了幾次【魔法護罩】後,不知為何,在西追的操控下,觸發了一次【輔助強化】,甚至還通過了兩次獅院光環與一次鷹院光環。 赫夫帕夫因為追蹤手的表現輸給了另外三院,只觸發了一次【輔助強化】,接著為了不讓其他隊伍拿到想要的徽章,通過院徽轉移而獲得了一次鷹院與獾院光環。 比賽來到了最後一圈,西追的眼神突然一變,他向赫夫帕夫的隊員下達了指示,藏了整場比賽的獾院,終於要圖窮匕見了。 獾院的打擊手不再以消除為主要目的,而是與他們的追蹤手配合,截擊快浮,因為賽道上滿是殘留的魔法障礙,這讓截殺變的非常容易。 但是,不知為何,赫夫帕夫的截殺目標都是瞄準葛來分多,似乎是打定主意,不讓葛來分多有再次獲得徽章的機會。 不惜以傷換傷的氣勢成功搶到了一次快浮控制權,但是也伴隨著一位追蹤手的退場。 他英勇地觸發了『金絲雀餅乾詛咒』,整個人變成了一隻金絲雀,沒有掃帚的飛行更加靈活,但是恢復後卻會直接墜落出局。 他捨身阻擋傳球路線,被狠狠擊中後,恢復成人型,從半空中摔了下去。 「交給你們了~~~~~~~」 他的身軀在墜落,聲音卻不斷上升。 乘著這股氣勢,剩下的兩位追蹤手一舉攻破了鷹院光環,這讓赫夫帕夫在【輔助強化】的基礎上,累積了兩枚鷹院徽章。 「等等…他們打算發動【領域干擾】?」 「賽道上已經一堆障礙了,如果再發動那個…」 「不能讓他們得逞!」 發現赫夫帕夫意圖的其他人更加謹慎,千萬不能小看獾院的決心,一旦他們決定做某件事,齊心協力的他們能發揮的能量遠比想像的巨大。 話雖如此,另外三院依然低估了赫夫帕夫的決心。 「該死!」 看著從兩個角度飛速朝自己飛來的『屎炸彈』,莉娜不得已只好鬆手,避免持有快浮過久。 後面的西亞可以在屎炸彈miss之後,接手快浮的操控權。 『刺客』的潛行是葛來分多擅長的配合,卻沒想到… 「天哪…」 「噁…」 一道黃色的身影從中竄出,搶走了快浮,但是他的身體也被屎炸彈給擊中了。 赫夫帕夫的人為了終極目的,連自己都可以犧牲,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犧牲了自己的尊嚴去換來一次勝利,值得嘛…」 「不,某種程度上,他是一個勇士。」 在眾人半嫌棄、半敬佩的目光中,那個目光決絕的獾院追蹤手帶著一臉便祕似的表情,帶著快浮準備通過獅院的光環。 在他即將通過的剎那,獅院院徽被西追轉移,獾院追蹤手通過了鷹院光環。 瞬間,【領域干擾】被發動了。 賽道上出現了大量的障礙物,神秘的七彩箱子、金色的無形霧氣、飄浮的虛幻泡泡,甚至連不知名的飛行魔獸都被召喚出來了,這些障礙在空中組成了密密麻麻的防線。 除了赫夫帕夫的成員,其他人都為了閃避這些突然其來的干擾而被迫降低速度。 「哼……哈哈哈哈哈!!」赫夫帕夫露出了獠牙。 西風不嘯則已,一嘯驚人。 西追的算盤從一開始就是打算讓這場比賽陷入持久戰,獅、蛇、鷹的守門手過早升變,讓他獲得了很大的操作空間。 最終,成功在這個時候用障礙物拖住了所有的隊伍,不只如此... 隨著一陣光輝閃爍,原本身為守門手的西追『升變』成了搜捕手,他的手向前一伸,頓時,哈利、綴歌、張秋心中大感不妙。 「呼嘯的西風,喚醒荒杳的野獾,無波的水鏡,映照熾熱的烈火,以四徽之名,成就永世 不朽的傳奇!」 伴隨著蹄聲與翼聲,巨大的蝠翼彷彿要遮蔽天空,瘦骨嶙峋的身軀宛如鬼魅,看起來驚悚的臉部令人望而生畏,銀色的騎士墮鬼馬從虛空中竄出。 與西追結合的護法幻化成虛幻的光影,展開的雙翼與挺直的身軀,從下往上看,好像白色的十字架在天空滑翔,有些怪誕卻又聖潔無比。 其他人看到赫夫帕夫的戰術成功,不禁感到氣餒,勝利的天秤已經向赫夫帕夫傾斜,似乎要看著今年的冠軍被他們拿走了。 不過,有『四個人』在這種絕境下仍沒有放棄希望。 看著西追一騎絕塵的背影,綴歌有些惱怒,她瞥向了一旁,張秋也帶著不服輸的眼神望向了她,無須言語,兩位少女就明白了彼此的默契。 魔法的阻礙可以用身上的【魔法護罩】硬扛,但是輸在起跑點的速度,只有兩個辦法可以彌補,雖然不想跟強敵合作,但是她們更不想就此認輸。 她們雙手往前,召喚出了各自的護法。 「孤高的優雅,無需贅言的強大!天地鳴動的龍吟,響徹天際吧,真血天龍!」 「百花落盡的殘秋,雨後無聲的冷月,於群星燦爛之處,展開雙翼吧,天鵝座的流星!」 天鵝與飛龍再度於夜空中飛舞,兩雙翅膀振翅的瞬間爆出無數光華,綴歌與張秋的雙眼縈繞著淡淡的銀光,她們的眼中只有一個共同目標,代表終點的光輝。 當兩個靈魂因為同樣的信念而共鳴,同步的靈魂將喚來新的奇蹟! 「「隱藏的情感化為驕傲的姿態,暴烈的旋風將開啟全新的道路,於雷霆中誕生吧!暴風 的雷鳥!」」 兩道光芒合二為一,融合成一隻雷鳥的虛影,綴歌與張秋全身銀光大作,速度陡然飆升,在魔法護罩的保護下撞破重重阻礙,以萬鈞的氣勢拉近與西追的距離。 在三人的後方,隔著無數魔法阻隔,哈利仍然在苦苦追趕。 低頭閃過了朝自己衝來的搏格,哈利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另外三個搜捕手與自己的距離越拉越遠。 再這樣下去,葛萊芬多就要輸掉了。 也許,到了這個地步反而可以沒有任何顧慮,有任何的手段都可以盡情使出來,因為失敗了也不會改變任何結果。 哈利打算嘗試召喚護法,然後試著施展綴歌說的加速技巧,不管面前的魔法障礙充滿了多少危險、不管最後的加速有沒有成功,他都不打算剎車,抱著必死的決心一頭撞向眼前的干擾領域。 在哈利下定決心之際,木透的聲音遠遠傳來。 「哈利,只管往前衝吧!相信我們!」木透狂吼道。 只見化為追蹤手的木透手持自暴快浮衝向前方的阻礙,已經散發出不祥紅光的快浮預示著等等即將迎來一場爆炸。 他充滿決心的雙眼與懷中的炸彈讓其他人紛紛閃避,他們明白木透不是開玩笑的,此時的他奔馳起來的樣子儼然像是一座『衝鋒要塞』。 木透筆直地朝著位於前方的獅院院徽前進,靠著氣勢突破了好幾個魔法障礙,身上留下不少傷口的他最終成功發動獅院的二次特效,【極限加速】。 『轟!』 自暴快浮爆炸的餘威,在重重的魔法障礙中炸出了一條血路,木透捨身替哈利開闢了一條通往終點的道路。 「去吧!哈利!」在他因為爆炸而失去意識前的最後話語,將所有的一切全都賭在哈利身上了。 哈利的速度猛然暴衝,透過【極限加速】獲得的短暫狂飆,速度幾乎不輸給綴歌與張秋,但是這樣還不足以追上前面三人。 看著木透為自己開闢的道路,一股熾熱的情感瞬間在心中洶湧。 (哈利,我要教你的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咒語...) 腦中閃過了路平教授的教誨。 (這對未成年巫師來說實在太難,你失敗我也不會感到訝異...) 哈利伸出了自己的手,像是要抓住未來一樣,風在耳際呼嘯,任由心頭的那股情緒在血液裡流淌,周遭瞬間變得寂靜,寂靜到他彷彿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他看不見自己的模樣,但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他身上的異變。 銀色的光輝開始在他身上浮現,翠綠的雙眼有著微弱的光芒縈繞。 一段咒文自玄虛而生,彷彿天生就存在於心中,只是缺少了一個出現的契機,現在就是那個契機! 寄託了全部的情感,哈利高聲吼出了從靈魂深處湧出的力量。 「自勇氣中誕生的光輝,劃破原初恐懼的封鎖,以鹿角之名,帶來閃耀的勝利道路吧!」 一頭光芒無比耀眼的銀色雄鹿從虛空中奔馳而出,輕盈的步履間灑落點點銀色星屑,宛如流星的尾巴在賽道上拉出一條美麗的軌跡。 強烈的光輝照耀著賽場上的一切,為哈利指引出眼前的直線坦途。 (聽好了,葛來分多的,要讓暴帚的速度突破極限...) 金髮少女的聲音在腦海中迴盪,那是只有極少數人才敢於嘗試的境界。 (你要想像那種強烈的情緒化為實質的觸感,徹底融入你的靈魂...) 那個金髮少女在前方奔馳的身影在哈利眼中閃爍,自己可不能讓她失望,就在今天,追上那個背影,然後化為光芒,超越一切。 「來自金色巨龍的咆哮,傲然響徹世界之巔,合二為一的靈魂,帶來全新的力量,振翅飛 翔!」 雄獅徽章引動的極限速度,在那之上,銀光彷彿化為了翅膀,超越極限的極限,哈利進入了幾乎沒人能成功駕馭的速度領域中。 雄鹿護法沒入哈利的身體,一股強烈的悸動以哈利為圓心擴散而出,強烈地讓所有人都忍不住仰頭觀望。 【同步加速!!】 映入所有人眼簾的只有那一抹燦爛的銀色絲線,彷彿打破了時空間法則,哈利的身影化身銀色利箭,【極限加速】再加上搜捕手的【護法同步】,這就是搜捕手最危險的技巧,同步加速。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著半空中的三道光芒越來越接近,最後,在終點前連成了一條線。 幾乎同時穿越終點線的四道身影,在盡頭處引爆一片絢爛的光幕,隱約間似有龍吟,陣陣迴盪,抬頭仰望,夜空出現了四道流星的軌跡,明亮而清晰。 靜默了片刻後,代表雄獅勝利的聲音響起。 這場『死亡競速』最後竟是以最年輕的哈利後來居上而告終。 太過戲劇化的結果讓下方的人群陷入了呆滯,沉默漸漸出現低聲的鼓譟,鼓譟漸漸變成了此起彼落的歡呼,其中,以葛來分多的聲音最為熱烈,他們等這場勝利等待了太久。 眾人為這場比賽的成員們獻上了掌聲與歡呼,這場比賽實在太過精彩,百年難得一見,即便是落敗,也是雖敗猶榮。 哈利他們四人喘著氣,對望著彼此,在最後的那瞬間,明明都凝視著終點,但他們卻彷彿能看見彼此的臉龐,那是一種非常奇妙的體驗。 就彷彿,他們在光的領域中,理解了彼此的一切一樣。 這種奇怪的感受揮之不去,更奇怪的是,他們此刻眼中的銀色光芒都沒有退去。 ============================ 『眠龍勿擾』 在城堡的深處,鄧不利多看著身後的校徽,喃喃自語著。 此刻,霍格華茲的校徽正在不斷振動著,代表著四院的圖騰散發出璀璨的亮光,在鄧不利多藍色的眼睛中看到的卻是另一個景象。 彷彿一條沉睡之龍,掙脫了時間的束縛,仰天發出了陣陣龍吟,沉睡已久的霍格華茲甦醒了。 當四所學院在空中劃過相同的軌跡,當眾人專心一致地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某種古老的魔法被觸發而導致遠古存在至今的誓約復甦,開始與遙遠的存在互相共鳴。 ========================= 在大海的那一端,某座魔法學校中,學生們驚呼著從寢室中跑了出來,驚詫地看著校徽的異常。 兩根交叉的金色魔杖,不斷有金色的星火冒出,化為橙色的火蝶在整個大廳不停地飛舞,然後消散。 ========================= 在更遙遠的冰天雪地中,雙頭鷲的雙眼散發出陣陣紅光,隱隱間,似有某種奇異的鳥鳴在迴盪。 「居然會在這種時候…不過……」 一名留著山羊鬍的消瘦巫師凝視著校徽的異常,他的眼中有著忌憚,卻也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貪婪。 ========================= 三所學校相隔萬里,卻在同一時間發生了驚變,在一個有著層層魔法封印的不知名區域中,一個聖杯呼應了三校自古以來的契約,不滅的火焰從杯中燃起。 被封印了百年的比賽,再次被揭開了序幕。 暴帚屆的嘉年華,三校暴帚族齊聚一堂的盛會,『三巫暴帚大賽』。 此時,原本還在慶祝的霍格華茲暴帚族們紛紛不約而同地看向了火盃的方向,冥冥之中,他們知道有什麼要開始了。 但只有知道那段歷史的人,才知道剛剛的比賽究竟引發了什麼異變。 西追的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剛剛的感應讓他知道他的佈局成功了,更廣大的舞台已經揭開了序幕。 那個只存在於傳說的暴帚盛宴,只有征服了死神的考驗才能踏入的至高領域。 他終於能親眼見識了。 但是比起佈局成功的喜悅,剛剛與另外三人並肩飛翔的感動讓他忘卻了一切,他咧開嘴笑了。 雖然輸掉了,但是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這種敗北的清爽感,全都是因為剛剛毫無保留的奔馳,帶給了他從未有過的享受。 「恭喜了,哈利。」西追笑著說。 「能與你們一起奔馳,真的很棒。」腎上腺素未消的哈利,一面回味著剛剛超越極限的感受,一面開心的回覆。 「下次,再來分個勝負吧。」綴歌翹著嘴,卻沒有太多的不悅。 她不禁想到了媽媽曾過的話: (有一同飛馳的夥伴,妳才有可能抵達更高的境界,當妳曾去過那個境界,勝負不過只是浮雲,重點是妳所留下的軌跡。) 這種感覺……不壞。 張秋沒有說什麼,只是瞇起眼睛笑了,在光芒之中共舞的靈魂讓他們從未如此深刻的感受彼此的存在。 那是超越了勝負的情感,是所有道路的意義。 是潛藏在每個暴帚族心中的渴望—如同光一樣,自由的飛翔。 他們在終點線賽袍迎風飄揚的燦笑,也讓賽場下的兩位少女心動不已。 (秋…速度的領域…看起來真的好棒…) (真希望我也能在那裡一起翱翔...) 那一天,光的身影在少女們的心中埋下了一個願望。 - 暴帚族是一群神秘的團體,在歷史上留下無數若隱若現的身影,卻又沒有太多直接留存的 事蹟,傳說他們是一群追逐『光』的魁地奇狂熱者,每當他們齊聚一堂,那天的夜晚就會 下起流星雨。 暴帚族會舉行一種非常危險的極速比賽,稱為死亡競速,也代表著死神的考驗,在最高殿 堂的比賽中獲勝的人,會獲得『超越死亡』的稱號,成為死亡的主宰。 這位死亡主宰也被稱為『死亡總長』,他會帶領暴帚族狂飆於夜空,彷彿百鬼夜行,奔馳 於光的領域。 那就是從在於傳說之中的流星雨。 時至今日,已經有千年沒有人能成為真正的『死亡總長』了,但是暴帚族們依然樂此不疲 的舉行『死亡競速』。 「在死亡競速的比賽中獲勝會有什麼特別的獎勵嗎?」 如果你問暴帚族們這個問題,你會得到幾乎相同的答案。 「你在說什麼啊......馳騁的快感就是最大的獎勵啊!」 「「「「因為我們是暴帚族啊!!」」」」 《平行暴帚》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3.152.21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5568113.A.4C1.html

06/19 00:16, 1月前 , 1F
Fairy Tail (?
06/19 00:16, 1F

06/19 00:18, 1月前 , 2F
根本騎乘決鬥XDDD
06/19 00:18, 2F

06/19 00:25, 1月前 , 3F
推推 這麼精彩的對決居然完結了嗎!?
06/19 00:25, 3F

06/19 00:26, 1月前 , 4F
明明又中二又帥的阿XD
06/19 00:26, 4F

06/19 00:59, 1月前 , 5F
木透自爆開路有夠熱血 果然大哥角色就是要負責領便當
06/19 00:59, 5F

06/19 01:03, 1月前 , 6F
有夠中二 超棒 謝謝yo大
06/19 01:03, 6F

06/19 10:12, 1月前 , 7F
台詞超中二XD 西追的護法原來是騎士墜鬼馬,好帥XD
06/19 10:12, 7F

06/19 10:14, 1月前 , 8F
居然完結了嗎QQ 三巫暴帚聽起來就超歡樂
06/19 10:14, 8F

06/19 10:27, 1月前 , 9F
片段的想法連不成一個故事,加上有其他想投入時間創作的
06/19 10:27, 9F

06/19 10:27, 1月前 , 10F
故事,就選擇在這個篇章劃下句點了
06/19 10:27, 10F

06/19 20:35, 1月前 , 11F
有夠中二XDDD 三巫暴帚需要支援嗎?
06/19 20:35, 11F
文章代碼(AID): #1YhVRnJ1 (C_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