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歌] 馬份家的公主死神篇第十二章

看板C_Chat作者 (苦楝樹)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8(803)
留言11則, 8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646040.A.1D4.html 死神篇 第一章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824253.A.D96.html 第二章:鄧不利多的遺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993743.A.316.html 第三章:鄧不利多的遺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089641.A.0F8.html 第四章:比爾式婚禮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168591.A.6E9.html 第五章:離開的人與新來的人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252199.A.D68.html 第六章:希望之光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433642.A.380.html 第七章:黑暗勢力的集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693068.A.C44.html 第八章:龍鄉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949808.A.DAE.html 第九章:魔法部的末日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2126706.A.A0A.html 第十章:尼樂.勒梅的勝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2542306.A.D77.html 第十一章:鄧不利多的暗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2803253.A.CD3.html ------------------------------- 前言:大家好,許久不見 -------------------------------   第十二章:沒有被選中的那個人   深夜,安靜的連蟲鳴都沒有的一晚。   倫敦郊外,有人造湖的高級住宅區,綴歌用現影術出現能眺望這裡的小山丘上,接著是身材高大的高爾,跟在他身旁的潘西,以及約莫二十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少女們,這些是利用以前督察小組和馬份家的人脈,綴歌所能找到的,食死人的氣質還沒這麼強的人。   「看起來範圍不算大,上面說手段不拘,綴歌有什麼看法嗎?」潘西看著眼前的住宅區,然後看了一眼綴歌,從表情看來,綴歌的心情不太好。   這裡的景色,讓綴歌想到魁地奇世界盃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不管巫師們怎麼堅持自己和麻瓜不一樣,但最起碼審美的標準都大同小異嘛,要不是為了維持魔王威嚴的表面形象,黑魔王大概也不想待在那棟濕冷的宮殿。   「不要弄出人命……盡量……」自從她對哈利釋放索命咒後,對殺生的概念已經沒有以前這麼排斥了,但如果可以,她希望跟著她的那些孩子,手能一直乾淨下去。   「先修改記憶,讓他們離開這裡,然後忘掉這邊的事情,接著從外面施展麻瓜驅散咒,讓其他麻瓜無法過來如何?看起來只有十戶左右,一間一間處理的話,應該一個晚上就能搞定了。」   「麻瓜政府那邊呢?這麼多人失憶的話會被發現吧?」潘西反問。   高爾的提議在不殺人的前提下雖然穩當,但太容易被人看出問題,如果是其他食死人的話,大概會直接放火把人和房子全都燒光,然後用復原咒把房子恢復吧,乾淨俐落,不著痕跡的處理。   「我聽說魔法部崩塌之後的倖存者,有成立臨時的魔法部,比起對抗我們,不讓巫師曝露在麻瓜面前是他們最重要的任務,這樣反而可以牽制他們。」比起成果是否乾淨,綴歌更在意手段是否乾淨,她像在找藉口的將希望放在毫無根據的臨時魔法部上,「我們沒有必要幫魔法部他們省事,就用高爾的計畫吧。」   「分成六組,一組負責兩戶,高爾和潘西跟我一組,我們負責戒備,確保沒有人會來阻礙我們。」鳳凰會……或DA。   想到過去的夥伴會與自己為敵,綴歌的臉色黯沉下來,她拍了拍臉頰,對那些追隨她的人說,「開始執行,小心行事,一個晚上絕對足夠,別把事情鬧大了。」   「遵命。」   綴歌組的人依序進入社區中,用魔法解除保全系統,入侵房屋,綴歌和潘西、高爾則走在整齊規劃的步道上,看似輕鬆的散步,但每個人手裡都緊握著魔杖。   「什麼啊,是小孩子嗎?」一個低沉、沙啞,但綴歌卻感到懷念的聲音出現。   一道銀光閃過黑夜,隨後傳來一技悶響,一組人馬倒地不起,攻擊他們的人身上穿著斗篷,遮住他的身型和臉,只能從露出的四肢中看出他的右手是銀色的義肢。   「咄咄失。」高爾對著人影發射昏擊咒,結果對方用義肢直接彈開。   其他的人也注意到這邊的騷動,趕了過來,所有人都包圍住對方,接連發射咒語,但卻被對方敏捷的身手閃過,若無法閃過,則用義肢全部彈開。   敵人的動作嚇壞了那些沒有真的打過的年輕人,攻擊的咒語出現一絲破綻,就那一瞬間,那個人立刻用現影術出現在綴歌面前,從斗篷底下拿出一把發著金色光芒的長劍。   綴歌立刻施展無聲繳械咒,但這同樣也被對方識破,由秘銀打造的義肢能完全隔絕魔法,他看準綴歌攻擊的剎那,彈開繳械咒,同時手中的劍揮砍向綴歌的脖子。   「綴歌!」看見綴歌被攻擊,潘西緊張的大叫。   但劍卻在綴歌的脖子前停了下來,看不見臉,但綴歌彷彿能感受到斗篷底下,對方瞪著自己的眼神。   「啊──」隨著高爾的吼叫,對方的注意力被吸引,高爾一拳朝對方的臉上打去,對方則用長劍的劍身格擋住高爾的拳頭。   那一拳,將對方彈飛出去,同時也拍掉對方的斗篷。   奈威,當綴歌聽到對方的聲音時還不敢置信,她以為受到貝拉攻擊砍斷手腳的他,就算沒死,在戰爭結束前也不可能回到前線了。   由秘銀打造的四肢,穆敵教授的魔眼,以及這段時間和食死人戰鬥時,不斷磨練的意志,使奈威從學校裡面那個過渡善良的孩子變成露出鋒芒的戰士。   正當綴歌在思考該如何解決眼前的敵人時,手臂上的黑魔標記傳來刺痛。   「走吧,我們目前還不是他的對手。」這是暗示撤退的意思吧,綴歌不知道有誰在監視自己,但那個人對黑魔王判斷,現在不方面由綴歌和奈威作戰。   聽到綴歌的命令,她的部下先是猶豫的看著組長,在得到明確的允許後,才一一用現影術離開,綴歌的魔杖警戒著奈威,兩人都無法先出手攻擊對方,直到最後一個人離開後,綴歌才用現影術消失。   走之前,她看了奈威一眼,魔眼不斷轉動,確保周圍沒有人可以偷襲,正常的眼睛則死盯著綴歌,換做以前的綴歌,大概永遠無法想像,奈威用看著仇人的眼神瞪著自己的樣子。 -------------------------------   「魔眼英雄又建奇功,保護麻瓜社區不被黑巫師攻擊。」   那天結束後,波特快報上面出現了這條新聞,奈威覺得很神奇,他沒對任何人透漏自己的事情,但史譏卻能準確地寫出那天晚上發生的過程,就算想質問對方是不是在自己身上裝什麼監測魔法,也因為根本沒人知道波特快報的本部在哪而無法行動。   「他們似乎在驅趕麻瓜,在某些鄉下地方施法,讓麻瓜離開那裡。」某天奈威在洞穴屋休息時,對留守的派西說。   說完後,他看向空無一人的洞穴屋,不管他來幾次,什麼時候來,都一定會在客廳迎接他的妙麗和榮恩,難得的不見人影。   「他們呢?」   「我的弟妹偶爾也是需要約會一下,維繫他們的感情。」派西抓了一把呼嚕粉,灑向壁爐,壁爐的另外一邊,是在首相辦公室待命的臨時部長金利,「部長。」   派西把他在阿茲卡班遇到的事情,以及這段時間他在洞穴屋聽到的,奈威出去保護他人的時候所遭遇的,一五一十的轉達給金利。   金利聽完後,閉眼沉思。   「我明白了,那我現在用部長的特權,臨時讓你可以自由活動,你需要一支魔杖,奧利凡德失蹤之後,你還有辦法取得魔杖嗎?」     「我可以給他一支。」一旁的奈威回答。   「有勞了,那你現在就跟鳳凰會一起行動。」金利說完後,臉色一沉,「你應該清楚,這不是特赦,戰爭結束之後,你還是要繼續服刑的吧?」   「我清楚,我還沒天真到以為和佛地魔為敵,過去的所做所為就能一筆勾銷的程度。」派派西臉上露出苦笑,隨後收起笑容,對金利說:「我只是希望自己能有點貢獻而已,原本我的家人都在奮戰的時候,我只能躲在安全的阿茲卡班等消息,這段時間能讓我付出一點心力,比之後的結果都重要。」   金利打量的看著派西,隨後說:「你這段時間就跟著奈威做事吧,他現在全權負責鄧不利多的軍隊,我要你完全服從他的命令,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   「奈威,保持聯絡,有任何消息都可以聯繫。」金利走之前,對在一旁休息的奈威說。   「有哈利的消息嗎?」奈威抱著一絲希望問。   「很遺憾,目前沒有,我們也在首相辦公室這裡,動用麻瓜的力量找人了,如果他真的還活著,應該早就被我們找到了才對。」   「他還活著。」奈威語氣堅定地說,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麼有信心,看著懷疑的金利,以及欲言又止的派西,補上一句:「他應該還活著。」   「我有任何消息,會跟你們連絡。」金利說完後,切斷了呼嚕網。   派西從壁爐前起身,坐在奈威的面前,自然的雙腳交叉,像專業的談判人問:「你為什麼認為哈利還活著?你光在這裡問,就問超過一百個人他的下落了吧,有幾個人跟你一樣相信他還活著?」   「沒有人。」奈威心虛地說,但馬上又不死心的辯解:「但我不希望他死了,哈利……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這麼說可能很離譜,但只要哈利還活著,我就能想像我們擊敗所有的敵人,戰勝佛地魔的那刻,我們至今一切的戰鬥和犧牲,都是為了那一刻存在的,我不希望那些死去的人,死的徒勞。」   派西用手托著下巴,眼神游離的看著奈威,內心就跟他的眼球一樣搖擺不定。   不擅長做決定,應該是他的缺點吧,不過也是因為這個缺點,他才能在最後不下手殺死阿莫,「來玩個遊戲吧,猜銅板。」   派西拿出一枚銀西可,拋向空中,然後將西可放在掌中,「猜猜看,正面還是反面。」   「派西……我沒有空……」玩這種無聊的遊戲,要玩他寧可玩好玩點的,多多石都比猜正反面來的有趣。   「反正是休息時間,猜猜看。」派西的態度異常堅決。   「正面。」   派西看了一眼掌中的西可,但他沒有告訴奈威答案,而是如獲重釋的對奈威說:「你說的沒錯,哈利還活著。」 -------------------------------   派西將奈威帶到洞穴屋二樓的走廊盡頭,拿出奈威給他的魔杖,對著那裡的牆壁敲打指定的部位後,一道新的木門出現在奈威面前。   奈威難以置信的看著派西,不只是他憑空變出一個房間,更有他在洞穴屋出入這麼多次,問了榮恩不下時幾次哈利的下落,結果什麼答案都沒得到,但實際上人就在他家二樓的被人背叛感。   「我也是猶豫很久的,去吧。」   奈威轉動門把,他原本想像過哈利的狀況,會不會是和自己一樣,失去手腳,或是被惡咒打中之後,身體癱瘓,還是身上有什麼無法移動的重傷,所以才沒能出現在其他人面前,但他萬萬沒想到,在他眼前的哈利,好手好腳的坐在地上。   好手好腳的坐在地上,神智還很清楚,至少當奈威進入房間的時候,他還轉動頭看了奈威一眼,雖然一句話也沒說,但從眼神能看出他是認得奈威的,但他只是不敢興趣的撇過頭,引神放空的發呆。   金妮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她用昏擊咒打暈了背叛自己的兄長,然後走到奈威的身邊,想趁機偷襲奈威。   奈威沒有察覺金妮的存在,他的大腦被憤怒盤據,但背影散發的氣勢卻讓金妮不敢妄動。   「哈利──」奈威語氣顫抖的呼喚哈利的名字。   眼看是無法躲掉了,哈利才慢條斯理地轉頭看向奈威,有氣無力的對奈威說:「嗨──奈威──」   「嗨?」奈威一把抓住哈利的衣服,將哈利拉起,隨後將哈利整個人架在牆上,「現在是說『嗨』的時候嗎?當我們在拚死戰鬥的時候,你躺在洞穴屋裡面被人伺候著?」   「放開他!」金妮見奈威對哈利動粗,趕緊將奈威拉走。   奈威一鬆手,哈利又立刻癱軟在地上,金妮珍惜的將哈利抱在懷中,瞪著奈威,倚靠著金妮胸口的哈利委屈的流下淚水。   「開什麼玩笑──」幾分鐘前,才將哈利視作希望的奈威,看著他的希望,內心的怒火非但沒有因為哈利的哭泣而減緩,反而變本加厲,他雙手握拳怒瞪的哈利,「你那眼神算什麼……」   「你的表情算什麼,你臉上的眼淚又算什麼,你這個樣子,能打敗佛地魔嗎?能完成鄧不利多交給你的使命嗎?保護得了綴歌嗎?我拼死拼活找你的日子算什麼,穆敵教授、弗雷和東施的死又算什麼!」   奈威推開金妮,再一次將哈利舉起,「給我用自己的腳站起來!我在外面出生入死不是給你在這裡耍廢的!」   聽了奈威的命令,哈利才腳踏實地的面對奈威,看著奈威臉上的魔眼,內心的愧疚感又讓哈利移開視線,他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般,唯唯諾諾的對奈威說:「是我害死他們的,是我的錯,我無法……對綴歌下咒,我做不到,我阻止不了她,我幫不了她……」   聽著哈利的辯解,奈威的眼神從憤怒變成了不甘心,「我就可以嗎?」   聽到奈威的反問,哈利好奇的張大眼睛,這次他第一次,出現愧疚感意外的情緒。   「我也是懷抱跟你一樣的痛苦在阻止她的啊。」明明是一樣的心情,但奈威卻從來沒有得到回報過,明明有相同的情感,但奈威卻必須壓抑住情感,與對方刀劍相向。   為什麼哈利卻可以躺在這裡,什麼都不用做?   就只是無法下手嗎?奈威自己也無法下手啊。   從以前就是這樣,比起沒有任何回報,奈威更不能接受哈利明明可以輕易得到他想要的,卻因為一些從奈威的角度來看,極為無聊的因素捨棄掉奈威想要的幸福。   意若思鏡也好,他們的冷戰也好,奈威只能擔任在後方默默支持的角色,他原本以為哈利跟綴歌交往之後,一切都能穩定下來,結果還是輕而易舉地恢復原狀。   「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們了。」奈威心灰意冷的說,「你想爛死在這裡就隨你便吧,你不想阻止綴歌,也不管她的死活,也隨你便了,我會幫你完成鄧不利多交代的事情,至於綴歌……我下一次不會手下留情了。」   從以前就不一樣。   他是有仇要報的人。   他有想保護的人。   如果被選中的人不想完成命運中的使命,那就由他來完成。   反正從以前開始,他就是個預備方案。   奈威離開洞穴屋,繼續他下一場的戰鬥。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204.13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3226459.A.797.html

05/22 22:06, 1月前 , 1F
喔...奈威真的因為戰爭也變了呢..雖然魔眼的劍士真的
05/22 22:06, 1F

05/22 22:06, 1月前 , 2F
帥,但戰爭過後,奈威還能變回原來善良的男孩,當上
05/22 22:06, 2F

05/22 22:07, 1月前 , 3F
和藹可親的藥草學教授嗎? 或是乾脆走向穆敵ver2.0呢
05/22 22:07, 3F
他的身邊有人能治癒他的內心啊 只要傷口治好了 他就能變回原本善良的男孩

05/22 22:16, 1月前 , 4F
推推 奈威的心已經遍體麟傷了 最痛苦的就是看見受傷的
05/22 22:16, 4F

05/22 22:16, 1月前 , 5F
自己極力爭取的東西卻被人棄若敝屣QQ
05/22 22:16, 5F
而且還是一路看過來 積怨已久

05/22 23:50, 1月前 , 6F
推推 希望奈威有好結局...
05/22 23:50, 6F
要是這樣就太好了呢

05/23 05:27, 1月前 , 7F
奈威這個樣子不要說貝拉,或許連老佛都要怕他三分
05/23 05:27, 7F
霍格華茲劍聖 黑魔王很明智的一直都沒和奈威打

05/23 07:19, 1月前 , 8F
這個奈威也太慘了,不會最後的好結局是前往阿瓦隆吧?
05/23 07:19, 8F
幫梅林看家嗎? 這好結局感覺太慘了吧

05/23 12:48, 1月前 , 9F
完惹,我想起大肌肌奈威了
05/23 12:48, 9F
粗勇的男人

05/23 13:11, 1月前 , 10F
又是個真嗣啊 為什麼老是這麼多廢物
05/23 13:11, 10F
人生就像海上的波浪 有起也有落 剛好哈利在落的地方

05/23 21:09, 1月前 , 11F
奈威太帥啦 可以拍電影了
05/23 21:09, 11F
該來想名字了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9.94 臺灣), 05/25/2022 01:27:36
文章代碼(AID): #1YYZlRUN (C_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