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歌] 馬份家的公主鳳凰會篇第二章

看板C_Chat作者 (苦楝樹)時間3月前 (), 3月前編輯推噓10(1008)
留言18則, 8人參與, 3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 第一章:控制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96124.A.869.html ------------------------------- 前言:大家晚安 -------------------------------   第二章:暗藏殺機   哈利遊蕩在街上,達力跟在他身旁,這個暑假他們兩兄弟幾乎都混在一起,令人難以想像,但達力竟然不去找他的跟班,而是吃飽了閒著似的陪在哈利身邊。   直到某天,哈利實在太好奇了,就在他們去喝下午茶的時候問達力的動機。   「我們家有收到,那個傢伙,你學校老師的來信,叫什麼名字的來著,斯內庫?」達力不是很有信心的說,聽到他這樣講石內卜,哈利差點笑出聲來。   「石內卜,你說的是石內卜教授。」他的院長,他心愛的女人的教父,還有魔藥大師之類不是很重要的稱號,「我很訝異他居然寫信給你們,我完全不知道這回事,我幾乎每天都在盯著天空,卻沒看到半隻貓頭鷹。」   「他是用普通郵件寄過來的。」達力顯然對此感到非常驚訝,他不知道巫師中也是有人長期跟麻瓜生活,或多或少懂得麻瓜的常識的,「總之,他在信上跟我說你某個很重要的人在幾個月前死了,要我們家多看著你一點,我爸沒興趣,所以我媽叫我來陪著你。」   「蛤?」哈利吃驚的看著達力,不知道該驚訝石內卜居然會因為西追的死寫信給德思禮一家,還是驚訝達力居然會顧及哈利的心情。   「總之,就是這樣,這個暑假他們要我安分的看著你。」達力將冰可可一口氣喝完,然後又點了一杯。   哈利的飲料是不加糖的濃茶,比咖啡還要苦,但哈利卻喝得很習慣,他覺得這種味道能刺激他的思考和緊張感,他需要維持緊張感,現在魔法界風雨飄搖,天曉得什麼時候會開打,現在即便他無法在校外用魔法,他也隨身攜帶著魔杖,以防出門轉角遇到襲擊自己的食死人。   他很想綴歌,暑假之後他們就沒說過話了,不知道綴歌住在哪裡,不知道女巫周刊的效果好不好,不知道他家人是否安全,哈利打開雙向鏡,鏡子照出來的是自己煩惱的臉龐,這一個月,綴歌完全沒有回應,他甚至懷疑鏡子是不是壞了。   視線。   哈利緊張的轉頭,這間店裡只有為數不多的客人,看上去大多都是白領階級的麻瓜和暑假沒處可去的學生,除非本身是麻瓜出身或有特地訓練,不然巫師融入麻瓜之中要不被另一個巫師認出來其實滿難的,而那種對麻瓜非常熟悉的巫師,也很難被食死人接納,這對佛地魔的敵人來說算是好事。   「怎麼了?」達力困惑的問。   「沒事。」錯不了,哈利確信有人在監視自己,躲在隱形斗篷底下?或用幻滅咒?他不明白監視自己的用意,如果是敵人,為什麼不攻擊他或綁架他,如果是自己人,為什麼不出來跟自己相認。   「現在幾點?該死,都已經這麼晚了。」達力起身結帳,「回家吧,得跑一段路不然晚餐就冷掉了。」   哈利跟著達力一前一後的離開咖啡廳,視線已經消失了,哈利安心的走回水蠟樹街。   一切都在蠢動著,哈利每天都在關注麻瓜新聞和預言家日報,扣掉魔法部攻訐鄧不利多和哈利的廢話,還是能看出一些端倪,預言家日報每天都有失蹤事件,麻瓜的新聞偶爾會有不明的火災,雖然麻瓜認為那是天氣乾燥造成的,但哈利認為是巫師所為。   他在炫耀,佛地魔在炫耀權力,他早就拿下魔法部的權力核心,讓魔法部無視自己的所作所為,然後強迫鄧不利多眼睜睜的看著他殺人。   「好冷……」達力哆嗦的搓著手臂。   哈利困惑的看著表哥,現在是七月,再怎麼樣也算不上是冷的天氣,再說了,雖然鄰近晚上,但現在還算是白天……   當哈利這麼想的時候,他的身體也感覺到寒氣,天空像是突然被人關燈似的暗了下來,他拿出魔杖,只對達力說了句:「快跑。」   達力不懂哈利的意思,他沒照哈利的指令行動。   為時已晚,兩隻催狂魔突然從天而降,其中一隻糾纏住達力,達力看不到催狂魔,他只感覺到快樂的情緒瞬間消失,精神萎靡的跪在地上。   哈利出手了,他做了一件催狂魔難以理解的事情,他跑到達力的面前,將攻擊達力的催狂魔一腳踢開,被踢開的催狂魔困惑的看著哈利,哈利沒給對方機會,從背後固定住催狂魔,喀擦一聲,催狂魔的脖子就被哈利扭斷了。   然後,有如擰扭抹布般將它的脖子轉了幾圈。   另一隻催狂魔站在原地不動,它被哈利異常的舉動嚇到了,和哈利保持距離的警戒對方。   但哈利卻不打算跟它在這邊耗,他走向催狂魔,散播恐懼邪惡生物此時居然也產生了恐懼,它彷彿在求生般的呼吸,將這周圍所有的情緒都吸走,哈利聽到了女人的哀號,但他沒像兩年前那樣無能的暈倒,反而因為母親的聲音,手中的拳頭越握越緊。   一拳,貫穿了催狂魔的身體。   催狂魔沒有知覺,它不會感到疼痛,它抓著哈利的手,摘下斗篷帽,那張只有嘴唇的臉不斷逼近哈利,它沒有接到許可,但為了生存,它必須吸走眼前這個男孩的靈魂。   哈利的左手抓住了催狂魔的嘴巴,手指深入對方腐爛的肉中,然後將對方臉上唯一的器官挖了出來,留下一個更大的空洞。   「真噁心。」哈利嫌惡的丟掉手中的爛肉,然後一腳將催狂魔踢開。   催狂魔在地上掙扎了一會後,臉上的嘴唇又長了回來,被哈利貫穿的腹部也完好如初,哈利轉頭看著脖子被扭斷的催狂魔,它用手將自己的頭轉了回來,然後像沒事一樣的飄向哈利。   看來物理攻擊對催狂魔來說一點用都沒有,哈利早該認清的,他無奈的舉起魔杖,事已至此,該想辦法跑路了,「疾疾,護法現身。」   一隻雄鹿從哈利的魔杖出現,看到天敵的催狂魔飛離哈利。   雄鹿蹭著哈利的臉頰,哈利看著自己的護法,這是他第一次認真觀察對方,雖說是雄鹿,但哈利總感覺這頭鹿的外觀稚嫩太多了,他原本以為鹿角特別短是錯覺,當他今天仔細去看才發現不是錯覺,這頭鹿的角才剛開始長,外面還有保護角的絨毛皮層,應該說是鹿茸才對。   哈利很想用他還只是個孩子來說服自己,但綴歌的護法不只是成熟的母鹿,而且還非常大隻,相比之下哈利的雄鹿與其說是她的配偶不如說是她的孩子。   自己只是需要綴歌照顧的孩子,哈利有種難受的感覺。   他內心還產生了一個不太妙的念頭,這樣來說,他對綴歌的感情算不算是戀母情結?   「哈利……」達力失神的看著哈利,「發生什麼事了?」   「我們剛剛被攻擊了,被殺死我父母的敵人。」對達力只需要解釋到這樣就夠了,對麻瓜不需要說這麼多,「你需要吃點巧克力。」 -------------------------------   哈利將達力帶回水蠟樹街,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收拾行李,並且把他姨丈一家人叫到客廳集合,達力一人心神未定的樣子,哈利再次強調他必須吃巧克力,吃了巧克力後的達力心情好了不少。   當哈利忙著收拾行李時,魔法部的信件已經到了,當著麻瓜的面施展護法咒,因此將會來銷毀哈利的魔杖並要求哈利出席聽證會,哈利早就料到,他將信收好,然後看著一頭霧水的德思禮一家。   「長話短說,我剛剛因為犯法被學校開除了,情況大概跟三年級那次差不多,只是更嚴重,現在我們那邊的政府官員要來抓我,所以我決定要跑路了,這段時間跟你們相處的還算可以,祝你們好運,希望一切結束之後還能活著看到你們,再見。」   哈利交代完後,提著行李準備離開,就在這時,達力指著哈利的胸口,「哈利,你脖子上那個項鍊一直在發光。」   達力的話讓哈利驚訝地丟下行李,他緊張的拿著雙向鏡跑到廚房並將它打開,綴歌感覺剛才進行劇烈的運動,滿頭大汗並滿臉潮紅。   「綴歌!妳這個暑假都在幹嘛,為什麼不回應也不寫信給我,我很想妳……」   綴歌不等哈利寒暄完,她緊張的對哈利說:「哈利,我剛剛聽說你被開除的事情,冷靜點,不要離開房子,我現在馬上趕過去。」   「妳馬上過來?妳怎麼過來?」哈利一頭霧水,他還想追問,但綴歌立刻闔上雙向鏡。   哈利看著鏡子恢復成普通的模樣,他內心有股難以發洩的火氣,如果跟他說話的是榮恩或妙麗,他早就開罵了,一個月的時間,不聞不問毫無音訊,來找他只叫他別走就掛斷了,但對方是綴歌,綴歌做的都是對的,哈利無奈的收起鏡子,回到客廳等待。   「那個……哈利?」佩妮疑惑的看著哈利,「你不是說要走了嗎?」   「等一下再走,還有巧克力嗎?」   聽到哈利的要求,佩妮立刻去廚房把做點心的巧克力磚敲碎之後遞給哈利,哈利感激的接過之後,咬了幾口,心中的暖流將催狂魔的寒氣驅散,他的臉上露出笑容,雖然很不解又煩躁,但再過幾分鐘他就能見到綴歌了。   汽車緊急煞車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哈利好奇的看著門口,但德思禮一家卻沒有任何反應,哈利知道那是什麼聲音,騎士公車的聲音只有巫師能聽見。   哈利激動的開門,只見綴歌身上穿著居家的衣服,外面披著一件外套,看起來走得很匆忙,幾日不見,她看起來有些憔悴,哈利心疼的摸著綴歌的臉頰,她埋怨的整理著頭髮,沒注意到哈利臉上的表情,「那台公車一點都不遵守安全駕駛,到站的時候還害我跌倒了。」   哈利冷不防的吻著綴歌,被突襲的綴歌臉紅的看著哈利,隨後閉上眼睛,享受久違的親密觸感,兩人的唇貼緊一段時間後才依依不捨的分開,哈利痴迷的看著綴歌,「我好想妳。」   「我也是……」綴歌的臉還在發燙,她拍了拍臉頰,讓自己冷靜一點後,小心翼翼地看著四周,「先進去屋子,外面現在不太安全。」   當綴歌進屋後,德思禮一家看到客人是當年恐嚇他們的少女,很有默契地打了冷顫。   「那個,我女朋友。」哈利靦腆的介紹綴歌,綴歌也害羞的別開臉。   但德思禮一家卻沒被兩人甜蜜的氛圍影響,他們恐懼的抱著彼此,和綴歌保持距離。   「到底怎麼回事?整個暑假妳都沒有消息。」戀人的部分享受完後,哈利開始埋怨朋友的部分了,「我每天都在看麻瓜報紙和預言家日報,連我都能感覺到出事情了,我怕得要死,怕哪天出現在報紙上的是你們的消息。」   「我現在被秘密保護在一個地方,鄧不利多要求我和其他人不能對你洩漏任何消息,他怕你知道後,戰火會波及到這邊。」綴歌遺憾地看著德思禮一家,「但顯然不管你知不知情,這邊都不再安全了。」   碰──   突然出現的噪音讓德思禮一家嚇了一跳。   天狼星突然出現在屋內,他緊張的看著屋子,確定這邊沒有任何危險之後,拿出魔杖檢查著哈利的身體,確定他沒事後才抱住對方,「你沒事,太好了。」   看到久違的天狼星,哈利也心暖的回抱著對方。   「妳在想什麼?」溫馨結束後,天狼星埋怨的看著綴歌,「妳知不知道妳現在的處境啊,妳可是逃家女,妳爸說不定早就在魔法部那裡到處發告示了,一句話也不說就離開家裡。」   「我可不想被腦袋價值一萬加隆還到處亂跑的通緝犯說教。」綴歌不甘示弱的回嘴。   天狼星無可奈何的抓著頭髮,「還不是妳突然跑出來,害我擔心的要死。」   「你要我乖乖在你家等哈利離開安全咒的範圍然後被黑魔王的人殺死嗎?說不定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哈利看著兩人一來一往的拌嘴,忍不住問了很在意的問題:「你們現在……住在一起?」   「是啊,就是我跟你說好重獲自由之後要一起生活的那棟房子。」天狼星看起來不是很想提到這件事,他看了看水蠟樹街四號的裝潢,「比這裡大得多,不過內裝就沒這麼好了。」   「這傢伙在意的根本不是這種小事。」看穿哈利心思的綴歌埋怨的用手搓著哈利的太陽穴,「這個腦袋很容易想歪的變態正在吃你的醋,天狼星。」   被說中的哈利臉紅的低著頭。   「哈哈哈哈。」天狼星爽朗的笑了,他頑皮地撥亂哈利的頭髮,哈利這才注意到,這應該是他認識天狼星之後,第一次看到天狼星開心的模樣,「沒辦法,誰叫我是萬人迷呢,哈利沒有安全感也是正常的。」   「現在怎麼辦?帶他回去?」綴歌問。   天狼星猶豫的看著哈利,在德思理家的客廳內踱步,「不行,我沒有權限讓他進去,再說了現在在魔法部的眼皮下把人帶走等於是直接開打……」   「難得你的腦子也有思考的時候。」石內卜不知何時也現影到水蠟樹街四號內,他蠟白無血色的臉看著綴歌,綴歌心裡愧疚的移開視線,然後又看著天狼星,天狼星不甘示弱的回瞪回去,「把我的教女帶回你的狗窩,這裡現在由我負責。」   「你能負什麼責,你想幹嘛?」天狼星懷疑的看著石內卜,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讓所有人都緊張起來,「我看你應該很樂意看到哈利被開除吧,你這個抓到機會就報私怨的傢伙。」   「天狼星──」綴歌抓著天狼星的手要他別和石內卜起衝突,但對方卻不領情的甩開。   「跟你這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傢伙沒有關係,現在乖乖回去你的狗窩躲好,你死了我們會很麻煩。」石內卜語氣冰冷的說。   「賽弗勒斯,這樣說太過火了。」綴歌提醒著石內卜。   石內卜像是現在才發現綴歌似的看著對方,他的臉上出現明顯的不悅,他雙手抱胸的看著綴歌,綴歌也在對方的怒視下心虛的低頭,「妳在想什麼?妳知不知道妳現在的處境,逃家中,妳父親說不定早就在魔法部那裡到處發告示了,結果妳一句話也沒留就離開基地,還跑來隨時可能爆發戰鬥的地方。」   石內卜說完後,出乎意料的,場面變得有些尷尬,天狼星彷彿被人打了一拳似的,痛苦的看著石內卜,哈利則是欲言又止的看著他,綴歌則摀著嘴巴,感覺快笑出來了。   「怎麼了?我說的不對嗎?」   「對,對不起。」綴歌趕緊調整呼吸,免得真的發出笑聲,她拍了拍石內卜的肩膀,「我知道了,讓你擔心了,我現在馬上回去,天狼星能帶我走吧?」   天狼星無可奈何的攤手,然後搭著綴歌的肩膀,用隨行現影術離開。   「好了,現在……開始辦正事。」石內卜拉扯一下自己的長袍,讓它們可以整齊一點,然後走到威農面前伸出手,「我是波特在學校裡面導師,因為突發事故突然登門拜訪,我現在需要請你們移駕到餐廳,最好泡壺茶來迎接接下來的客人。」   威農沒有握手,也沒有說話,他看著有如吸血鬼般的石內卜,嚇得臉色比石內卜還白。   石內卜困惑的看著威農,然後轉頭問哈利:「波特,你親戚聽不懂英文嗎?」   「呃……他們可能嚇壞了。」哈利解釋道。   今天發生的一切以一個麻瓜家庭來說太讓人恐懼了,先是兒子莫名其妙半死不活,然後是黑道千金登門拜訪,接著是通緝犯,最後還來個吸血鬼。   「是嗎?那算了,廚房在哪?」   哈利指了指廚房,石內卜自己走進去,熟練的用麻瓜的方法泡茶,就在石內卜準備茶的時候,有人敲了水蠟樹街四號的門。   「是我。」門外出現年老但穩重的聲音,哈利驚訝的把門打開。   鄧不利多穿著西裝,將他的大鬍子綁起來,長髮及腰的頭髮也整齊的綁成馬尾,頭上還帶著一頂圓帽,看上去不像巫師,反而像個遵循傳統的老猶太人,他慎重的對哈利行點頭禮,「事發突然,我覺得有必要親自對你解釋今天發生的事情,還有你的家人,他們還好嗎?」   「還好,鄧不利多教授……您要進來嗎?」   「如果有茶的話就更好了。」鄧不利多看起來十分疲倦,他在哈利的迎接下進屋,第一眼就看到驚魂未定的德思禮一家,鄧不利多擔心的看著他們,「他們都被催狂魔攻擊了?」   「只有我表哥。」   「好吧。」鄧不利多拿出魔杖,對著達力施展記憶咒,將他今天的記憶全部清掉,剛剛失憶的達力困惑的看著鄧不利多。   「達達。」達利的異狀讓佩妮恢復神智,她緊張的搖著達力,想讓他清醒過來,「你們對我的達達做了什麼?」   「讓他忘記今天發生的不愉快,這樣他會比較舒服。」鄧不利多不太耐煩的解釋,「好了佩妮,現在最好讓妳兒子回房休息,然後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為了你們家的安全。」 -------------------------------   幾分鐘後,佩妮和石內卜、鄧不利多、哈利一起坐在餐桌上,威農不放心的站在妻子身後,似乎是覺得這樣能給眼前的巫師們壓迫感。   「首先,哈利,綴歌這一個月沒聯絡你是我的意思,她現在的位置不能曝露,雙向鏡雖然安全,但我認為她現在學習的額外課程需要集高的專注力,所以最好讓你們保持距離。」提到額外課程的時候,石內卜不滿的嘖了一聲。   聽了鄧不利多的解釋後,哈利的心情好了不少。   「你可以先跟我說的。」但還是抱怨了一句。   「其次,這一個月我一直有安排人在你身邊保護你,但很遺憾發生突發事件了,今天保護你的人叫蒙當葛.弗列契,在你被催狂魔襲擊前半個小時死了,死於索命咒。」鄧不利多的語氣平淡的彷彿在說死掉的是他養的獨角仙,「蒙當葛是一個不可靠但忠誠的人,在佛地魔消失那幾年,他靠竊盜和販賣違禁品,在魔法部前科累累,這樣的人死在路邊,魔法部是不會在意的,這讓我們的敵人可能覺得是絕佳的機會。」   「你是說……」哈利不敢置信地看著鄧不利多,「就只為了讓我被學校開除,他們就殺了一個人?」   「開除學籍是其次,我想他們真正的目的是你的魔杖。」鄧不利多指了指哈利手中的魔杖,自從催狂魔出現後,他就沒放下來過,「還記得上學期我跟你討論過墓地的異象嗎?你跟佛地魔的魔杖都是使用佛客使的尾羽做杖芯,這可能會讓佛地魔無法有效的攻擊到你,所以他們才用這種方法,試圖毀掉你的魔杖。」   「太離譜了。」哈利還是不能接受,就只是為了這種理由,如此輕易的殺害人命。   「你的想法是對的。」鄧不利多滿意的露出笑容,「戰爭的時候人命會變得微不足道,這讓不管哪邊的人都會輕易跨過殺人那條底線,但不管時局如何,我們都應該堅守內心的那條線,那是我們奮戰的信念,如果沒有那種信念,我們將與野獸無異。」   鄧不利多的誇獎讓哈利害臊的搔著耳朵。   「魔杖的問題暫時不用擔心了,貓頭鷹的通知雖然還沒送到,但魔杖繳收這件事被會擱置到聽證會結束。」   「那麼,進入正題吧。」鄧不利多看著佩妮,佩妮和威農因此緊張的靠著彼此,「我在哈利身上強化了他母親死前為了保護他施加的魔法,這讓哈利只要把這裡當成家,這個魔法就會一直保護哈利與你們不受那些人的傷害,但現在情況有些變了,今年我會提早將哈利帶走,今天就走,我只有一個要求,明年哈利回來的時候,你們依然願意讓他把這裡當成家來保護他,妳接受我的要求嗎?佩妮。」   佩妮猶豫的看著鄧不利多,然後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哈利,隨後她無奈的閉上眼睛,「我想我們應該沒有選擇吧,鄧不利多先生。」   「是的,我們的敵人是一個即便在遠處觀察哈利,會妨礙到自己的人都能毫不猶豫殺掉的劊子手,你們養育他的敵人十四年的時間,不管這段時間哈利過得快不快樂都構成他殺害你們洩憤的理由,讓哈利身上的魔法保持有效,是對雙方來說都雙贏的事情。」   鄧不利多的話平淡卻讓人覺得恐怖,連一旁的威農都不敢插嘴。   「把他帶走吧,學期結束的時候我會讓我丈夫去接他的。」佩妮絕望的摀著臉,她不得不清楚的意識到,當年妹妹的死是多麼殘忍的事情,而那些事,很有可能會發生在她家人身上。   「感謝妳的體諒。」鄧不利多說完後,轉頭對石內卜交代:「我等一下會直接帶哈利回基地,蒙當葛的追悼會應該快開始了,你先回去吧,我隨後就到。」   石內卜點頭,然後到客廳直接用現影術離開。   「哈利,拿好行李,等一下我會連同行李一起帶走。」哈利也點頭,到客廳內把自己打包好的行李提著等鄧不利多。   「佩妮,妳還記得當年我最後說的嗎?」走之前,鄧不利多問。   這個問題將佩妮的回憶帶到久遠之前,她再次看著準備離開的哈利,哈利感覺到她在凝視著自己的眼睛,試圖從哈利身上找到什麼痕跡,然後她的臉痛苦的扭曲,眼角流下兩條淚痕,「是的,我一直記得,謝謝你的提醒,鄧不利多先生。」   鄧不利多對佩妮的反應很滿意,他臉色凝重的看著佩妮,「再一次,為無法保護妳的妹妹向妳道歉,佩妮.伊凡女士。」   說完後,不給哈利詢問的機會,鄧不利多拉起哈利的手,消影離開水蠟樹街。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05.16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279178.A.1D0.html

01/27 18:51, 3月前 , 1F
先推再看
01/27 18:51, 1F
感謝推

01/27 19:07, 3月前 , 2F
老石居然講了與天狼星差不多的台詞XD
01/27 19:07, 2F
發現這點的天狼星不能接受 如果老石知道他大概也不能接受 這兩個人其實滿像的嘛

01/27 19:09, 3月前 , 3F
然後好奇一下,佩妮沒有認出石內卜嗎?
01/27 19:09, 3F
沒有 畢竟只有小時候見過兩次面

01/27 19:09, 3月前 , 4F
開頭還以為是變成哈利與達利一起變成街頭打架少年XDD
01/27 19:09, 4F
其實滿想讓哈利去當街頭霸王的 他在麻瓜世界的戲份也沒多少了

01/27 20:07, 3月前 , 5F
蒙當葛:我死得冤枉啊
01/27 20:07, 5F
原作穆敵想要反駁 但他說不出話來

01/27 20:44, 3月前 , 6F
如果能真的鐵拳無敵催狂魔就好了......之後會不會有特殊拳
01/27 20:44, 6F

01/27 20:44, 3月前 , 7F
套專武,專門打靈體的www
01/27 20:44, 7F
極拳哈利:誰需要魔杖?

01/27 20:55, 3月前 , 8F
差點用物理手段幹掉催狂魔XD蒙當葛你死得好慘啊
01/27 20:55, 8F

01/27 20:55, 3月前 , 9F
西追都比你死得重如泰山,誰叫你原作都在落跑(x
01/27 20:55, 9F
落跑、放生穆敵、偷東西(小金匣)害哈利需要入侵魔法部 阿蒙真的是專門搞事的

01/27 21:06, 3月前 , 10F
先不提石內卜這麼貼心,達力竟然這麼貼心!!
01/27 21:06, 10F
被哈利愛的鐵拳打出感情了

01/27 21:06, 3月前 , 11F
催狂魔:欸不是,你好歹拿出護法吧
01/27 21:06, 11F
要不是身旁有個達力要保護 哈利說不定會歐拉到催狂魔自己走開

01/27 21:06, 3月前 , 12F
老鄧:哈利,愛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力量,沒有力量
01/27 21:06, 12F

01/27 21:06, 3月前 , 13F
能凌駕在愛之上,除了你的拳頭
01/27 21:06, 13F
愛是最強的魔法 歐拉是最強的物理

01/27 21:52, 3月前 , 14F
推推 這裡的德斯禮家真的是把毒排的一乾二淨ww
01/27 21:52, 14F
感謝綴歌讓他們知道哈利也是個需要尊重的生命 用他們的生命

01/27 22:12, 3月前 , 15F
風雨「飄搖」,在→再,班→般,散波→播,再→在,煩燥→
01/27 22:12, 15F

01/27 22:12, 3月前 , 16F
躁,過的→得
01/27 22:12, 16F
感謝 修正

01/27 22:17, 3月前 , 17F
綴歌是對的 (°v°)
01/27 22:17, 17F
哈利:綴歌是對的,如果有人覺得不對,那就是那個人有問題,如果這個世界覺得不對,那就是世界有問題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05.166 臺灣), 01/28/2022 20:00:18

01/29 20:02, 3月前 , 18F
用拳頭攻擊催狂魔也太狂XD
01/29 20:02, 18F
可惜對方物理免疫 無法直接解決對手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05.166 臺灣), 01/29/2022 20:38:48
文章代碼(AID): #1XydDA7G (C_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