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歌] 平行暴帚(三)那一瞬的光輝

看板C_Chat作者 (see the star)時間2月前 (), 編輯推噓5(501)
留言6則, 5人參與, 2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比賽……開始!!」 哨聲響起的剎那,二十八道身影同時升空,與此同時,兩顆自爆快浮也同步飄浮到賽道的起點,追蹤手們嘗試在通過起點的瞬間,奪取快浮的控制權。 一陣激烈的混戰之後,由追蹤手實力最為強大的雷文克勞與葛萊芬多分別搶到了快浮的控制權,赫夫帕夫與史萊哲林的追蹤手驅策著掃帚往他們逼近,試圖在他們傳球的路徑上,截走快浮。 但是,鷹、獅兩院的追蹤手展現了絕佳的默契,追蹤手精湛的技術看的哈利目眩神馳,他從沒在魁地奇比賽中看過如此高水準的比賽。 葛來分多搶到快浮的是『暴風雨』莉娜,這一刻,哈利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她會叫做『暴風雨』。 只見她用無比狂暴的飛行方式,在螺旋翻滾之間,強勢穿越其他追蹤手的包圍,偏差上一點點都可能直接撞到其他人,她的表現再再說明了她對於飛行的控制有多精準。 然而,隨著她持球的時間越來越長,手中的快浮開始發出不祥的紅光。 同一人不能持有快浮超過五秒的規則,限制了這種單人帶球衝鋒的戰術,她必須把球傳給她的隊友,而這就是破綻最大的時候。 面對虎視眈眈的其他追蹤手,莉娜朝著凱娣的方向一丟,其他追蹤手試圖預判她的路徑,紛紛伸手抄截,但是,快浮卻沒有如他們預期的一樣傳出。 莉娜做了一個傳球的假動作,卻將快浮往後一拋,滯留在原地的快浮被從後方突然冒出的『刺客』西亞掌握在手中。 她就像是個影武者,往往會出現在意料不到的地方,給予對手致命一擊。 西亞加速朝著凱娣飛去,兩人在空中藉著身體的掩護進行了一次手遞手傳球,接著往兩個方向拉開,因為發生的太快而沒有辦法判斷誰持有快浮,其他追蹤手只好兵分兩路攔堵。 在兩人拉開距離到賽道邊緣時,凱娣展現了『狙擊手』的實力,拉弓、轉體、甩臂,她在掃帚上憑著出色的協調性與力量,傳出了一記非常精采的長傳。 而快浮的落點處,前一秒還空無一人,下一秒,莉娜的身影出現在球的落點處,接到快浮之後,再度帶著球向前飛馳。 這就是葛來分多的追蹤手。 當莉娜穿越代表葛來分多的院徽時,她手中的快浮與院徽光環同時消失,葛來分多累積雄獅徽章一枚,新的快浮隨機生成在手中無球的追蹤手手中,下一輪的快浮爭奪戰,再度展開。 在這個過程中,哈利只是跟在木透身旁低調飛行,甚至他們就這樣穩穩地處在所有隊伍的中間,既不出采,也沒有任何過失。 這當然是木透的安排。 他希望對『死亡競速』一無所知的哈利能先在前面幾圈熟悉比賽節奏,把實力發揮在最後的一兩圈。 這是一場對新人的試煉,院徽只有三種的情況下,守門手沒辦法發揮原本的能力—改變院徽光環的位置—但也正因為如此,木透可以藉著這個機會為哈利解說。 「第一圈通常是由追蹤手的亂鬥開始,從第二圈開始,賽道上會隨機出現魔法障礙,『瘋狂搏格』也會被釋放,這時就輪到打擊手發揮了。」木透說著。 木透胸有成竹的樣子讓哈利感到踏實,哈利點了點頭,重新將注意力聚焦在眼前的比賽中。 比賽進入第二圈,正如木透所說的,賽道上開始出現零星的魔法障礙,同時,兩顆『瘋狂搏格』也開始繞著賽道飛行,從這一刻起,比賽才算是正式開始。 原本空曠乾淨的賽道上出現了好幾個飄浮在空中的泡泡,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泡泡沒有人敢去觸發,因為誰也不知道裡面埋藏著什麼樣的陷阱,除了…… 「「唷呼!!」」 弗雷喬治看到障礙出現,臉上瞬間冒出了狂熱的神情,他們興奮地高呼了一聲,雙雙舉起打擊棒,衝向了這些泡泡。 他們的目的不是要消除這些魔法,而是要把這些魔法揮向其他隊伍,而他們的目標自然是始終對他們糾纏不休的史萊哲林。 「該死!」 「葛來分多的,給我記住!」 一時間,史萊哲林的追蹤手被迫打亂陣行,狼狽地在空中閃躲這些飛衝過來的泡泡,蛇院的打擊手自然不甘示弱,用手中的打擊棒回擊。 這些魔法泡泡沒有被消除,而是在兩隊打擊手的控制下互相對撞,在空中碎裂的泡泡觸發了隱藏在裡面的魔法,無數更加細小的泡泡朝著四面八方飛射,所有人都不免沾染到了一些。 他們很快就發現問題,他們的速度變得更快,但是也更加不穩定,除了手持打擊棒與持有快浮的追蹤手以外。 這個魔法是讓選手與掃帚的重量大幅減少,動力不變的情況下,他們獲得了更加可怕的高速,但也伴隨著不穩定的風險。 影響最大的是追蹤手,因為手中的快浮而變慢,自然變成了圍剿的對象。 原本可以帶球衝刺,被迫必須透過不斷傳球才得以推進,此舉自然也增加了球被攔截的風險,於是在魔法持續的這段時間,快浮的持有權不斷在四院之間變換。 而他們也很快遇上了正面迎來的『瘋狂搏格』,就在這時,木透悄悄拉開了與哈利的距離。 「喔,對了,忘了跟你說,雖然搏格基本上是隨機攻擊,但是在攻擊範圍內,它們其實會傾向優先攻擊搜捕手。」木透的話讓哈利錯愕的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畢竟是『試煉』,我不會幫你,你要靠自己克服,無數優秀的搜捕手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加油吧,哈利。」木透說完,便留下哈利一人獨自面對。 雖然不是沒面對過搏格,但是這種被鎖定而且必須正面閃躲的局面,意外地讓人恐懼。 不論自己怎麼變換高度,『瘋狂搏格』都會調整方向,照目前的軌跡,必須在最後一刻變向才有可能擺脫掉搏格。 隨著呼嘯的黑色鐵球越來越接近,哈利的心臟越跳越大力,他感覺世界似乎慢了下來,搏格在他眼中變得無比清晰。 他假意拔升,但是在最後一刻下壓俯衝,錯身而過之際,哈利感覺自己的頭髮被搏格的風吹亂。 第一次的遭遇算是有驚無險地度過… 正當哈利這麼想著,下一秒,他的瞳孔瞬間縮成了針尖。 第二顆搏格迎面而來。 在他腦中一片空白之際,身體已經下意識做出了動作,模仿著莉娜的螺旋飛行方式,以毫釐之差閃掉了這個搏格。 彷彿聲音又回到了哈利耳中,他驚魂未定地大口喘著氣,冷汗濕透了他的後背,哈利從來沒有覺得心跳這麼大力過。 但是那種刺激感伴隨而來的激昂讓他忍不住在空中長嘯。 葛來分多的學生們為他們的新星精采的表現獻上熱烈的喝采,驚險的一幕甚至讓其他學院的學生也忍不住叫好。 「幹得好,哈利,我就知道你做得到。」飛過來的木透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他剛剛其實也非常緊張。 他原本以為只有四分之一的機會,哈利應該不會這麼倒楣,但沒想到哈利卻是第一個被鎖定的搜捕手,更是沒有想到他的天賦如此驚人,在那種情況下,硬是憑著自己的能力戰勝了許多新人搜捕手容易因大意而落馬的搏格陷阱。 不遠處,另一個男生不甘地握緊了手中的掃帚。 哈利剛剛的表現實在太過精彩,他自認如果是他,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全身而退。 「你還有自信能與他一較高下嗎,阿尼?」他身旁的男生語氣輕鬆地問道。 「我…」阿尼感到非常苦澀,一直暗暗認定哈利是一生勁敵的他,卻在這一刻看到了鴻溝般的差距,也許這就是『才能』讓人絕望的地方吧。 沉默了半晌,阿尼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甚至都咬出了血,但是他就是沒辦法說出認輸的字眼。 在賽前,西追宣布他會擔任本場比賽的守門手,讓阿尼擔任搜捕手時,所有的赫夫帕夫隊員都很震驚,但是最震驚的莫過於阿尼本人。 西追並沒有多做解釋,只表示這是他為了某個目的的嘗試。 西追總是會在腦中盤算著很多事情,他有時甚至不會把目光侷限在眼前,但是通常也不會對他的決定做太多說明。 不過最後的結果往往說明他的眼光的確有獨到之處,赫夫帕夫的眾人對他的信服,不是用語言,而是用無數的實績證明得來的。 但是阿尼的心中依然覺得很有壓力,雖然明白這只是『新人試煉』,但如果因為自己擔任搜捕手而讓赫夫帕夫輸掉,即使通過試煉,心裡也會覺得不痛快。 似乎是看穿了阿尼的內心,西追微微一笑。 「阿尼,不用妄自菲薄,你有你做得到的事,記住,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沒有從失敗中獲得任何教訓。」西追沉聲說道。 阿尼渾身一震,懊惱的情緒被壓了下去,雙眼重新恢復鬥志的他點了點頭。 見狀,西追滿意的笑著,他目光投向前方的哈利,看著大放異彩的雄獅新星,他心中喃喃叨念著。 (趕快成長上來吧,哈利,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誰也不知道西追的微笑之下隱藏了多少,但是只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 他並不是一個陰險狡詐的人,他的爽朗並不是一種偽裝,或許他只是有著太過遠大的目標,所以不能隨時讓自己沉浸在當下吧。 - 短短五圈的比賽,感覺很漫長,其實很短暫,要說短暫,卻也發生了不少事情。 葛來分多與雷文克勞透過追蹤手的優異表現,各自發動了一次特效,但是有趣的是,他們發動的特效都是代表史萊哲林的【魔法護罩】。 ……這可能是因為獅院跟蛇院的打擊手完全不消解魔法障礙,甚至還不斷用它們對轟,導致賽場上出現一堆被觸發的魔法吧。 保險起見,追蹤手們都瞄準了蛇院的光環在進攻。 這也導致了四隊之間的距離並沒有拉開太多。 在哈利千鈞一髮、精采絕倫的閃躲表現之後,張秋、綴歌、阿尼也都順利避開了『瘋狂搏格』的攻擊。 前兩人同樣是靠著自身的飛行技巧解決,而阿尼是依賴打擊手的協助才倖免。 從這點就能看出四院搜捕手的差距了。 度過危機的哈利,彷彿被腎上腺素解放一樣,他再次找回了初次騎乘掃帚時,那種無比興奮的感覺,整個人融入了風,朝著前方的地平線不斷馳騁。 也許這就是劫盜者們希望後進體會到的境界吧,無限的賽道意味著無限的奔馳。 在速度的世界中,耳際呼嘯而過的風聲是最美麗的樂音,在極速的視野中,就連光都彷彿在倒退。 看著在前方飛馳的哈利,綴歌的唇角漾起了一抹微笑,她當初第一次體會到這個感覺時,也跟哈利有著一樣的感受。 不過……哈利終究是第一次接觸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事情他還不知道,是時候讓哈利看看更加廣袤無垠的世界了。 「終於要展現妳的實力了嗎?」好聽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但是綴歌卻有些感冒地皺起了眉頭。 從比賽開始就維持著不慍不火的風格,沒有太過突出的表現,也沒有特意隱藏。 始終表現得中規中矩的張秋在這場比賽中第一次向綴歌搭話。 雖然張秋始終維持著大方恬靜的形象,但綴歌就是覺得很不爽。 她覺得張秋太過壓抑,與她交手沒有那種酣暢淋漓的痛快感,這點跟哈利差太多了。 「妳不也一直隱藏實力到現在嗎?」綴歌淡淡的說。 「畢竟是屬於妳們的試煉,我可不能太搶鋒頭。」張秋棉裡藏針的說著,綴歌自然聽得出她的弦外之音。 「該是屬於我的,我自己會搶過來,不用妳費心。」綴歌話中帶刺地頂了回去。 張秋瞇起眼睛笑了,但是烏黑的眼珠卻透著一種銳利的鋒芒,黑色與淺色的雙眼對視瞬間,彷彿有閃電在空中交鋒。 當終點線就在前方,哈利不再有任何地顧忌,整個人縮在掃帚上,化身為一道利箭,放開了手腳全速朝著終點,直線衝刺。 照著這個勢頭,他會成為第一個通過終點的人。 不過他的腦中突然浮現了木透那時未說完的話: (「搜捕手是最重要的,因為只有他們可以施展—」) 究竟只有搜捕手能施展的東西是什麼呢? 是什麼讓搜捕手在暴帚的『死亡競速』成為難以取代的位置? 綴歌與張秋收回了目光,兩人閉上了眼睛,下一秒,同時睜開雙眼的她們,眼中有著銀色的虛幻光芒流動,看上去既深邃又神秘。 兩個人的身軀散發出淡淡的螢光,飛行之際,隱隱有光點在身後灑落,留下了一條虛幻的美麗軌跡。 她們同時朝前方伸出手,彷彿是要抓住什麼,又好似在召喚什麼。 「孤高的優雅,無需贅言的強大!天地鳴動的龍吟,響徹天際吧,真血天龍!」 「百花落盡的殘秋,雨後無聲的冷月,於群星燦爛之處,展開雙翼吧,天鵝座的流星!」 隨著兩人的吟唱,清亮的龍吟與鳥鳴突然迴盪在天際,銀藍色的光芒於虛空之中竄出,兩個光球飛到了召喚者的身邊,雙雙化形成實體的樣貌。 綴歌召喚出一條銀色飛龍,而張秋召喚出一隻銀色天鵝,飄浮在賽道上的光芒從虛幻變得強烈,淡淡的軌跡變成了一條流星般明亮的線。 護法沒入她們的身體中,隨著一種令人心悸的顫動,巨大的虛影以她們為核心在天空中展翅飛行。 這就是只有搜捕手能施展的技巧,化為光芒奔跑,以靈魂真實的樣貌去追逐光。 相傳曾有一次,傳說的暴帚族們曾一同使出這個技巧,狂飆於夜空之中,如同流星雨的身影被世人銘記。 這就是被暴帚族們被稱為追光者的原因之一,『與光同步,極限加速』。 領先的哈利感覺到後方有變故,還來不及回頭,就見兩道光芒一前一後超越了他,用無人能及的速度狂飆著通過了終點。 光芒化為兩道燃燒的星痕,朝著無窮的夜空而去,兩位少女脫離了光,身影靜靜停在終點,兩雙美眸對視著,默默不語。 「綴歌…」通過終點的哈利還沒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剛剛那一幕讓他的世界翻天覆地,他從來都不曉得原來還可以這麼飛行。 哈利聽到自己的心臟在狂跳,沒有悔恨的情緒,而是某種更加空曠的感覺,彷彿在荒野中閉上眼睛,傾聽風的聲音。 感受著自己的渺小,感受著世界的遼闊。 似有滿腔熱血上湧,卻又冷靜到超乎常理。 哈利就這麼凝視著眼前的兩人,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我很期待我們正式交手的那一天。」打破寂靜的是張秋,她笑著對綴歌說完,就騎著掃帚回到地面。 經過哈利身邊時,她頓了頓,看向了哈利。 「趕快來到我們的世界吧,年輕的雄獅,我也很期待能與你交手。」留下了耐人尋味的話,張秋這次是真的離開了。 始終不發一語的綴歌抬起頭,望向哈利,她展顏一笑,但哈利卻覺得綴歌的笑容有一點苦澀。 「我輸了呢…」綴歌強顏歡笑著。 在最後一刻,她以毫釐之差輸給了張秋,真令人不甘心呢。 這比輸給哈利還讓她難受,因為這一次,她是以暴帚族的身份輸掉的。 「妳很厲害了,我…我從沒看過別人這樣飛行,那實在…實在太…」哈利絞盡腦汁也找不到一個詞彙能表達他心中的震撼。 「太厲害了!」 看到哈利索盡枯腸,最後卻只擠出了一句平凡的稱讚,綴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不會覺得懊惱嗎?」綴歌問。 哈利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輸掉比賽我當然不甘心,可是…妳們剛剛的樣子讓我好嚮往,我想要有一天能跟妳並肩,總有一天,我會站在跟妳同樣的起跑點,到時,我不會再像今天一樣輸掉了!」哈利的目光中閃爍著一種熱烈的神采,那個眼神觸動了綴歌。 自己曾經也是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母親呢。 「綴歌,我要怎麼樣才能跟妳一樣學會那種技巧?」哈利下意識脫口而出後,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這種事情不應該這樣隨便問出口的。 不過綴歌沒有在意,她微微一笑,伸出了拳頭,輕輕抵在哈利的胸膛上。 「心在何方,光就在何方。」 接著,她也轉身離開了。 離去之際,留下一句誠心的建議。 「去找到屬於你的光吧,然後,再來一起奔馳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3.33.13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4776532.A.DC1.html

06/09 21:42, 2月前 , 1F
連5ds的同步召喚台詞都出現了,太中二太帥了!
06/09 21:42, 1F

06/09 21:43, 2月前 , 2F
心在何方那句話想到原作的"珍寶在何方"
06/09 21:43, 2F

06/09 21:49, 2月前 , 3F
推推 超中二 但是超帥 不知道會不會有社長的經典台詞XD
06/09 21:49, 3F

06/09 22:01, 2月前 , 4F
推,把中二貫徹到底後,反而變成了一種熱血與信仰XD
06/09 22:01, 4F

06/10 06:08, 2月前 , 5F
推一個
06/10 06:08, 5F

06/10 20:54, 2月前 , 6F
戰鬥過程好精彩 好幾次直接在腦中出現畫面 感謝yo大
06/10 20:54, 6F
文章代碼(AID): #1YeUBKt1 (C_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