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HP][犬石]Sirius' Multiverse(2)

看板BB-Love作者 (小釵子)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3(304)
留言7則, 3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哈,哈利?」天狼星哽著氣說。 「你陪陪他。」石內卜正在套一件黑色的長大衣,接著走向門口。「他可能只記得你了。」 「賽佛。」哈利以天狼星從未聽聞任何人稱呼的親暱綽號稱呼石內卜,如果天狼星當場休克都不讓他意外。 「我沒事。」說著,石內卜開門走了出去。「我去喝杯咖啡。」 而天狼星不知道哪個更讓他震撼。是哈利看起來比他記憶中的還要成熟,還是哈利稱呼自己為老爸,同時稱呼石內卜為父親。 他只能震驚地看著他的教子走向自己,坐在石內卜早先的那把椅子上。 哈利看起來超過天狼星記憶中的十五歲,要他猜測,可能落在十八、十九歲。哈利沒有穿巫師袍,而是穿著一件麻瓜年輕人常穿的那種帶有帽子的上衣,以及上頭有許多破洞的牛仔褲。哈利沒有戴眼鏡,原本就搶眼的杏仁形狀的綠色眼睛在他臉上顯得更大更明亮。唯一跟天狼星記憶中相同的只有那一頭一團混亂的黑色頭髮。 天狼星再怎麼愚蠢,也能推測得出,現在不是他以為的一九九五年。 更別說他從來就不笨。 他記得魔法部神秘事務司裡的拱門,記得破爛的紗幕後方有聲音正在低語,記得一腳踩空的失重,記得指尖的一片虛無。 也許他掉進時光隧道,到了那之後的未來。 「哈利?」天狼星聽見自己發出微弱且不確定的嗓音。 「老爸。」哈利上身往前,手肘抵在膝蓋上,親切地望著他。「你又惹賽佛生氣了?」 不。他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他跟石內卜會是哈利的老爸跟父親。 「原諒我,我只是,有些印象模糊。」天狼星斟酌字句。「這個腦--」 「腦震盪。」 「對,腦震盪。讓我不太確定現在是什麼情況。」 哈利咧開嘴笑,從褲子的後口袋裡掏出一個長方形的扁盒子,手指在上頭飛快滑動。接著,哈利將那扁扁的長形物伸到天狼星面前。 真沒想到未來世界的魔法報紙已經進步到可以濃縮在這樣一個小小的方框中。 霍格華茲隊的自由守門員,天狼星.布萊克,在今日英國超級聯賽對抗曼聯隊的賽程中, 頭部落地當場昏迷。 天狼星閱讀上頭發亮的文字,認真懷疑自己的頭腦並沒有自以為的那麼聰明。 「呃。」天狼星說。不好意思承認除了霍格華茲這個詞之外,自己一句話都沒讀懂。 「這不是你第一次受傷,不過這一回似乎真的比以往嚴重,怪不得賽佛希望你今年退休。」哈利將那長形物收回後口袋,看起來有些擔憂了。「你都記得些什麼?」 鳳凰會、佛地魔、霍格華茲巫術魔法學校、阿茲卡班。我是一個巫師,不是什麼守門員。我跟石內卜是互看不順眼的死對頭,他不應該因為我說的幾句話受傷,我也不應該對他受傷的情感產生罪惡感。 「我是什麼時候成為你的老爸?那個,石--石--賽佛勒斯又怎麼會是你的父親?」天狼星說出當下最讓他困擾的疑惑。 哈利憂心忡忡的臉讓天狼星更不安。「你記得我跟父親,卻不記得我們三個人的事情?」哈利揚起聲調。 這股愧疚感不應該是他的,因為現在天狼星可以確定,無論摔進拱門之後發生什麼,現在被迫面臨的一切,都不該是他的人生。 「暗示我,說不定我會想起來。」天狼星說。 「怪不得賽佛那麼沮喪。」哈利沉進椅子裡,對著石內卜方才走出去的門說。「那可是當年度最大的八卦新聞。」 「新聞?」天狼星被寫進新聞報導不止一次,但通常不是什麼好事。背叛、謀殺、監禁、越獄。「有任何犯罪嗎?」 哈利笑了出來。「對某些人而言可能是犯罪。足球金童與高中同學結為同性伴侶。賽佛說全歐洲大概將近一半的女人都心碎了。」 天狼星的耳邊有奇怪的噪音,聽起來很像自己正在驚恐的尖叫。他確認自己的雙唇閉得很緊,那可能是他內心對於這個世界的天狼星竟能做出與石內卜結連理這種反常舉動的直接反應。 沒錯,這是犯罪。 沒注意到天狼星的內心活動,哈利自顧自地繼續說。「接著隔天的最大新聞,是你跟賽佛決定一同爭取認養詹姆.波特與莉莉.波特留下的孩子。」 某個訊息讓天狼星飛散的思緒回到當下。「喔我的天,詹姆與莉莉。在這裡他們怎麼了?」 「真奇怪,你記得我的親生父母,卻不記得他們發生什麼。」哈利懷疑地上下觀察天狼星。「要不是現在科技發達,我會以為你是哪個平行宇宙的天狼星不小心飛過來這裡附著在我老爸的身上。」 哈利的言詞在天狼星的腦袋中敲了個響鐘,他決定晚點兒再深入想想。「這個,腦--」 「腦震盪。」哈利幫他完成,接受命運般地嘆一口氣。「你不記得嗎?我的親生父親是你最要好的朋友,你們從小學時代開始就在同一個球隊,直到職業生涯也都在霍格華茲隊。你是守門員兼隊長,我的父親是前鋒。 「我的母親是賽佛最要好的朋友,你們四個人就讀同一所小學與中學。中學畢業後你跟我的父親直接加入職業球隊,母親嫁給父親,賽佛則到大學讀法律。然後,一場車禍。」哈利聳了聳肩。「哈利.波特成了十七年前最著名的孤兒。」 這聽起來就像是沒有佛地魔的麻瓜版本的他與詹姆可能發生的事情,或者是期望能發生的事情。除了石內卜跟莉莉是朋友的部份。在天狼星的世界裡他不記得石內卜有任何可稱得上朋友的同伴,他的那群食死人同學們在嘲笑與輕視石內卜的行為上,做得不比其他學院的少。 而且這也沒有說明為什麼他會跟石內卜搞在一起長達十七年。 當他說「搞」這個詞時,某個可怕的畫面閃過天狼星的腦海。他不確定自己該不該為此再嘔吐一次。 「啊,我想起來了。」天狼星對哈利充滿期待的表情說。 「太好了。」成年版本的哈利吁了一口長長的氣。「老爸,我知道這是你的決定。不過父親說得對,以職業足球員的年齡來說,你是可以退休了。」 天狼星根本搞不清楚那是什麼運動,假使他真的被困在這個奇怪的地方,別去碰自己不熟悉的領域的確比較好。 「我會考慮。」天狼星說。 「身為你的經紀人,賽佛曾說過,要他在金錢與你的健康之間選擇,他會選後面那個。」哈利說。「我也是。」 天狼星忍不住微笑,有人關心總好過沒有人在乎。 但仍然,眼前的哈利雖然跟他的哈利有一樣的外貌,依舊不是他的哈利。就像是這個世界的石內卜再怎麼親切與充滿耐心,終究不是他的石內卜。 他的石內卜?不,沒有什麼他的石內卜。石內卜就是一條討人厭的毒蛇,自大的混蛋,鬼鬼祟祟的史萊哲林。 「老爸,你想起什麼了?」哈利的聲音中斷天狼星的回憶。 「啊,沒什麼。就是想起,呃,你的父親。」 「賽佛嗎?」 天狼星明智地不置可否哼了兩聲。「對,我跟他,就是,你知道。」 哈利咯咯笑了起來。「這是你跟我說的。你說小學的時候你跟我的親生父親超級討厭賽佛,賽佛也很討厭你們。想不到你們最後成為了一對。」 對,前半部很合理,但是後半部完全沒道理。 「我有跟你說過為什麼嗎?」 哈利的笑容有些尷尬了。「你知道,做孩子的不會想知道自己的父母,以我的狀況來說是父父,之間的親密關係。」 天狼星希望自己不是臉紅了。「也是。」他乾巴巴地說。 房間陷入友善的沉默,哈利專心擺弄他那個發亮的魔法盒子,手指在上頭滑來滑去,天狼星則陷入慎重的思考。 他或多或少摸清楚目前的情況。他沒有洗清罪名,也不是時空隧道。貝拉的魔咒攻擊讓他摔進魔法部神秘事物司的神秘拱門裡,不知怎麼的他被送到這個世界。或者,依照哈利說的,一個平行宇宙。 至於平行宇宙是什麼,天狼星毫無概念。他決定晚一點再問哈利。 無論送他來這裡的魔法是什麼,絕對是種惡意的詛咒。想想看,假若他的餘生都得假扮霍 格華茲隊的自由守門員天狼星.布萊克,也就是他得跟這個宇宙的賽佛勒斯.石內卜當一對情侶。光想到為了這個不屬於自己的身份他必須做什麼,就夠天狼星渾身起雞皮疙瘩。 除了惡意的黑暗詛咒,天狼星想不出其他的目的了。 他要回去,他得找到方法回去自己的生活。這個哈利不錯,然而他必須待在他的哈利身邊。魔法部之戰的結果不知如何,如果因為他的失敗而傷害哈利,天狼星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就像他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說服詹姆把守密人改為彼得。 「我不清楚你們怎麼在一起的。」哈利突然說,視線仍然放在那個魔法盒子上。「我只知道我的兩個爸爸是我所知最深愛彼此的一對。」 天狼星收回茫然的目光轉到哈利身上,那個年輕人的耳朵發紅。「你說什麼?」 「不要讓我再說一次,這很尷尬。」哈利說。「反正就是,等父親回來你吻他一下,他就不會再生你的氣。」 天狼星確定自己的汗毛全都豎起來了。不,親吻石內卜是他這輩子最後一件想做的事情,排在親吻佛地魔的衣角之後。 「我知道了。」天狼星聽到自己說。 而就像被魔法招喚,病房的門開啟,進來的不就是天狼星該親吻的對象嗎? 這個石內卜的手上拿了一個白色紙杯,站在門口望著他,猶豫不決。天狼星沒見過他的石內卜-不,不是他的石內卜-像這樣小心翼翼對待自己。 他的石內卜堅決果斷,剛硬如石,對待天狼星就如同對待靴子底下的泥巴。 以及不,不是他的石內卜。 「賽佛勒斯。」天狼星試著發出友善的聲音。 語言的力量如此強大,天狼星從未發現。這個石內卜灰暗的臉色點亮了些,走向自己的腳步多了自信。他把紙杯放在天狼星手邊的桌子上,對準備起身讓座的哈利擺了擺手。 「你坐著陪你老爸,我等會兒跟布朗醫生談談。」石內卜柔聲說,接著看向天狼星。「你感覺如何?」 感覺這不是我的人生。 「很好。」 「你--」石內卜斟酌用詞般地說。「你記起來多少?」 什麼都不記得。 「差不多都想起來了。」停頓。「我很抱歉。」 石內卜笑了,這讓他一向被公認乏善可陳的相貌變得柔和。而不知怎麼的,這瞬間天狼星覺得對方很英俊。 這不是他的人生,這不是他的-他那個宇宙的-石內卜。天狼星記憶中的石內卜會假笑,會譏諷地笑,會皮笑肉不笑。但從來沒有,天狼星從未見過,像這樣自然開放且充滿愛意的笑。 「這是你的睡前牛奶。」石內卜指著他帶來的那個紙杯說。「暫時沒有刺激性的食物。睡一覺,明天你會感覺更像你自己。」 天狼星順從地拿起紙杯,溫暖透過掌心傳遞。他在石內卜堅定的注視下喝完一整杯,將空杯子放回去。 石內卜協助天狼星躺下,幫他調整枕頭的位置。天狼星盯著眼前的那截,從衣領中露出的白色鎖骨,莫名其妙地突然想到,他的那一個石內卜的脖頸是否也是這個模樣。 「那麼,嗯,晚安。」石內卜說,蒼白的臉懸在天狼星的上方,溫暖的呼吸噴在天狼星的臉上。 眼角餘光,天狼星看見哈利正在偷瞄他們。天狼星一個咬牙,臉湊上去,輕輕在石內卜的唇瓣啄下一個短暫的輕吻。 他沒有反胃,也沒有噁心。事實上,天狼星感覺--相當普通。石內卜的嘴唇不柔軟也不粗糙,些許長出的鬍渣有些刺癢,但僅此而已。石內卜嘴角上卷,愛撫地拍了拍天狼星的臉頰,黑墨般的雙眼裡反映出柔軟的點點星光。 而不曉得是因為他的頭仍然陣陣鈍痛,或者那杯溫暖的睡前牛奶-也可能是石內卜與哈利低聲說話時的低柔嗓音-天狼星的確覺得睏頓。 「晚安。」天狼星悄悄地說。閉上雙眼陷入睡眠。 TBC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159.209.23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56333439.A.B72.html

06/27 20:47, 1月前 , 1F
哇喔,那這個世界的天狼星和那個世界的教授該怎麼辦
06/27 20:47, 1F

06/27 20:47, 1月前 , 2F
?也交換了嗎?期待這個天狼星即將面對更多衝擊XD
06/27 20:47, 2F

06/27 21:56, 1月前 , 3F
竟然是穿到沒有魔法的世界了嗎wwww
06/27 21:56, 3F

06/28 00:26, 1月前 , 4F
救命我滿腦子都是這對這個世界的天狼星和賽佛不公
06/28 00:26, 4F

06/28 00:26, 1月前 , 5F
平!!!賽佛發現他的天狼星不見了一定會很心碎...
06/28 00:26, 5F

06/28 00:26, 1月前 , 6F
..雖然這是HP的天狼星對石內卜改觀的好機會就是了.
06/28 00:26, 6F

06/28 00:26, 1月前 , 7F
....
06/28 00:26, 7F
文章代碼(AID): #1YkQH_jo (BB-Love)