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 專訪 川井憲次與押井守的共同創作 (中)

看板C_Chat作者 (にゃんぱすー)時間2月前 (), 編輯推噓4(400)
留言4則, 4人參與, 2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本篇專訪主要在說川井憲次與押井守在創作攻殼機動隊電影音樂時的過程。 有興趣的可以a我id看上篇 ----------------------------------------------------------------- 在攻殼裡也有出現中東風弦樂器的Nightstalker, 那首曲子所使用的又是哪種樂器呢? 川井:押井導演那時候說「希望是像中國的秦琴那樣的音色」, 仔細思考後最後就把烏克莉莉接上三味線的弦來彈奏, 為了找到理想的聲音過程中也做了許多嘗試。 所謂的「理想的聲音」又是如何呢? 川井:首先因為是從作畫之中去獲得啟發,所以就得去找到配合那樣的畫面的聲音, 當時也嘗試了許多種樂器。另外雖然在『攻殼』裡合成器的聲音也用很多,但因為整部作品是以太鼓為中心,考量與太鼓相姓來選擇樂器的話,就很自然地會去選擇民族樂器。 『攻殼』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果然還是西田社中參與的「謠」了。 以民謠歌手的唱腔來演唱讓人聯想到保加利亞女聲合唱曲調的主題曲,給當時的我留下 驚豔的記憶。既不依賴世界音樂的異域風情、也不依附常有的和風情緒,新型態的音樂就這樣誕生出來。究竟「謠」是怎麼創作出來的呢? 川井:單靠太鼓去表現作品的整體,怎麼想都沒辦法。 節奏呈現的是一個黑白的世界,那自然就會想要去給它添加一點色彩。 這樣的想法之下腦中自然就浮現了保加利亞女聲合唱的樣子。 不過,一般在唱保加利亞民謠的人們告訴我「沒有辦法直接唱出樂譜上寫的東西」。就在想該怎麼辦的時候,剛好那時候在做『獸戰士 Gulkeeva』,需要做一首 Gulkeeva音頭那樣的東西 那時候西田社中的大家剛好因為伴奏的關係來到了錄音室。當下請她們試著唱『攻殼』的曲子,得到了很棒的結果。 押井導演對此怎麼看呢? 川井:一開始就說「不錯不錯,就這樣辦」。後來也說難得跟民謠歌手合作,要不歌詞也用和語好了。就這樣作詞也用和語來進行了。 旋律又是怎麼想出來的呢?日本的民謠好像沒什麼像「謠」那樣讓歌手合唱的例子對吧? 川井:對阿,和聲對於民謠算是是前所未見吧?保加利亞女聲合唱是以一個個接近的聲音組成的合聲,這首曲子最為流行的部分可能算有運用到這樣的一個特色。 不過,「小節」就算是日本民謠的東西了,在錄音的時候偶然間把小節帶入了曲子裡, 我記得押井導演就說到「蠻有趣的就繼續用下去吧」。 在錄音的時候把突然多出來的東西就直接定下來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嗎? 川井:是阿,無論是與歌手還是演奏者錄音都蠻常發生的。還有在編輯的時候落了半拍,可是因為聽起來有趣的關係就這樣定了下來的事情。感覺就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發想一樣。 『攻殼』的音樂雖然是說將民族要素鑲嵌於其中,不過將民族樂器演奏家聚集一同,各自演奏各自的傳統音樂這件事,某種角度來說算是蠻容易的。 川井:畢竟有前例嘛。 不過另一方面,『攻殼』裡嘗試的並不是單單這麼容易的事情呢。 嘗試著用傳統樂器創造出新的音樂,而且還不單是聽著新奇, 感覺更可以去套入到2029的都市成為其中的民族音樂。 作為說明為何全世界的人們到現在還對『攻殼』的世界如此著迷, 我認為這點非常有說服力。 川井:可是其中也是存在不安的,對於用不同的方式演奏樂器這件事, 會去想會不會丟臉丟到全世界。畢竟我跟押井導演壓根兒沒打算在這方面標新立異。 並不是從一開始就在想要作這些莫名其妙的音樂,而是在最初的民族樂器的演奏上,再去加入其他的聲音,自然而然塑造出這樣的形體。因為一直都和押井導演2人埋頭去作,有時候會清醒過來,想著「我為什麼會作出這樣的聲音?」 原文網址:https://www.cinra.net/interview/202011-kawaikenji_myhrt -- テ、テ、テレビを見るときは、部屋明るくして離れて見てね。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66.46.12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06397489.A.B69.html
2月前
感恩翻譯
11/26 22:15, 1F

2月前
11/26 22:42, 2F

2月前
11/27 00:04, 3F

2月前
感謝翻譯
11/27 06:47, 4F
文章代碼(AID): #1Vlwunjf (C_Chat)
短網址: https://pttweb.cc/s/C_Chat/1Vlwun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